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东莞无人便利店经营情况如何?这家店拟3个月开5000家

来源:南方日报 2017-08-17 09:33:05 记者:叶永茵;郭文君

走进万科769文化创意园内的一栋小楼,穿过一个个开放式的办公室,楼层尽头就是看上去并不起眼的“易得无人便利角”。这里却揭开了东莞无人零售时代幕布的一角——无人便利角没有收银员和导购员,顾客不用排队结账,拿出手机扫一扫货架上的微信二维码,便可付款购物。创办人林剑踌躇满志地说,“计划在3个月内在东莞中高档写字楼公司内推广5000个这样的‘无人便利角’”。

对于无人零售这个今年“火”起来的新业态,敏锐的东莞企业也开始抢占市场“蓝海”。这种与无现金支付、自动扫码甚至是人工智能等科技相结合的新事物,将给传统零售业带来哪些冲击?如何逾越高成本的鸿沟?是新的创业风口还是资本噱头?

投资

创业企业和商业巨头齐抢无人零售“高地”

无导购收银、自助取货、人脸识别、自动扫码、手机支付……从亚马逊的Amazon Go到阿里的淘咖啡,以酷炫的“黑科技”进行的无人零售获得广泛青睐。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新零售正处于风口浪尖处,无论是创业企业、传统零售商,还是商业巨霸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其中,挖掘“无人便利店”这片蓝海。

6月22日,商务部对外发布的《中国购物中心发展指数报告(2016年度)》和《中国便利店景气指数报告》显示,东莞在全国范围内排行第四,平均每400人就拥有一家便利店,其密集程度远高于广深。

作为全国便利店的“标本”城市,东莞发展无人便利店是否具有先天优势?聚集在东莞的美宜佳、上好、天福、喜洋洋等便利店巨头面对这股热潮又有何规划呢?

上好便利店是东莞无人便利店领域当中首个吃螃蟹的传统零售商。去年6月上好便利店与蚂蚁金服合作,在南城新基社区一产业园附近试点推出首个直营式迷你“无人便利店”。消费者拿着手机扫一扫商品上的二维码,便可轻松完成支付,拿货就可以走人。同时上好便利店还设有现金箱,供消费者进行现金支付。

可是由于技术不成熟、成本过高等问题,这个无人便利店运营没多久就面临“整改”的困局。上好便利店董事长周星轲说:“无人便利店是上好的一种尝试,当时的技术也没有现在成熟。经过一段时间试验,所表现出来的效果比较一般,就没有再持续下去了。”

本土零售业巨无霸、刚刚开了第一万家加盟店的美宜佳对无人便利店的新风口则抱着观望态度。美宜佳总经理办公室助理徐素莹说:“目前美宜佳暂时没有开设‘无人便利店’的具体规划,对这一新业态还在学习和研究当中。”

与传统便利店对无人零售持有的谨慎态度相比,“易得无人便利角”的开发公司易得网络CEO林剑则显得很乐观。在林剑看来,无人零售的基础是企业数字化,易得作为互联网公司,擅长软件、系统开发和技术服务,本身具备技术优势。

林剑对无人便利角项目充满自信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供应链——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刚刚获得亿元A轮融资O2O跨境零售商“KK馆”的创始人之一,“KK馆”多年成熟的运营可以为无人便利角项目打下了良好的供应链基础。

在无人便利角里,摆放着薯片、早餐奶、蛋糕、小饼干、巧克力等各式各样的零食,每个商品的货架上都贴着一个二维码。拿出手机扫下巧克力上的二维码,手机就能链接到网上商城,并弹出巧克力的基本信息和价格,按下支付按钮就可以把东西拿走。后台通过大数据分析及时反馈执行补货,这一工序通过物流公司完成,并不需要便利角派人手实施。

