2018年07月21日 星期六

[深度]车主与年票 扰攘十年攻防战

来源: 2013-11-06 09:53:27 记者:

  10月30日,东莞第一法院一纸公告,再次把年票收费推到了风口浪尖。车主投诉不交年票不让年审,仿佛再次回到了两年前关于“年票与年审是否该挂钩”的论战。这一次,年票反对者们将矛头对准了年票本身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车主与年票制,这是一场扰攘十年的攻防互换战役。2003年举行年票听证会至今,年票制不断遭到车主的挑战,而年票收费单位也见招拆招。特别是在2011年年票与年审脱钩后,年票收费单位尝试过哪些强制手段?为何会现在祭起非诉执行的大旗?随着年票与年审脱钩,行政处罚的依据失效,民事起诉的道路行不通,面对年票收入的节节下降,也许对他们而言,更多的是无奈。

  备受争议

  车主挑战年票制 年票与年审脱钩

可以说,这是一个从诞生之初就备受争议的制度。2003年8月举行的年票听证会上,代表们的意见跟今天反对年票者的理由大体类似。

据省内媒体报道,当时年票听证会上,东莞市政协、总工会、消费者委员会、工商企业和运输公司等各界代表对年票制的收费方式和标准提出了质疑,与路桥总公司的意见形成对立。

有人认为,年票制一刀切的做法,假定了每辆车都要通过城市大型桥梁或某些道路,事实上并不是每辆车都要通过的,实行年票制后,未偿还的债务被转嫁到每一名消费者的身上。

在此前东莞车主众多的反对声中,意见最为集中的是东莞将年票与年审挂钩的做法。

货运老板蒋明亮(化名)是最早站出来的车主之一。2006年,蒋明亮已拥有了10辆货车,由于拒缴年票,货车年审成了难题。跟很多车主一样,蒋明亮对交警支队将年票与年审挂钩十分不满。固执的蒋明亮没有停留在口头抗议,而是选择法律途径,将东莞市交警支队告上法庭,要求取消年票与年审的挂钩。

2011年5月24日,东莞市第一法院一审判决蒋明亮败诉,但确认“对未缴年票费的车主履行告知义务,并非将缴交年票费作为车辆年审的前提条件”。

这份判决书露出东莞司法机关冀求政府依法行政的积极意义,在媒体持续报道该案两周后,东莞市政府八部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取消年票与年审挂钩、公开年票收费明细,承诺降低货车年票费用。

此结果被看作是东莞百万车主的胜利。

  陷入尴尬

  处罚依据失效 民事诉讼无门

不少车主在庆祝这难得的胜利同时,心中亦有疑问:要不要缴年票费?如果不缴纳年票的话,会有怎样的后果?

其实在年票与年审脱钩前,东莞市交通局已经给出了答案———行政处罚。东莞交通局会对欠费者开出行政处罚决定书,除追缴未缴年票外,还会处以欠费额度1到5倍的罚款。

对于东莞市交通局发出的行政处罚,2011年7月15日,蒋明亮以其货运公司的名义向东莞市第一法院递交了行政诉讼状,被诉的对象是东莞市交通局,要求后者撤销处罚决定书。

官司以败诉告终。败诉的原因是法院认为,东莞市交通局的处罚于法有据,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六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对逃缴公路规费的,责令限期补缴;对情节严重的,还应处以相当所欠费款一至五倍的罚款”。

令年票征收陷入尴尬境地的是,《公路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在2011年7月1日开始失效,替代法律中并没有类似规定。东莞市交通局对此后的欠费行为再也没开出过罚单。

当时,全省除了深圳、汕尾外,其他19个地市都实行年票制。南都记者发现,行政处罚依据失效后,当地交通部门对未缴年票者多是使用“催缴”、“责令补缴”等字眼,跟东莞一样,都没有大规模采取行政处罚等强制措施。

在各地交通部门一筹莫展之际,中山民事诉讼的追缴方式曾给东莞带来一丝希望。

2011年初,中山市路桥公司已经对305个逾期补缴年票的车主及车辆使用人提起诉讼,目前其中250多位车主及使用者已经补缴了拖欠年票及相关滞纳金。

不论成效如何,对东莞来说,中山的追缴模式并不具有借鉴意义。“之前在起诉东莞市交通局的官司中,东莞市交通局一口咬定东莞市路桥总公司和东莞市路桥收费所均是事业单位,年票也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也就断绝了东莞效仿中山采取民事诉讼的方式追缴年票的可能性。”杨明明说,民事起诉的要求主体资格平等,行政事业性收费不符合此要求。

