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天

女生见网友被骗入传销组织失联 重庆民警奔走十日寻回

来源:央广网 2017-08-10 15:33:03 记者:陈鹏

华龙网 图

央广网重庆消息,8月9日上午,重庆北碚某大学女生小杨和父母拿着锦旗走进北碚区公安分局天生派出所,感谢民警将她从传销组织中解救出来。原来,2017年7月12日,小杨被网友骗入传销组织后失联,家长报警后,民警驱车带领她的家长远赴陕西,在宝鸡、西安、渭南三个城市辗转寻找十天,行程2500多公里,终于将女生寻回。

大三女生暑假独自出游失联,家长慌忙报警

2017年7月24日上午,在天生派出所,急匆匆地赶来一群人报警,他们是重庆北碚某大学的老师和该大学本科三年级女生小杨的父母,他们说,小杨已经失踪一周了。

据了解,小杨是河南人,21岁,是该大学的师范生,父亲在家务农,母亲在上海打工。放暑假后,小杨并未回老家,而是告诉家人,7月12日她要和几个同学一同去陕西宝鸡旅游。7月18日,小杨与母亲通话过程中电话突然挂断,之后就失去了联系。小杨失联后,其父母经过询问,发现小杨所说的几个一同旅游的同学并没有和小杨一起,小杨父母感觉问题严重,7月24日两人分别从河南和上海赶往重庆北碚,在和小杨老师碰面后,双方确认了小杨独自离校失踪的事实,随后六神无主的父母才赶紧报了警。

乖女孩为见男网友远赴陕西失联

小杨父母、老师、同学都说她是一个很乖的女孩,是家乡县中学中唯一考上重本大学的学生。但是,近几个月小杨似乎认识了一个网友,和网友聊得比较多,在最后几次通话中,小杨告诉妈妈,她7月12日乘坐火车从重庆北站赶往陕西宝鸡市,在宝鸡市要和几名同学玩耍几天,在7月18日的时候,其母亲催促小杨必须马上回家并要求和小杨视频通话,然而视频刚一接通电话便挂断了,从此再也联系不上。

“她老师联系了所有同学,都没有人跟她一起出去,我当时都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小杨的母亲说起当时的心境,一瞬间红了眼睛。家长怀疑小杨是去见网友遭遇不测,北碚区公安分局高度重视,立刻将该案立为刑事案件,由天生派出所和刑侦支队联合侦办。在进一步的深入调查后,民警通过父母的叙述后分析,负责办理此案的天生所民警张桐认为,“小杨的行为和态度异常,并且还出现‘逛公园和爬山’等词语,这似乎和传销组织经常集会的地点有关,而且,如果是伤害或者绑架,不会在去了宝鸡4天后还和父母有联系,所以我判断,小杨还活着。”

确认女生误入传销组织,民警家人多方寻找

随后,民警张桐调取了小杨的购票出行信息,发现小杨小杨在7月12日重庆北站取了一张票,并乘坐当天的Z233次列车到宝鸡市,到达时间是13日凌晨3时30分左右。得到这个结果,民警张桐和家长老师总算稍有安慰,至少已经确定了小杨的确是去了宝鸡,经过研究,天生派出所决定派民警和家长一同去宝鸡寻找小杨,但是,当时已经是7月24日下午16时左右,错过了最后一班重庆到宝鸡的火车,事情紧急,为了尽快找到小杨,民警张桐当即作出决定,第二天一早立即开车前往陕西宝鸡市,“我们当时就想着能快点找到小杨,我们开车去寻找会更方便些,毕竟是外地嘛,还是要想得周全些。”7月25日下午,天生所民警张桐和刑侦支队民警梁晓琳,加上小杨的父母,4个人踏上了远赴陕西宝鸡寻找小杨的旅程,而这一趟就是近千公里,十余小时的漫漫车程。

7月26日下午,一行4人到达陕西宝鸡,在宝鸡这个陌生的城市,民警带着小杨的父母四处奔波,收集线索。首先,他们在宝鸡火车站派出所查看监控,发现了重要线索——小杨在13日凌晨3时37分被一名穿黑衣短袖,黑色长裤和黑色皮鞋的20岁左右男子接走,并且动作比较亲昵。“我们看了监控就感觉,小杨和这个男子应该是男女朋友关系。”提取了监控录像后,民警开始了大海捞针般的寻找,陕西的夏天和重庆一样,40度左右的高温中,民警开车载着小杨父母,历经宝鸡市、渭南市、西安市,联系了10余个部门,收集几十条线索,连续寻找了7天,却依然没有小杨的消息,小杨的手机关机、微信、QQ等联系方式也从未登陆过,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这种情况,让小杨的父母几近崩溃。“我当时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小杨的母亲告诉记者,“要不是警官陪着我们,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找,是他们在旁边支撑着我们找下去。”