更重要的是,这个网上商城就成为重要的终端入口。通过网上商城看到无人零售角相关促销活动的信息,消费者还可以实现网上下单、在小黑板进行互动等功能。“我们还会根据大数据分析,定期向顾客推荐最需要的产品,不仅是办公室零食,还有家庭消费品。”林剑说。

风险

高昂的硬件成本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就在很多企业家为劳动力成本上升忧心忡忡时,梁兆全却敏锐地抓住了其中机遇。“我们做过调研,传统便利店的商品,有70%可以实现自助销售,这一行业的市场潜力巨大。”以自动售货机最为普遍的日本为例,一人可以管理100多台机器。而梁兆全正在研发的产品通过智能管理系列平台能自动反馈缺货、提示加货,可使工作效率超过日本自动售货机的管理人员。

梁兆全此前经营着一家五金机械厂,2014年底创立了东莞潮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转型生产智能售货机,两年多成长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今年还准备申报省高新技术企业。与传统的自动售货机不同,梁兆全的产品包括交换图书柜、专为老年人设计的刷卡使用售货机等定制化个性产品。

“我们所做的,就是分析透客户的需求,用全新的方式卖商品。”目前,梁兆全正在与阿里巴巴洽谈,通过大数据分析小区居民的消费意向,设置自动售货机精准提供商品,以解决临时性需求。“就是把销售的距离从路边的便利店延伸到客户家楼下。”

但梁兆全也坦言,由于成本的原因,他的智能售货机设备的客户主要是走高端路线的品牌。

无人便利店的机械手臂、RFID射频识别、智能监控、在线支付等“黑科技”手段攒足了眼球,也赢得市场的追捧。其实,无人便利店的本质问题还是回归到成本,科技风吹过,存留下来的问题能否解决?

上好便利店董事长周星轲说:“所谓的‘无人便利店’是无人自动售货机的升级版,现在看来,噱头要高于实际作用一些。”

在周星轲看来,便利店是有一种温情的巷口文化,讲的是一种为消费者提供增值服务。从消费者角度出发,有导购比无人零售来得更便捷、人性化一些。从经营者的角度来说,无人便利店虽然节约了人工成本,但是却无法消除和削减一系列综合成本。

以一个店面面积15平方米的无人便利店缤果盒子为例子,除了节约了人工成本外,还有店面租金、税金、供应链管理、物流、商品管理等成本,还增添了灯光、温度、设备等物业配套成本。“在便利店的运营中,这些七七八八加起来的综合成本才是不容忽视的‘大头’。”

有资深零售人士针对无人便利店Eat Box、日系便利店、夫妻店、普通便利店算了一笔账:就每平方米产出营业额来看,无人便利店低于7—11之类的日系便利店,稍高于普通便利店和夫妻店。于成本而言,一个面积约20平方米的无人便利店的投入成本远高于一家90平方米的普通便利店。

在周星轲看来,无人便利店和传统便利店两者是相互系统发展的关系,无人便利店的目标是进入碎片化市场,更多的是传统便利店等主流商业的补充和延伸。一些高端的商圈、写字楼的租金较贵,人口的密集程度稍低于住宅小区,无人店就是为了满足这部分群体的需求。

但在林剑看来,在市场未明朗的情况下,大范围投放软硬件完备的无人便利店也是一笔“巨款”—一个占地1至2平方米的自动售货机仅硬件成本就需要大概两万元。“这样的无人便利店硬件的成本和维护成本很高,大范围铺设的话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

出于这样的考虑,林剑所投放的“易得便利角”巧妙地越过了“硬件”这道鸿沟。便利角里没有造价高昂的售货机,而是一个个造型美观但成本不到千元的开放式货架。因此便利角主要选择投放在室内,集中在一些中高端写字楼里。“这样的设计就是出于成本和安全的考虑。”

“无人便利角主要就是物流与软件成本,商品的售价比普通便利店便宜5%—20%,而商品丢失率并未高于一般便利店。”林剑介绍,“万科769文化创意园试点的便利角3个月就收回成本开始盈利。”