  大举追缴

  年票收入下降 祭出非诉执行大旗

由于没有强制征收手段,东莞的年票收入下降严重。2012年11月,在研究了一年多时间后,东莞交通部门亮出了全新的追缴手段,即车主不缴年票,将直接向法院申请非诉执行。

2012年11月份,东莞市公路桥梁收费所以非诉行政执行方式申请强制执行路桥通行费。东莞第一法院经过审查后,对其中117宗进行立案。

“这只是一次小规模试探动作,路桥收费所是想看看车主的反应。”杨明明说,路桥收费所主要目的不在于这次能够执行到多少钱,关键是起到震慑作用。

虽然大多数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顺利得以执行,但整体上东莞的年票缴交率并没有提升。2013年4月,东莞开始新一轮年票追缴行动。官方通报称,截止2012年底,加上历年的欠费车次,共有约132万辆(次)车辆欠费,欠费总额14多亿元。

跟以往的追缴行动相比,这一次追缴力度空前。追缴小组第一次以东莞市政府名义发布追缴公告,要求多部门联合推进大规模追缴年票费工作。市路桥收费所将向欠费车主先后发出《催缴决定书》和《履行催告决定书》,如欠费车主仍不履行缴费手续,则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记者在今年4月东莞的追缴方案出台后,随机采访了多位车主,其中仅两成车主按时缴纳了年票,八成车主均认为不该收取年票,并对集中追缴行动不以为然。有车主质疑,“这么多欠缴的,怎么一一收上来?”

  高潮迭起

  年票暗挂年审 强制执行缴费遭非议

今年10月份,有去检测站年审的车主发现情况正悄悄发生变化。不少车主向南都报料,没有买年票违法通过年审,称年票与年审实质上重新挂钩了。

对此,东莞交警坚称从无挂钩一事,东莞路桥总公司更是打起“太极”,一味强调必须缴交年票,称车主因不交年票不能年审是“交警和法院作出的相应处罚”。

与此同时,东莞路桥收费总公司开始大规模使用非诉执行武器。今年10月30日,东莞第一法院发布《关于强制执行拖欠路桥年票费的公告》,督促经法院裁定准予强制执行但仍未缴清年票费的车主,公告之日起3日内自觉履行缴费义务。逾期未履行的车主,法院将依法强制执行,首批公告涉及的车主约290名。东莞市路桥总公司负责人透露,路桥总将按照每批3000人逐批申请强制执行。

根据法律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体行政行为在法定期限内不提起诉讼又不履行的,行政机关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对于东莞由路桥收费所申请强制执行的做法,一些法律学者表达了不同的意见。有律师表示,东莞和其他城市的不同点在于,行政机关并不直接收取路桥费,而是由路桥总公司统一征收,路桥总公司或路桥收费所并非行政机关,不能申请非诉执行。

对此质疑,东莞市路桥年票收费工作协调小组回应称,东莞市路桥收费所是依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相关规定成立的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正科级事业法人,属于行政法规授权代为履行行政事业性收费工作的单位,其具有向法院申请非诉强制执行的主体资格。

在回复中,东莞市路桥年票收费工作协调小组并没有出示具体法律条款,只是以“《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和“行政法规”等模糊说法带过。

  年票大事记

1984年

东莞髙埗大桥建成通车,在全国率先采取了过桥收费的模式。

1992年

1月1日,东莞就开始对机动车路桥费实行统缴收费。“统缴收费”其实就是“年票制”的雏形。

2003年

年初,东莞市公路桥梁开发总公司拟定了《关于东莞市籍车辆路桥收费实行年票制的方案》。东莞市物价局对市路桥总公司的《方案》进行了初审,并于2003年8月27日召开了东莞市机动车辆路桥收费年票制收费标准听证会。

2005年

东莞正式实施了《东莞市路桥收费站撤并方案》,撤销了辖区内部位置的收费站,只保留了18个交界处的收费站,于当年3月31日正式实施了年票制。

2011年

东莞一物流企业老板蒋明亮一纸状书将东莞交警、交通局告上法庭,质疑年票不合法。2011年5月24日,东莞市第一法院一审判决蒋明亮败诉,但确认“对未缴年票费的车主履行告知义务,并非将缴交年票费作为车辆年审的前提条件”。

2012年

11月,东莞市公路桥梁收费所以非诉行政执行方式申请强制执行路桥通行费。东莞第一法院经过审查后,对其中117宗进行立案。

2013年

10月30日,东莞第一法院发布《关于强制执行拖欠路桥年票费的公告》,督促经法院裁定准予强制执行但仍未缴清年票费的车主,公告之日起3日内自觉履行缴费义务。逾期未履行的车主,法院将依法强制执行,首批公告涉及的车主约290名。

记者 卫学军

制图:李勇

 

负责编辑:杨艳玉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