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当东莞“突围”与广州“东进”战略相遇 穗莞将迎新一轮开放发展

来源:卢真伟 何建文 何明强 2017-09-12 09:43:18 记者:南方日报

9月初,前后不到一周时间,广州、东莞两市党政代表团完成城市互访,并顺利召开了两次交流座谈会,对重大交通项目联通、重大产业发展平台对接、港口资源整合、环境共治、公共服务资源共享等方面的合作机制和项目作出具体部署。

双方明确,将以交通、产业、港口、环保和水务、政务服务等五个方面为重点,将合作事宜项目化,列出时间表和路线图,逐一推进落实。

记者翻阅过往公开报道发现,两地党政班子在短时间如此高规格的紧密互动,在近年来较为罕见,不仅显示出穗莞官方对当前加强合作的高度重视,同时也反映出两座城市在大湾区时代以城市群的形态携手应对国际竞争的共同愿景。

专家就此指出,继深莞两地在过去数年走出一条深度融合发展路径后,穗莞两市在多领域联手,将有望在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建设上打造标杆,引领新一轮开放发展。

“东莞市党政代表团到广州考察学习不到一周,就迎来了广州市党政代表团的到访,这充分说明了广州市对深化两市合作工作的重视和抓落实的严实作风。”在穗莞党政代表团座谈会上,东莞市委书记吕业升表示,此次交流明确了双方的合作方向和路径,进一步增强了东莞与广州共谋发展的信心,让大家对未来合作充满期待。东莞将突出重点,紧扣南沙自贸片区和滨海湾新区对接合作、港口资源整合、基础设施联通等主题,推动两市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希望两市尽快签署战略性框架合作协议,建立长效化合作机制,并在近期敲定具体项目及推进计划。

图为9月2日,佛莞城际铁路FGZH-4标东莞梁场第一片箱梁顺利架设成功。 孙俊杰摄

规划先行

提前布局拓宽穗莞合作空间

东莞地处广州、深圳两大超级城市之间。近年来,东莞临深片区接受深圳创新外溢辐射和产业转移效果明显,以塘厦、凤岗、清溪、黄江等为代表的临深镇异军突起,改革开放前期穷困潦倒的山区镇,成为深圳企业外迁转移的“香饽饽”。

而在城市的另一头,以水乡片区各镇为代表的临穗地区,由于自身发展条件所限以及城市发展重心的战略性选择,多年来在东莞一直处于相对欠发达阵列。

这种城市融合不对等的格局,随着一系列交通及产业规划布局的落地,正在悄然生变。

两个月前,东莞市政府网站公布了《东莞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十三五”规划》,透露东莞将通过穗莞深城际线、佛莞城际线以及地铁1号线等交通硬件拉近与广州的距离。

更早些时候,2016年,穗莞两市将5个高速公路项目、3个地方道路(桥梁)项目纳入《2016年度广州与周边城市跨区域重大交通基础设施规划建设工作计划》。目前,虎门二桥和花莞高速正在动工,莲花山过江隧道、新派高速、花莞高速东延线、增莞大道、新槎大桥、麻涌东江大桥扩建等6个项目正在开展前期工作。这8个项目完工之后,穗莞两市交通路网将进一步完善,两市互联互通水平将进一步提升。

对于加快合作步伐,穗莞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广州已明确进一步“东进”的战略,今年初,富士康10.5代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落子广州东部的增城——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核心节点之一。

吕业升去年底曾表示,“未来五年,东莞不可避免要展开一场新的突围之战,必须在包围中杀出重围。”由此,东莞同样希望借助广州的资源推动产业高端化,实现城市突围。《东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首次提出建设“临港现代产业创新带”,对接广州,北接广州科学城。同时,根据东莞的“十三五”规划,东莞要打造以高科技与时尚产品为主导的珠江口东岸先进制造业集聚区,加快建设制造业强市。

在城市的南部,东莞已计划在滨海湾新区启动新一轮的填海工程,并希望通过土地整合,将滨海湾新区的成熟土地资源从现有的超过40平方公里,扩容到超过60平方公里,从而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内最大一块连片待开发区域。通过填海,滨海湾新区将进一步向珠江口延伸,从而帮助东莞更好衔接广州和深圳两大一线城市。

区域对接

水乡片区“近水楼台先得月”

东莞卡仕邦薄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仕邦薄膜”)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窗膜公司。卡仕邦薄膜前身为广州市峰盛原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为了拓展更大的市场空间,该公司决定在中堂设立工厂。该公司负责人表示,中堂积极打造对接广州的产业平台,并且规划发展汽车零配件生产及汽车贸易产业。因此卡仕邦薄膜对在中堂发展的前景非常看好。

穗莞对接合作,东莞水乡先行,卡仕邦薄膜正在成为两地产业发展互动升级的生动缩影。从区域地理看,东莞水乡毗邻广州黄埔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及广州增城的新塘镇、仙村镇、石滩镇一带,除了部分区域由河流相隔之外,两地几乎融为一体。

