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为有幸福的人生加持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7-10-13 10:19:41 记者:宁新春

2017年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数量较去年大幅增加。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已有17个地区公布了2017年最低工资标准。其中,上海、深圳、天津、北京的月最低工资标准≥2000元。(中国新闻网,10月12日)

一年一度的最低工资标准出炉,中国经营网专栏作者王亚煌表示质疑,“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应谨慎”,认为应当综合考虑地方经济发展状况、当地生活水平和企业税负压力及盈利能力等诸多情况,并配套出台一系列优惠配套政策,而不应简单地做加法,甚至是要做乘法。

然而,认为最低工资不能再低的观点,也很有市场。青年时报的肖风曾在多年前提出:劳动力成本过低,不只在打工者群体中存在,它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由它引发的内需不强劲、企业创新动力不足等问题也是全局性的,是我们迈向现代化必须跨越的一个陷阱。把我国经济培养成就业型经济,具备开发源源不断就业岗位与消化剩余劳动力的能力,同时辅以强化职业培训、提高劳动者素质等技术手段,使严重倾斜的劳动力供求关系逐渐趋向平衡,劳动力资源不再贱如破抹布,此消彼长,资方强势也就失去其市场基础——做到了这点,劳动者权益才有可能得到牢靠保障。

各方争执的焦点,在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是否会伤及这些想保护的人。知乎网友@Manolo就很有专业精神,不惜去对比国外研究成果。他找到了Jardim等六位学者2017年6月在NBER贴出的关于西雅图2015到2016年实施最低工资改革的研究报告。西雅图分两次将每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从9.47美元涨到13美元。结果显示,西雅图的改革,低收入劳动者工资上升了3%,但低收入岗位却下降了9%。

这个矛盾,显然也会在中国体现出来。而红网一网友则认为我们在看各地最低工资标准上升幅度的同时,更要看职工的幸福指数有没有提高,更要看职工的工作、生活、家庭和健康等状况好不好。

韩兆洲和魏章进在论文《最低工资标准:问题与对策研究》中,基于对2010年全国35个大中城市最低工资标准值的测算,指出各大中城市现行标准普遍仅够维持基本生存需要,仍有22个大中城市的最低工资低于生存线。并总结道,“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中,目前我国部分地区领取最低工资的劳动者无法体面生活,其子女的教育问题尤其令人忧虑”。

事实上,幸福的生活总是在收入增长过程中达成的。在这种情况下,最低工资标准的提升注定会在争议中逐步推进。(宁新春)

负责编辑:马盛龙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