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

来看看东莞这帮“饮茶插花”的传统文化爱好者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7-08-13 09:26:04 记者:沈汉炎 实习生 黄诗佳

一人点茶 二人煮水 三人插花

这是他们的“古意”世界

 以茶会友,岁月悠悠

柳儿和朋友们正在制作插花

 二客茶苑馆藏的传统服饰

 二客茶苑

 龙利休老师为朋友们表演茶艺


东莞时间网讯 初入二客茶苑中庭,斑驳泥墙上,绿植熙攘盘绕而上。仰头而望,只见梁上大红灯笼几簇,依风轻荡。正堂内,三三两两妙人,身着自制素雅汉服围桌而坐:一人点茶,二人煮水,三人插花。举手投足,古韵尤存。

说起茶艺,或许你会想起日本的茶道。说起插花,可能你会想起北欧的极简插花。其实这些艺术的源头都在中国,并且随着近年来传统文化飞复习和一些仁人志士的努力,汉服、中国传统插花、宋代点茶等许多几近销声匿迹传统文化艺术都在复兴。但在东莞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却执着于这种“古意”生活,把生活过得古香古色,又极禅意。

饮茶插花,活成童年梦想的样子

“若是初来我们茶苑,约莫是找不到地方的。”茶苑的女主人柳儿名嘴浅笑说。也是,二尺半长木制的门牌,藏在了熙熙攘攘的翠竹和绿树旁,不认真看,是找不到的,许多初来者,都要绕个大圈才寻得茶苑。

今年27岁的湖北妹子柳儿,是这茶苑女主人,她学习插花、茶艺的时间,已达6年之久。她与茶艺插花的这段缘分,儿时就定下的。谁叫她有个文艺老爸呢?柳儿的父亲最爱也最善养花,对书法、各类传统乐器也爱不释手。在柳儿记忆中,家里一年四季花开不败。“小时候孤僻的性格应该也是成就我的一个原因。”柳儿略带羞涩地笑着说,受父亲的耳濡目染,加上自小体质差、生性喜静,她从小喜欢传统文化,总是把时间和精力花在花花草草、传统手工、唐诗宋词等之中。

2009年,高中毕业的柳儿跑来东莞打工,结果认识了冯超杰等人,第一次接触到汉服,并一起创立了如今的东莞汉服社。“柳儿说,在东莞的经历让她又回到校园,并在大学期间和朋友办家教公司赚钱去自学茶艺和插花。

为了学习插花和茶艺,柳儿常只身四处跑,比如插花则大多跑福建,而学茶艺则是老往各地茶山里钻,尤其是2012年毕业再次来莞后,还自身往斯里兰卡、泰国、马来西亚等茶叶生产地跑。“我妈说我疯了,一个年轻女孩不好好学习,却总是去做些老人家的玩意。不过,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我童年时想要的。”柳儿笑着说。

茶室之中,有一插花便活起来

“我们这里所说的插花,全名应是中国传统插花。”坐在茶案前的柳儿介绍说,中式传统插花,追求“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其最高境界,便是天人合一。所以,在柳儿眼中,插花时,一叶花瓣,一粒花蕊,搭配得当,便有一番韵味。

在茶苑茶室中,还有十一、觉慈、丽娟、刘懿、李翠蓉等几个女子人,其中十一、觉慈、丽娟与柳儿及其先生、茶艺师龙利休是亦师亦友关系。他们有一个共同认识的“庙里的师父”,然后通过师父介绍,再通过茶、花、禅的交流而成为朋友和师生。听柳儿教学中国传统插花,是颇为享受的,几个人簇拥在桌上,人与花争艳。

柳儿解释说,中国传统插花,有直立式、倾斜式、水平式、下垂式等四类基本构图形式,创作时根据花材“点线面”的不同,而中国传统插花时,花朵枝干的长度宜是容器口的1.5倍长。“不过,插花的技巧可以教,但如何表现花的精气神我教不了,这要靠综合素养。需要反反复复练习、体悟。”柳儿说,每次插花效果都会不一样,即使同一个人做同一个作品,每次都独一无二。