但是,7天的寻找还是有收获的,排除干扰项,排除了遇害的可能性,民警把搜索范围从三个城市缩小到宝鸡市,最后,终于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确认接小杨的男子王某,是一个被警方记录在案的传销人员,从而得知小杨可能在新华路的一个传销窝点里面。民警随即驱车赶往新华路的传销窝点寻找小杨,但是却和小杨失之交臂,王某已经带着小杨乘坐汽车去了河北廊坊。

不懈寻找,少女终于回归

这一次的错失,几乎打垮了小杨的父母,“我当时就觉得天昏地暗,忽然得到的希望又一下子全没了,河北那么大,去哪里找啊?感觉之前的寻找全部白费了,还要从头再找一遍。”

但是,张桐和梁晓琳两位民警却仍然鼓励小杨家长,“只要确认人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总能找回来的。”8月3日晚上,民警经过和小杨父母商量,决定分头行动,小杨父母继续待在宝鸡,以备小杨从河北折回,而两位民警则离开陕西,先回重庆稍事修整,然后前往河北寻找。民警8月4日回到北碚,8月5日上午民警刚刚驱车离开北碚就接到小杨的母亲的电话,电话中,小杨母亲喜极而泣,“警察同志,你们不用去河北了,女儿给我们打电话了,他们(传销组织人员)把她放出来了,她正在坐火车回家的路上……”听到这个消息,民警张桐紧踩的油门顿时放松了下来。

8月8日,小杨的老师和家长陪同小杨来到天生派出所,和民警一起开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反思会,小杨也在会上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小杨在两个月前在网上认识了一名叫王某的男子,王某自称也是河南人,去陕西投靠亲戚做餐饮生意,是个老板兼厨师,两个人经过两个月的聊天和电话,王某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的关心让小杨觉得心里暖暖的,渐渐对王某产生了好感。放暑假后,王某称自己很忙,没有办法回河南和小杨相见,希望小杨假期能去宝鸡旅游,单纯的小杨就答应了王某的提议,只身一人去了宝鸡。但到了之后小杨发现,王某根本不是什么餐饮厨师和老板,而她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叫“新柏兰”的销售组织,他们自称那里是“家”,彼此之间成为“兄弟姐妹”,每天都有成功的领导给他们讲课,讲解“成功”的理想和方法。每个人都有拉两个人加入组织的任务,成功了就可以升任更高级别的领导,但从始至终,她都没搞明白“新柏兰”是要卖什么产品。而自己的“恋人”王某则遵守“家”的纪律,跟她保持较为适度的距离,只是较之别人,王某会给予更多的鼓励和关心。在那里,小杨的手机被所谓的“兄弟姐妹”保管着,她无法联系家人,去哪里都有两三个人跟着,希望她能“看懂”他们的销售模式,从“新人”成为“老人”。

“我感觉那些天我自己完全跟社会脱离了,”小杨坦言,“没有人知道我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外面的人在疯狂的找我”。然而,在那个叫做“家”的组织里经历了24天后,2017年8月5日,正在吃午饭时,这群人的领导突然给小杨买票,很慌忙的让她回家。她当时还有些纳闷为什么会被突然放了出来,直到见到父母,才知道是重庆警方的不懈寻找,让传销组织意识到了压力,心生胆怯,所以才主动把她放了。但是,让父母担心的是,直到小杨回归,她仍然觉得那里是“家”,而王某对她仍然是心存情感的,在民警的反复解释下,她才慢慢意识到,王某和所谓“家人”的种种好意,其实都是在用情感的攻势让她接受“组织”的洗脑,成为骗别人来组织的“上线”。在情感上,小杨说,她还需要时间来接受对自己那么好的男孩子居然是在欺骗自己这个让她痛心的事实。

8月9日上午,小杨和自己的父母带着精心制作的锦旗再次来到天生派出所,经过了又一天的反思,小杨明显比之前更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送锦旗时,小杨感谢民警陪同父母把自己成功解救了出来,“感谢警察叔叔,如果不是你们,我可能就被他们洗脑了,今后的人生都完了,以后支教西藏的想法肯定也无法实现了”民警张桐被小杨的这一举动搞得手足无措,连忙扶起小杨,并希望她以后能好好学习,将来当了老师能培养更多优秀的学子。

目前,陕西宝鸡警方也已经介入对该传销组织的调查。

负责编辑:马盛龙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