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28日 星期五

媒体解读中国GDP“破7”:6.9%增速绝不算慢

来源:京华时报 2015-10-26 01:55:46 记者:徐立凡

媒体解读中国GDP“破7”:6.9%增速绝不算慢

漫画张建辉

国家统计局19日公布前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初步核算,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48777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9%。中国GDP“破7”,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怎样解读GDP“破7”?三季度经济数据发布前,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部分省(区、市)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对当前中国经济作出6点判断,指出中国作为10万亿美元体量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现7%左右的增速实属不易;10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中央党校就当前经济形势和重点工作作报告,再度谈及GDP增速“破7”,强调:我们从来没有讲过要死守某一个点,而是让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这个7还真不是“破”了,而是来之不易。

李克强总理对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和报告,为我们提供了解读GDP“破7”的钥匙,也廓清了对于中国经济运行现状和前景的迷思。从GDP“破7”中解读中国经济,不能简单看数值高低,还必须引入更多参照系。这些参照系至少包括:GDP与经济总量的关系,GDP增速与经济基本面的关系,GDP中不同产业数据之间的关系。如此,才能辨析GDP数据中的“好”与“坏”,并从中寻求经济政策的运行脉络,对其效率作出判断。

6.9%的增速是快是慢

无论横向比较,还是纵向比较,6.9%这一增长速度都绝对不能算慢,而且这是在货币政策没有“大水漫灌”的情况下取得的。

经济总量对GDP增长起着“分母”作用,因此,解读6.9%必须引入经济总量这个常数,加入这个常数就提供了横向和纵向两种比较模型。横向,是与那些经济规模接近中国的主要经济体比;纵向,是在中国不同年份不同经济规模的基数上,看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的含金量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

根据IMF的数据,2014年经济规模达到2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有9个: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巴西、意大利和印度。其中,美、德、英GDP增幅在1.6%-2.6%之间,法国和巴西GDP增幅不足0.4%,日本和意大利为负增长,只有中国和印度GDP增幅达到7%以上。以此为比较,今年前三季度中国GDP虽然“破7”,但绝对速度依然在全球经济体中领先。

还要看到,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只有美国和中国经济总量突破10万亿美元大关,中国经济规模是排名全球第三的日本的2倍多。在相当长时间里,将不会有经济体的经济规模达到这一量级。而单纯以中美比较,各研究机构都认为,2015年美国GDP增长为2.5%左右,中国前三季度GDP增长为6.9%,全年实现7%左右的增长目标可期,经济规模将顺利达到11万亿美元以上。中国经济增幅为美国的近3倍,有什么理由认为,美国经济在扎实复苏,而中国经济可能陷入衰退?

如果说各经济体GDP统计口径不一致,横向比较很难得出客观结论的话,还可纵向比较。仅从数值看,6.9%与中国经济长期超高速增长相比,确实是低了,但结合经济总量的变化则会得出相反结论。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周期为2001年加入WTO至2013年后金融危机时期。姑且不论金融危机时的反周期政策吞噬了多少GDP增长成果,仅从经济总量的变化看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的“含金量”发生了什么变化,就可以得出新的结论。2001年,中国经济规模为11.03万亿元人民币,2009年为35.56万亿元,2015年将达到1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按实际汇率测算,中国经济总量在不到15年时间里增长5倍多,自2009年以来也增长了近一倍。经济总量的差异,决定了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的实际“含金量”差异。而每一个GDP百分点的“含金量”,随着经济规模的增加,也成倍数级别增加,而不是减少。在10万亿美元经济规模基础上,GDP每增长1%,相当于5年前增长1.5%,相当于10年前增长2.6%,与2001年相比则更高。

这意味着,今天6.9%的增长相当于2010年的9%以上,这一增长速度绝对不能算慢,而且这是在货币政策没有“大水漫灌”的情况下取得的。就此而言,即使纵向看,6.9%的增速也足够快。中国经济仍有足够活力。

6.9%是否改变了经济基本面

就业率和居民收入没有受到GDP增速回落的影响,能够保持更快的上涨势头,表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仅没有恶化,相反仍较为健康

通常我们会听到,中国经济仍在合理区间运行、中国经济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的权威说法。GDP增长6.9%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看一下是否脱离了合理区间、是否导致基本面恶化,是另一个解读角度。

所谓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一个重要考量是GDP数据离年增长7%左右的预期目标有多远。6.9%显然在7%左右,而没有脱离预期区间。所谓经济基本面,就是看GDP增速回落,会不会导致就业率和居民收入下降。这是经济基本面是否出现变化的主要标志。

从就业来看,过去有测算表明,中国经济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可以带动100万人就业。随着经济总量的增长,每一个GDP百分点对拉动就业的贡献率也在上升。据人社部等部门测算,到2013年,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已可拉动130万—150万人就业。2013年以来的经济总量在继续扩大,因此,即使GDP增速回落到6.9%,GDP单位增长对就业的贡献率也会提高。事实上,今年1000万新增就业岗位的目标已提前完成,表明6.9%没有影响就业率。