趋势

用户和数据才是主战场

“无人零售店是自动售卖机吗?”“无人零售店就是少了收银员吗?”在无人零售“火”起来的同时,对这个全新业态也存在不少误读。

林剑认为,在新零售的市场蓝海下,大家都在想办法以最低的成本抢“终端”,谁能最大限度控制成本谁就有可能握住市场的“喉舌”。“无人便利角只是我们获得用户的一个途径,最终还是要把用户引流到网上商城,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林剑直言,“这样我们平均获得一个用户的成本仅需要10多元,而其他平台要100多元。”

两个月前横空出世的“淘咖啡”快闪店就是阿里线上线下打通的一个实际应用场景。“淘咖啡”将商品识别和支付功能设计在了“支付门”上,货架区也会有信息捕捉,消费者在线下的消费行为被数据化,可以帮助商家捕捉消费行为和数据。

比如,当消费者拿到某一样商品时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可以帮助商家判断某款商品是否足够符合他们的心意;通过捕捉消费者在店内的运动轨迹、在货架面前的停留时长,则可以指导商家调整货品的陈列方式和店内的服务装置。

来自台湾的连锁经营、终端培训管理专家和咨询顾问陈麒胜认为,机器人新零售模式下,线下门店只是机器人终端与人交互的现场,后端那个肉眼看不见的云平台才是零售业的主战场。

“在应用中,以解决导购为切入点,机器人每天都会与顾客产生大量交互,并将数据传输至管理平台,平台对数据进行统一存储与管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就俨然出现了。”陈麒胜说,随着数据的不断积累,平台不仅可以为商家提供经营管理策略的优化依据,还能借助日益成熟的人脸识别等智能技术,让机器人在不久的将来实现精准商业营销等服务。”

周星轲直言,之前上好便利店与蚂蚁金服合作开设便利店的效果不佳,很大部分原因在于大量消费习惯的数据都掌握在这些互联网金融服务商手上。

嗅觉灵敏的企业早就洞悉了无人便利店背后的密码,并率先布局市场。去年8月,小e微店融资数千万元;今年2月,便利蜂融资3亿美元;24爱购无人便利店在今年3月融资100万元人民币;紧接着今年6月,F5未来商店获得融资3000万元;同年7月,缤果盒子获得融资1亿元,该轮融资由GGV纪源资本领投,启明创投、源码资本、银泰资本等机构共同参与投资;阿里无人超市“淘咖啡”的亮相以及娃哈哈与深兰科技签订3年10万台、10年百万台TakeGo无人店更是让无人便利店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林剑也说,“‘易得无人便利角’不到半年就盈利,说明市场是可行的。我们目前先把数量做起来,希望能吸引风投的关注,最近也在陆续跟一些风投洽谈。”

梁兆全认为,无人便利店要大规模发展起来,需要资本的介入,一般的企业很难维持无人便利店的运营,其中涉及仓储、设备专业维护、科技研发等种种环节。“目前有大批量经营自动售货机的企业,也都是有优质资源的小资本在运作。”他说。

在商言商的风投机构又是怎么看待无人便利店的?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说,在很多投资人眼中,无人零售行业已成为继共享经济之后的资本新风口。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相信新型零售企业会有更大的发展潜力。

在众筹平台原始森林CEO马雷鸣看来,无人便利店是一个新生的业态,需要大量的数据支撑才能预判其未来。近段时间,他也有跟一个经营无人便利店的企业洽谈合作,前期可能会考虑众筹开单店。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林江认为,资本是逐利的,风投机构是否投资要看无人便利店的成本和收入是否匹配。无人便利店背后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大数据的应用,通过“黑科技”获取用户的数量、消费的习惯和层次,以拓展到下一步发展规划当中。

汇卓投资有限公司常务董事李子扬则认为,一般而言,无人便利店这一类新鲜事物都有可优化的空间,还需继续观察。

【采写】叶永茵;郭文君


负责编辑:莫凤英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