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巡视利剑》为什么这样火?首次披露大量巡视细节和鲜为人知的反腐内幕

来源:新华社 2017-09-13 08:32:51 记者:

 

这几天,大片《巡视利剑》火了!

9月7日晚,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开始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迎来收视热潮。

“知道巡视厉害,但没想到这么厉害!”专题片第一集《利剑高悬》首次与观众和网友见面,就引发广泛热议和好评。很多网友更是直呼:“巡视利剑,铲除腐败,大快人心!”

9月11日晚,《巡视利剑》四集播完。不少人在看完之后表示“真给力”“很过瘾”,还要“再刷剧”。《巡视利剑》之所以这么火,正因为它首次披露大量巡视细节和鲜为人知的反腐内幕,再现一场场正与邪、廉与腐的真实对决……

同样是“追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兴趣点和感受,但共同感受到的则是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铁腕正风反腐的鲜明立场和坚定决心。

1.《巡视利剑》披露了哪些细节?

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怎样被一步步揭开盖子的?苏树林有哪些无法抹平的事?武长顺落马过程中有哪些惊心动魄的细节?卢恩光“五假干部”身份如何浮出水面?南航系列腐败案又是怎么被顺藤摸瓜连根拔起?

这些都可以在《巡视利剑》中找到答案!

《巡视利剑》“复盘”了多起受到广泛关注的腐败案件的查处过程。一场场正与邪、廉与腐的真实对决,一次次从座上高官到阶下囚徒的反省悔过,比影视演绎更令人震撼。

片中首次披露的一些细节,也令人唏嘘——一些党的高级干部,为了对抗巡视、掩盖自己的违纪事实,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

中央巡视组巡视中国石化时,曾任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苏树林已在福建任省长,但依然关注着巡视组的一举一动,巡视组要了什么资料,看了什么账目,找了什么人,他都千方百计地打听。中国南航集团原总经理司献民为了掩盖问题抢在巡视之前安排“内部审计”。甘肃省委原常委、副省长虞海燕曾负隅顽抗,他找到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叫上妻子一起去“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

这些不是电影杜撰的情节,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中央巡视过程中。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为了拍摄专题片,摄制组赴全国18个省区市,累计采访15名中央巡视组组长、副组长及相关工作人员,20多名纪检监察干部。拍摄近20名因巡视发现问题线索被查处的干部,留下了王珉、黄兴国、王三运、王保安、苏树林、卢恩光、武长顺、虞海燕、杨振超、陈树隆、司献民、徐建一等“现身说法”的镜头。

2.中央巡视组有何“独门绝技”?

在十八届中央纪委执纪审查的案件中,超过60%的线索来自巡视。巡视发现这么多问题,靠的是哪些“独门绝技”。《巡视利剑》对此进行了披露。

——和大量干部群众谈话是巡视的重要方法。巡视组每进驻一地,首先和党员干部广泛谈话,同时接收大量群众来电来信来访。这些形式看似平常,却很重要。通过谈话和信访获取的信息会成为巡视组梳理研判的基础,帮助准确地锁定重点人、重点事、重点问题。

——调阅海量资料,也是巡视组必做的功课。看似寻常的日常文件和记录,有价值的信息往往就散落其中。在查阅资料中,巡视组就发现了指向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和选举乱象直接相关的重要细节。

——询问一些在押的知情人,也是巡视的方法之一。安徽省原副省长杨振超的问题就是通过这一方法有了重大发现。在淮南,巡视组听说曾经和杨振超搭班子的市长曹勇正被立案审查,其中有涉嫌在工程项目中牟利的情节,而对杨振超的反映也正是同类问题。巡视组向曹勇询问情况,获得了杨振超利用内弟参与淮南市工程牟利的明确线索。

——打好“暗战”,不打草惊蛇。在调查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时,时任中央第五巡视组正局级巡视专员、联络员任爱军说:“我们格外地小心,尤其是会议室、宿舍,我们专门用仪器设备进行了扫描,看有没有安一些窃听器,开会的时候要把收音机打开,不在手机上说有关工作上的问题,或者发有关工作上的信息。”

靠着这些“独门绝技”,巡视组练就了“火眼金睛”,能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在全然陌生的环境和对象中找准问题,一些隐藏伪装很深的违纪违法问题,也在巡视中被发现。

3.这些年,巡视用了哪些大招?

《巡视利剑》片中“出镜”的违纪领导干部,来自不同的领域——曾经的中央部委领导,地方党政负责人,还有国有企业的一把手。听他们反思、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们能感受到巡视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强大威力。

记者梳理发现,从第一轮巡视探索实行“三个不固定”开始,巡视不断创新形式,保证了常巡常新,力度不减。

从2013年第一轮巡视开始,就探索实行“三个不固定”,不再是固定人员长期固定巡视某个地方或领域,而是巡视组组长、巡视对象、巡视组与巡视对象关系不固定,巡视组长实行“一次一授权”。十八届中央历次巡视,都是到了动员部署会上,才公布巡视组长授权任职及任务分工的决定。

从第九轮巡视开始,“回头看”成为热词。一些十八大以来已经接受过巡视的省区市,再一次迎来中央巡视组的巡视。目前,已经对北京、天津、重庆、辽宁等16个省区市杀出了回马枪。这是十八届中央巡视的重大制度创新。

“回头看”效果立竿见影:发现了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线索,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虞海燕、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等一批在第一次巡视后本以为侥幸过关的腐败分子被挑落马下。

