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哈佛70多年跟踪700人一生:什么样的人活得更幸福?

来源: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 2017-08-10 13:53:34 记者:

故事要从1938年说起。

那一年,时任哈佛大学卫生系主任

阿列·博克(Arlie Bock )教授觉得,

整个研究界都在关心

人为什么生病、失败、潦倒,

却没有人仔细研究一下,

人如何才能健康、成功、幸福?

于是,博克提出了一项

雄心勃勃的研究计划:

追踪一批人从青少年到人生终结,

关注他们的高低转折,

记录他们的状态境遇,

即时记录、滴水不漏。

最终将他们的一生转化为一个答案:

什么样的人,最可能获得人生的幸福?

 

这个计划选定的追踪对象,

全部是当时哈佛大学的精英本科生。

博克认为他们有很强的自制力,

对他们进行跟踪分析,

一定能全面找到促使这群优秀年轻人,

获得人生幸福的各种心理和生理素质。

哈佛大学的校队精英,拥有高智商和健壮的体格

带着良好的愿望,

他组织了一支横跨各领域的科研团队,

成员来自医学,生理学,人类学、

心理学、精神医学和社会工作等学科,

甚至包括赫赫有名的阿道夫·迈耶。

  

阿道夫·迈耶,对整个20世纪精神医学产生了巨大影响的泰山北斗

基于医学记录、

学业成绩和哈佛的推荐,

研究团队选取了268名学生

作为实验对象。

这些年轻人在当时堪称完美:

他们是美国最好的大学里的学生,

体格健壮,心理健康,学业优良。

和格兰特研究项目并驾齐驱的,

还有一个名为“格鲁克研究”的项目。

这个项目由哈佛大学教授、

波兰裔美国犯罪学家谢尔顿格鲁克主持,

研究对象包括456名

出生于波士顿附近贫困家庭的年轻人。

他们大部分住在廉租公寓里,

有的家庭甚至连热水也没有,

受教育程度不高,父母也没什么文化。

最终,两个项目合并,

这724名男性被全面追踪分析,

组成人类历史上最漫长的研究之一,

The Grant & Glueck Study。

至今为止,这个项目,

已经持续了70多个年头。

相关负责人更替到了第四代。

博克医生为追踪对象做体检分析,上世纪20年代拍摄

每两年,这批人都会接到调查问卷,

他们需要回答自己身体是否健康,

精神是否正常,婚姻质量如何,

事业成功失败,退休后是否幸福。

研究者根据他们交还的问卷给他们分级,

E是情形最糟,A是情形最好。

 

乔治·范伦特,曾经的项目负责人

每隔5年,会有专业的医师

评估他们的身心健康指标。

每隔5-10年,研究者还会亲自拜访,

通过面谈采访,更深入地了解

他们目前的亲密关系、事业收入、人生满意度,

以及他们在人生的每个阶段是否适应良好。

这724名男性可谓是,

“史上被研究得最透彻的一群小白鼠”,

他们经历了二战、经济萧条、

经济复苏、金融海啸…

他们结婚、离婚、升职、当选、

失败、东山再起、一蹶不振…

有人顺利退休安度晚年,

有人自毁健康早早夭亡。

这里面包括形形色色的人,

也记录形形色色的人生。

其中有不知名的商贩走卒,

也有后来成为民权运动家的领袖,

甚至还有国会议员,和一名总统,

那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肯尼迪。

  

据说肯尼迪的资料要到2040年才能解封

现如今,这群人里面,

还有许多人健在,已是90多岁高龄,

项目能持续如此之久,

连哈佛自己都深感意外。

70年间,相关负责人每隔一段时间,

就会将追访的资料整理成书籍,

作出一些概括性的结论。

最近一本,便是2012年的,

《Triumphs of Experience》。

第三本书,《经历的胜利》

那么,七十多年来,

几十万页的访谈资料和医疗记录,

最终给了人们怎样的启发呢?

究竟什么样的人,

最终能够比别人活得更有幸福感?

2015年,项目第四代主管,

哈佛医学院教授Robert Waldinger,

在TED上介绍了他们的研究成果。

是社会名望吗?

是财富的拥有程度吗?

还是获得世俗社会眼里,

所谓的巨大成功?