“你会发现,比起其他国家的插花,中国传统插花,会比较耐看。”龙利休说,“或许第一眼并不惊艳,但细细看,慢慢看,会愈发觉得颇有一番风韵。这跟茶艺一样。”龙利休坦言,自己虽然不会插花,但经常看柳儿上课,又喜欢琢磨中国传统插花为什么美,慢慢也感觉中国传统插花和中国茶道有着殊途同归的况味。

只身国外跑,极力传播中国传统文化

近两三年来,柳儿多次受邀到国内外各地讲演中国传统插花、中国茶艺,推广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传统茶艺的复兴,至今也不过10年之久。”柳儿叹气说,“如果说到茶艺师,我国的人听到会不屑一顾,而外国的人听到,会心生敬畏。”那次,她受邀去法国表演点茶。同飞机的许多人都被拦住不可以通关,而她因为茶艺师的身份,顺利搭上了飞机。“茶艺师在我国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而在外国人看来,这是一份很崇高的职业。”

“点茶技艺,始于五代十国,盛于宋,是沏茶方法之一。明朝洪武年间,废团兴散后,点茶逐渐销声匿迹。”柳儿介绍说。她曾拜于中国传统茶艺名师章志峰门下,章志峰研究点茶技艺已有二十余年,并在中国恢复了点茶技艺。“研究点茶,说实在,是没有金钱利益可言的。但文化价值却是无法估量的。师父那种超越功利的研究态度深深影响了我。”柳儿说,她向师父潜心学习了点茶技艺,自己也有义务传承下去。

重拾点茶技艺,于柳儿他们那一众人而言,不仅是为了传承,也是为了复兴中国传统茶艺。“当我和家人朋友说要去学习点茶的时候,他们都觉得我疯了。”柳儿大笑说。“但我真的是很喜欢,所以学起来得心应手,操作也比同期生优秀许多。”

去年的时候,她受邀去捷克斯洛伐克表演点茶,她和另一个中国阿姨竟临时举办了整个晚会,深受欢迎。“前两年,我常常独自一人去欧洲表演、传播中国文化技艺。“柳儿说,她一个女孩子还提着30斤的行李箱,里面装着满满的点茶工具。因为行李太重,火车站的阶梯又多,接连摔了好几跤,膝盖都淤青了好几块。

他们的生活状态,让朋友们很羡慕

说起自己的爱情,柳儿眼里藏不住幸福的羞涩,而龙利休则儒雅中带着骄傲。龙利休第一次见到柳儿是2009年,汉服社在其当时所在公司做活动的时候,但也是人海茫茫彼此看一眼的那种。2012年时,柳儿因为东莞是“藏茶之都”再次来东莞后,因为只有龙利休知道什么是“点茶”而真正“认识”,此后因为“茶缘”走到了一起。

在茶苑里,先生主要负责教学茶艺,柳儿则负责插花。“其实她学茶比我早,去的地方、了解的种类和技艺都比我深,我可能在冲泡技巧和对茶艺的理解高些。”龙利休坦言,自从认识后,彼此亦师亦友、相敬如宾,很是幸运。

柳儿夫妻的这种关系和生活方式,也让身边的朋友、学生向往,十一就是其中一个。“我刚辞掉工作,现在准备潜心学习茶艺和插花。”十一说的时候,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在没接触茶艺和插花之前,十一是标准的职场女性,从事外贸工作,每天马不停蹄,经常有应酬。十一说,她认识柳儿夫妇有一年多了,很向往师父的这种生活和感情,经常来这里喝茶都是一个享受。

“最近想换个生活方式,所以就辞职了,并来这学茶艺。“十一笑着说。觉慈认识柳儿夫妻则有着三四年了,也经常来这里喝茶。如今的觉慈在形神上都看不出半点新潮和叛逆,一件淡黄的汉服下,安安静静,让人想起“静女其姝”这个词来,当大家描述其当年的叛逆来,说她新潮的短发摇滚形象来,她总是静静微笑,满脸欢喜,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修禅让她变化很大,而茶禅一味,我学茶已经两个月了,如果可以的话,以后也做这个。” 觉慈说,她的职业和想法和十一差不多,也刚辞职。“我这人很慢,公司里的快节奏工作我根本做不来,可能我天生就是来做这个。”柳儿也笑着说。

负责编辑:梁玉婷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