早在2014年,东莞发布《东莞水乡经济区城乡总体规划(2013—2030)》,将覆盖中堂镇、望牛墩镇、麻涌镇等十镇一港、总面积510平方公里的水乡片区,打造成国家水乡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粤港澳优质生活圈的特色区域、珠江口东岸产业优先发展先导区、穗莞战略合作重要平台。

通过统筹和组团的方式更好地对接广州,正是水乡经济区建立的重要战略目标。

东莞水乡经济区经过几年的规划建设,集聚发展效果逐渐凸显,麻涌、中堂等镇街作为经济区的核心成员,“近水楼台先得月”效果明显,获得了水乡统筹发展、穗莞合作的双重机遇。

以麻涌为例,近两年来,麻涌不断加强与广州对接,大力推进水乡大道延长线的建设,不断改善麻涌通往广州的路面交通条件。近20年来,麻涌也一直承接广州产业辐射,带动了该镇港口经济的快速发展,形成了体量巨大的粮油加工、造船等产业业态。

近年来,麻涌大力提升旅游环境,打造“中国全域旅游镇”。越来越多广州市民选择将麻涌作为旅游目的地,从而带动了麻涌乃至水乡第三产业的发展。

具有“东莞北大门”之称的中堂镇,是107国道由广州进入东莞境内的第一站。轨道交通时代的到来提升了中堂镇的辐射带动作用。借力于轨道交通的发展,中堂提出拟将穗莞深轻轨中堂站周边约19.6平方公里土地,打造为“产业高度聚集、城市功能完善、生态环境优美”的产业新城。中堂还提出发展商贸物流,努力将优势条件转化为发展机遇,主动参与融入对接广州。

穗莞合作提速,受益的并不仅仅是东莞水乡。在虎门、沙田、滨海湾新区等区域,未来与广州的合作也将更加密切。

伴随着虎门二桥通车脚步的临近,虎门镇提出,希望借助南沙自贸片区的新型金融业务盘活虎门制造能力。同时,虎门还将大力发展生活性服务业,打造适应南沙新区需求的配套服务体系。虎门二桥穿行而过的沙田镇,交通区位优势也将因此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优势互补

港口资源将“协同作战”

8月31日,广东中远船务建造的UT771WP系列平台供应船4号船N606轮顺利完成试航,返航靠泊东莞东江造船码头。本次试航成功克服两个强台风的连续灾害天气影响,各项报验项目均一次通过,试航任务按期完成。

作为全国三大粮油生产基地之一,麻涌拥有粮油仓储食品加工企业40多家,涉及大米、大豆、小麦、杂粮、棕榈油等食品原料产品,产能、产量、产值均居全国镇级之首。2016年,麻涌镇规上粮油企业实现年产值约220亿元。

麻涌引以为傲的粮油仓储加工、造船等一系列产业,正是得益于新沙港的建立。

新沙港区条件优良,有深水码头,疏港铁路直达码头,为麻涌的经济发展注入了巨大的活力。据透露,新沙港区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新沙二期四个泊位的建设,预计至2020年可新增通过能力1240万吨。

对于港口资源的进一步整合,东莞已经有所规划。下一步,东莞将结合滨海湾新区规划建设,积极谋划沙角深水码头前期工作,与航运龙头企业开展深度合作,力争使东莞港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国际航运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教授郑天祥看来,广州、东莞之间的港区联动很有想象力,在目前新沙港区展开合作的基础上,双方还可以将合作拓展至辖区内全部港口资源,其中东莞虎门港可以重点发展近洋近海业务,广州港重点发展远洋远海业务,形成优势互补,特别是与中欧班列结合起来,这里将成为“一带一路”的枢纽,可以将华为手机等高科技产品便捷运出,同时让其他产品更加便捷进入粤港澳大湾区。

聚焦南沙自贸试验区与滨海湾新区合作,以制度创新为引领,以港区联动为支撑,优化整合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合作平台,是此次穗莞高层互访透露的另一重磅消息。

广东省政府参事、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认为,滨海湾新区已经被寄望为引领东莞未来三十年发展的重要增长极,聚焦南沙自贸实验区与滨海湾新区的合作,可以看做东莞更加大胆地向广州等周边超级城市开放,希望携手引领新一轮开放发展的重要选择。

在他看来,要让滨海湾新区真正引领东莞未来的发展,必须先行先试打造像自贸区那样的政策特区,然后通过改革的效应形成发展标杆,从而促进城市融合发展。

协同创新

穗莞合作将走向高端化

今年8月,位于东莞的我国迄今最大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散裂中子源(CSNS)首次打靶成功,提前实现获得中子束流的目标。