2017年2月27日,第十二轮巡视拉开序幕。这是十八届中央最后一轮巡视,而改革创新并未止步,首次“机动式”巡视亮相。

首次“机动式”巡视进驻四个中央单位:中央网信办、国务院扶贫办、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相比传统巡视,“机动式”巡视更加短、平、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很短的工作时间里,迅速准确发现问题,推动被巡视对象解决问题。

重磅披露


卢恩光:7个孩子报2个,在家不让叫爸爸

中央巡视组调查发现,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卢恩光是一名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入党材料造假、工作经历造假、家庭情况造假的“五假干部”。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

调到司法部后,卢恩光在司法部附近租了房子,七年多时间很少回家,一门心思投机钻营。每晚回到租住房都要反思当天情况,多年来每天睡觉前默诵“知足常乐,老天厚爱,你已功成名就,睡觉”;早晨醒来再激励自己继续“奋斗”,默诵“不知足常进取,功名就在前边,努力前行”。

不光学历造假,卢恩光年龄也造假,由1958年篡改为1965年,一下小了7岁,使得他在历次干部选拔中有了年龄优势。家庭情况也严重造假,他共有七名子女,但只填报了两名,其他五名子女均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它亲戚家。卢恩光说:“我在家里都不允许孩子他们叫爹叫爸爸,要不叫姨夫什么的,别喊走了嘴。”

黄兴国:为升迁,问过风水,相信过政治骗子

2014年12月,黄兴国被任命为天津市委代理书记,从那时开始,什么时候能够去掉代理二字,就成了他最关心的事。因为想早日当上市委书记,黄兴国不仅结交过所谓的“红顶商人”、相信过政治骗子,还问过风水。

天津市政府大院原本四个门都可以进出,近几年,西北门却被封上了。这么做是风水先生给黄兴国的建议。

荆毅是天津市河西区一个普通居民,他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有来头的神秘人物,竟然顺利打入了天津的官场圈子,被众多高官奉为座上宾。黄兴国和荆毅保持了好几年往来,到2013年,一件事让黄兴国产生了怀疑。

黄兴国说:“后来有一次他就讲,上面的领导对你印象挺好的,可能你很快就要当市委书记了。那个时候我们市委书记刚刚到天津来,时间不长。我感到这个话里面就有问题了。”

黄兴国让相关部门暗地里对荆毅进行了调查,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但黄兴国没有向组织报告,甚至装作全不知情,偶尔还和荆毅见见面。

苏树林:被人网上议论,第一时间设法删帖

福建省原省长苏树林出身大庆油田,干了11年技术工作,此后走上管理岗位,37岁就成为大庆石油管理局一把手,不到40岁就成为中石油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职位不断晋升的过程中,苏树林却逐渐迷失。

除了通过项目牟利,平时,苏树林把国有的石油企业当作可以随意取用的“私人银行”。下属企业为他定制高级服装、出资购物达数百万元,他都安心接受;私人的各种花销也都在中石化报销,即便到福建任职后依然如此。

苏树林公款报销个人花销,在中石化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当他调职福建之后继续报销时,曾有看不惯这种做法的人在网上发帖议论。苏树林看到后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不是停止报销,而是想办法删帖,把当时购物的这些大额的发票替换成小额的发票,然后,把原来具体的经办人调离原来的接待岗位。

虞海燕:请人“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

在巡视“回头看”期间,时任甘肃省委常委、副省长的虞海燕做了很多对抗行为,有的甚至让人匪夷所思。他把他家里跟相关老板的合影都剪碎了之后往马桶里冲,冲的时候把他家马桶都给堵了。

他的妻子交代,在巡视期间,他家的桌子上摆了有一排手机,一个老板一个专号。和老板们商定口径后,虞海燕又把这些手机用醋浸泡后扔进黄河。虞海燕说:“我自己想那个醋它能腐蚀得快一点。”那段时间,虞海燕经常到黄河边散步,他扔到黄河里的除了手机,还有砸碎的名贵手表等不少物品。

等到虞海燕明白大势已去,他仍不准备放弃对抗。他找到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叫上妻子一起去“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

虞海燕说:“后来人家专案组调查完以后,跟我说,说这个人就是兰州市公安局退休的干部,我听了以后,我都觉得丢人。”

徐建一:为掩盖问题,把手表金条埋树下

一汽集团原党委书记、原董事长徐建一的贪腐问题,主要是利用职权让内弟的企业承接一汽物流运输业务,然后再收受内弟所送的房产和钱物。

此外,巡视组在一汽巡视期间,职工举报集中的问题之一,是在长春的净月潭风景区一片叫名仕山庄的别墅区,被一汽职工称作“厂长楼”。一汽集团领导班子在已经分配有住房的情况下,建了这片别墅,只出售给班子成员、中层以上干部,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作为一把手,徐建一自己在别墅区也有一套,面积481平方米,庭院3000平方米。

巡视期间,中央巡视组曾多次找徐建一谈话,然而他并没有认真反思,而是忙于掩盖自己的问题。徐建一把所有的手表、金条放到几个茶叶罐里,然后在院里大树下面挖了一个坑,把这些罐埋到这个坑里。巡视之后,徐建一可能意识到这个别墅是必须要整改了,躲不过去了,又把茶叶罐挖出来,转移到其他亲属那里,后来这些物品被查获时,“罐上的泥土还在”。


负责编辑:莫凤英

关键词: 反腐 贪官 巡视利剑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