不,幸福和它们没有直接关系。

经过70年的研究分析和观点提炼,

哈佛大学告诉我们:

只有好的社会关系,

才能让我们幸福、开心。

无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也好,

还是从贫民窟走出来的人也罢,

不管你是风光万丈,还是碌碌无为,

最终决定内心是否有充足幸福感的,

是我们与周围人之间的关系。

而好的社会关系,

总的来说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孤独寂寞是有害健康的。

那些跟家庭成员更亲近的人、

更爱与朋友邻居交往的人,

会比那些不善交际离群索居的人,

更快乐、更健康、更长寿。

那些“被孤立”的人,

等他们人到中年时,健康状况下降更快,

大脑功能下降得更快,也没那么长寿。

 

其次,关系的质量比数量重要。

有多少朋友、是否结婚,

这都不是最关键的决定元素。

最让人感到受伤和不幸的,

是人生中的龃龉、争吵和冷战。

互相伤害、没有爱情的婚姻,

带来的危害会比离婚更加致命。

参与者中,一对最幸福的夫妻说,

在他们80多岁时,哪怕身体出现各种毛病,

他们依旧觉得日子很幸福,可以互相依赖。

而那些婚姻不快乐的人,哪怕有一点不适,

坏情绪就会把身体的痛苦无限放大。

朋友之间亦是如此,

不要追求数量的多少,

该看两人是否趣味相投。

  

清华院士潘际銮和他的爱人,一度红遍网络

再者,好的人际关系,

可以保护我们的大脑。

如果在80多岁时,

婚姻生活还温暖和睦,

对另一半依然信任有加,

知道对方在关键时刻能指望得上,

那么记忆力都不容易衰退。

反过来,那些无法信任另一半的人,

身体很快就会走下坡路。

当然,幸福的婚姻并不意味着从不拌嘴。

有些夫妻,八九十岁了,还天天斗嘴,

但只要他们坚信,在关键时刻能依赖对方,

那这些争吵顶多只是生活的调味剂。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结论,

可以为我们带来启发:

当智力达到一定水平之后,一个人金钱上的成功主要取决于他与他人的关系水平;

一个拥有“温暖人际关系”的人,在人生的收入顶峰(一般是55到60岁期间)比平均水平的人每年多赚14万美元;

智力水平在110-115之间的人与150以上的人,在收入上没有明显差别;

儿童时代受到良好母爱关怀的人,平均比没有母亲关怀的人,每年多赚87000美元;

孩提时代和母亲关系差的人,年老后更有可能患上老年痴呆症;

在职业生涯的后期,一个人儿童时代和母亲的关系,与他们的工作效率正相关;

童年受到父爱关怀的人,成年后的焦虑较少。

既然和睦的人际关系,

对我们人生的幸福,

有着如此巨大的促进作用,

为什么我们偏偏就做不到呢?

我们时常会因为有口无心的话,

陷入失去理智的争吵…

  

我们花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去记恨、愤怒乃至嫉妒他人。

我们从琐碎到不能再琐碎的小事上,

不断壮大我们的负能量和怨恨,

为了不值一提的事互相指责。

而这些宝贵的时间,

我们本该可以拿来陪伴家人,

与朋友远行,与恋人看一场电影…

我们越来越痴迷于社交网络,

可以不断地为陌生人点赞,

与一块冰冷的屏幕日夜不离,

和140字的段子交流内心,

却未曾努力打开我们的心扉,

和真正那些需要我们也被我们需要的人,

来一场坦诚相对的谈心…

对于陌生人,我们保持友好,

可对于最亲近的人,

我们反而用尽了狰狞与恶劣。

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

基于信赖与爱,对方终会原谅我们。

而我们却严重地忽略了,

自己的言语之失,冷漠以待和长期疏远,

最终会让每一份原本可以和睦的关系,

变得越来越糟糕,

直至彻底丧失人与人之间的温情。

   

而往往,我们自负,走捷径,

宁愿花巨大的精力在工作上,

以功利的目的去结交各路人群,

却不肯花更多的时间,

用在维护和经营一段,

“毫无用处”的人际关系上,

并以为很多事仍在我们的控制之中,

全然未曾察觉到我们早已失去了什么。

李安在电影《饮食男女》中,

借父亲之口说道:

“一家人,即便是各过各的日子,

但只有家人之间心底的那份顾忌,

才让一个家有家的意义。”

推而论之,爱情、友情,莫过如此,

短短的“顾忌”二字,在日常生活之中,

我们又有多少人是全心全意做到了?

在TED演讲的最后,Robert教授说:

在研究的一开始,不管贫穷或富有,

年轻人都十分坚信,名望、财富和成就,

是他们过上好日子的保证。

而当他们苍苍老去,回顾自己的一生,

他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100多年前,

马克·吐温回首自己的人生,

写下这样一段话,

那是对我们最好的启示:

“时光荏苒,生命短暂,

别将时间浪费在争吵、道歉、

伤心和责备上。

用时间去爱吧,

哪怕只有一瞬间,也不要辜负。”


负责编辑:莫凤英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