在此次广州市党政代表赴东莞学习考察过程中,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中子科学城均列入考察对象,未来穗莞双方也有望在这方面展开合作。值得一提的是,东莞党政代表团在广州参观考察的4个参观点,无一例外都处于高新技术产业链条之上。如果说,过去的穗莞在产业领域的合作更多是东莞出土地盖工厂组织生产,是一种产业上下游的互补关系。那么现在的穗莞产业合作则将是东莞和广州在更深层次上的协同与合作。

事实上据记者所知,包括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一批位于广州的大学和研究院所已经成为CSNS的首批合作单位。

正如东莞市长梁维东在穗莞党政代表团座谈会上所说,国际竞争既是城市之间的竞争,也是城市群之间的竞争。而穗莞产业合作的新机遇、新模式将为广州、东莞两座城市的发展注入活力。

此外,穗莞在交通、环境、公共服务等领域的进一步协作,更加为两地的经济文化交流合作搭建桥梁,让合作成效加速显现。

“从交通互联到协同创新,穗莞两地合作正在给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建设注入新的活力,将形成共同集聚全球高端资源要素的发展格局。东莞发展制造业并不意味着就比广深地区的金融业、高端服务业、科技产业等低一个档次,高端制造业同样需要创新”。

华南城市研究院院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认为,东莞强大的制造业优势,正是吸引广州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东莞目前的优势是产业基础好,土地成本低,能够为企业提供更大的竞争力。

胡刚还建议,未来东莞可以依托区位与产业基础,成为现代电子信息产业枢纽,汇集区域内资源,着眼于高端制造。找准优势、精准定位,参与大湾区的合作与竞争。

广州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朱名宏认为,区域之间的合作,最后必然会走到催生协同新模式这一环节。这也是未来穗莞合作的发展方向。追求协调发展、利益最大化、互补共赢,这是区域合作的最高目的。

届时,一水之隔的两地将形成“金融资本创新能力”“东莞制造”的全新合作空间,将有效提升两地的资源配置效率。可以想象,伴随着滨海湾新区与南沙自贸片区对接合作、港口资源整合、基础设施联通等重点工作的推进,穗莞合作将迈上新台阶。

■访谈

广州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朱名宏:

穗莞合作要更好地

发挥市场作用

当前的穗莞合作是否进入新模式?如何展开合作才能更好实现共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广州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朱名宏。

南方日报:东莞夹在广深两个一线城市之间,有着“左右逢源”的优势,然而在莞深同城化日益加深的背景下,穗莞合作则长期较为缓慢。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哪些因素制约穗莞合作?

朱名宏:东莞在广州、深圳两个巨人之间发展,有利也有弊。利的是资源的流通,弊的主要是东莞对两地之间的认同感的问题。这么多年,东莞有很多企业从深圳过来,东莞对深圳的认同感更高些。区域之间的协同发展,不但会有政府的推动,同时要有市场的推动,很多时候效果不明显,不是政府没有发挥作用,而是市场尚未发挥效果。

广州有很多研发机构,如果能在东莞找到发展空间,那么就有很多切入东莞产业的机会,像华为落户在东莞,自然会将人力资源、技术资源等带到东莞。当然,政府在这个方面可以做很多事,需要在大的方面入手,比如交通建设、产业发展、公共设施等。

南方日报:对接穗莞合作的不仅是具有地缘优势的东莞水乡,像沙田镇虎门港、虎门、石碣等同样有意抓住穗莞合作加速的重大发展机遇。你认为穗莞合作潜力如何?

朱名宏:穗莞合作潜力非常巨大的,两者差异性发展,有很多的互补空间。如果两地都是巨头,互补性就没那么大。广州的优势东莞是没有的。东莞的优势广州也是缺乏的,双方利用各自的优势实现共赢,比如说广州的空港、海港、高铁,这些是东莞缺乏的,东莞可以利用广州这样的优势进行互补。

同时,东莞的发展思路比较活跃。民间企业、民间资本都很活跃,这些优势是广州欠缺的。两地合作的潜力非常巨大,需要从政府层面进行宏观性的引导,从民间层面鼓励两地多交流多合作。广州有很多研发机构,不但是为广州服务的,同时可以服务到更大的区域,广州之外,东莞是最好的切入平台。

南方日报:而穗莞产业合作的新机遇、新模式将为广州、东莞两座城市的发展注入活力。你认为穗莞合作产业先行,应该朝着哪些重点领域进行探索与突破?

朱名宏:围绕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广州正全力建设“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大力实施“IAB”(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计划,准备设立人工智能产业发展高地。广州要树立全球城市的概念,现在提出的产业发展思路是高端化的,颠覆了产业在传统意义上的概念。广州围绕着“IAB”战略引进一批高端化的企业落户,比如说富士康、特斯拉等。

东莞也需思考产业高端化的问题,要进行顶层设计、长远布局,使产业发展规划更加宏大、现代和全球化,以适应产业发展规律,推动城市升级。

【策划】黄少宏

【统筹】卢真伟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卢真伟 何建文 何明强


负责编辑:莫凤英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