从居民收入来看,与6.9%的增长相伴的,是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7%,跑赢GDP增速。这其中,当然有城乡公务人员工资标准提高、今年补发了加薪工资的偶发因素,但主要是,在城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局面的初步形成;在农村,针对三农的定向调控、精准调控开始发挥作用,从而构成了居民收入增长的主要因素。

就业率和居民收入没有受到GDP增速回落的影响,能够保持更快的上涨势头,表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仅没有恶化,相反仍较为健康。这张“健康证”,有助于提高对GDP增速回落的“容忍”程度,为GDP“脱敏”,同时表明调整经济结构的环境正在初步形成。

为什么说“破7”不是真“破”了

如果服务业、科技产业能继续保持发展势头,中国经济就能通过新兴行业的发展转换增长动力,即使GDP数据“破7”,经济增长的质量也不会“破”。

6.9%的GDP数据里,包括了不同产业的经济表现,其中有的数据亮丽,有的数据不尽如人意。亮丽数据表明经济运行“好”的一面,不尽如人意的数据也未必都是“坏”数据。必须对何以形成“坏数据”加以分析,才能得出经济运行“好”与“坏”的总体结论。

好的数据包括:服务业增长比较快,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51.4%,比上半年49.5%高出近两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高出2.3个百分点,其中网上零售额增长将近40%,新能源汽车销售翻倍,高科技产业增加值达10.4%,比规模以上工业增长速度高出4.2个百分点。不尽如人意的数据包括:工业产出同比上涨5.7%,低于预期的5.9%,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0.3%,也低于预期,进出口同比下降超过两位数。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今年三季度,全球大宗商品市场、资本市场和新兴经济体市场都出现剧烈震荡,中国资本市场的下跌幅度领先全球。而据测算,在第一、二季度,繁荣的股市使金融市场对GDP的贡献率增加了0.5%。假如剔除股市繁荣期的贡献率,可以发现,6.9%的增长能更多地反映实体经济的增长,也更加真实。就此而言,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破7”不是真“破”了,经济走势仍比较平缓,甚至可能出现先抑后扬的势头。

还有,不同产业的表现证明,原有基数较大、对外部环境依赖程度高的行业增长受到了严峻挑战,而与转型升级、内生型经济相关的行业增长较快。这是经济增长动力正在转换的标志。过去,固定投资和对外贸易,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基建、以出口为导向的传统加工业和房地产等行业,引领中国经济增长。现在,服务业和高科技产业正在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成为新的经济增长领军者。按照李克强总理的比喻,其上升势头甚至可以用“咄咄逼人”来形容。这正是中国经济增强内生动力需要出现的变化。

与美国相比,美国服务业、科技产业产值占到GDP的70%以上,而中国服务业、科技产业只占GDP的30%多,还有巨大的拓展空间。这一正在呈现出巨大活力的发展空间,提升了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机会和空间。如果服务业、科技产业能继续保持这样的发展势头,那么中国经济就不会因为需要各行业去库存化而陷入低迷,中国经济就能通过新兴行业的发展转换增长动力,即使GDP数据“破7”,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也不会“破”。

怎样应对6.9%中包含的风险因素

市场能否对资源配置起到更大作用,政府能否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决定着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环境。这两条比GDP是否“破7”更有观照价值。

当然要看到,进出口贸易增幅下滑、固定投资增速下降等数据,也显现了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具体表现在哪里。总体来看,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外部需求不稳定,二是实体经济资金支持不够,三是固定投资边际效益递减。如何应对这些风险?

一方面,需要加强区间调控、定向调控、相机调控。10月23日晚间,央行宣布自2015年10月24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同时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央行再次启动“双降”,为释放流动性,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创造了新条件。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相结合,是应对外部环境不稳定、增强实体经济活力的必然选择。在多次“双降”之后,可以预期,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灵活调整姿态,以消除经济增长的风险因素。

另一方面,需要进一步推动经济领域的深化改革。李克强总理在与部分省(区、市)负责人就经济形势座谈时指出,单靠政府一只“手”确实不够,还要充分调动市场活力。全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逐步放开成品油价格等改革议程,与商事制度、国企、财税制度等改革一道,证明改革是挖掘经济增长潜力的最好办法。

此外,互联网+、“双创”、“中国制造2025”等新战略,为提高固定投资的边际效益指明了新路径。与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相比,互联网+、“双创”、“中国制造2025”具有更清晰的增长效应,不仅可以长期带动经济增长,还可能为中国带来新工业革命。这也是中国制造提高价值必须经过的一道关口。

无论是货币政策的灵活运用,一系列经济领域改革的顶层设计,还是相关产业战略的制定,都体现出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促发展的清晰逻辑。实际上,这也是中国经济三十多年来能以高速和中高速增长的奥妙所在。应对中国经济增长现实和潜在风险,开放、改革相辅相成,仍是最终武器。

让所有的顶层设计、发展战略发挥出预期效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起的是优化局部环境的作用,而能否将改革推动下去,起着优化全局的作用。就此而言,市场能否对资源配置起到更大作用,政府能否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决定着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环境。这两条比GDP是否“破7”更有观照价值。这两条做到了,中国经济就不会是一团迷雾,而将呈现出明朗前景。

责任编辑:网络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大家爱看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