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4日 星期二

东莞“黑叔”13岁入行剃头52载 称“坚守到剃不动为止”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8-01-09 09:05:00 记者:刘志斌

来黑叔店里理发的大多是老主顾。黑叔理完发,还会顺便帮着剃须 通讯员供图

黑叔理发用的椅子纯实木打造,敦厚扎实 通讯员供图

景姨正在帮顾客“拉面毛” 通讯员 罗志高 摄

景姨“拉面毛”用的工具箱 通讯员 罗志高 摄

这是关于两个手艺人的故事,一个“挽面师”,一个“剃头匠”,在长长的岁月里,他们用时下的“工匠精神”营生,扬名十里相邻。但如今,他们面临同样的窘迫,先进的“美容”手段层出不穷,在快节奏的生活里,他们显得格格不入。只是一想到巷子里那家开了几十年的理发店突然消失了,心里惆怅得像失去了什么。而当我们行走在一个陌生地方,在喧闹的街口拐个弯,看到一个慢悠悠的“挽面”摊,排队的人也不急不躁,心里顿时就安定下来。快是活着,慢才是生活,“剃头匠”的那些家伙什儿,那些历史,希望有人书写,承载我们的集体记忆。而“挽面师”已然拥抱新技术,通过“闲鱼”收徒传承手艺,希望我们的老手艺安好。

剃头52载的黑叔

坐标:大朗镇水口村保安墟路

东莞时间网讯(记者 刘志斌 通讯员 刘苏东)尽管这个老行当没落至此,但他从未想过放弃,今后也依然会坚守下去,直到剃不动为止,“不为什么,就是舍不得,毕竟这个行当陪伴了我大半生,也给我们家创造了现在这个生活。现在每天给顾客剃头,大多也是闲话家常,就当个寄托。”

剃头匠,过去曾被誉为游走的“美容师”,这个古老的行当,曾是一个地位相对卑微的行当,却干着尽量让别人体面的工作。在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美发厅遍布大街小巷,而传统的剃头匠却已渐行渐远……近日,记者在大朗镇水口村找到一位历经传统剃头行当兴衰沉浮的老匠人黑叔,听他讲述他与这个老行当之间的故事。

服务乡邻半个多世纪

走过车水马龙的金朗中路,再沿着保安墟路进入一条小巷子,两旁的出租屋里,毛织机有节奏地运作着,“唰唰”的机器轰鸣声与汽车喇叭声,以及建筑工地上杂乱的“叮当”声响交相呼应,共同演奏出一场喧闹的“城市狂想曲”。

在一处民房里,黑叔正在给一位霜鬓老者剃须。只见他扶着老者慢慢将理发椅的靠背放下,调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再用热毛巾敷在老者脸上,毛刷蘸上肥皂水,均匀涂在胡须处。当这些准备工作完成后,黑叔取出剃刀在磨刀布上蹭几下,神情专注地用左手扶住老者脑袋,右手持着剃刀轻柔移动,一边剃须一边与老者拉着家常,伴随着“嗞啦”声响,碎须纷纷落地,转眼间,老者的胡茬就被刮得干干净净。

初见黑叔,只见他发已花白,但精神矍铄,讲话声若洪钟,爽朗的笑声响彻巷子。他本名叫张沃光,因年少时长得黑而被唤作“黑仔”,如今已过花甲之年的他则被尊称为“黑叔”。在水口村,知道“张沃光”的人或许已寥寥无几,然而说起“黑叔”,却是无人不识——他是一位剃头匠,服务乡邻已达半个多世纪光景。

13岁入行用自己膝盖练手

黑叔告诉记者,他是家中的“剃三代”,祖父那一代就开始从事剃头的行当,随后祖父将行当传给父亲,再由父亲传给自己。他今年65岁,却是一位已有52年“顶上功夫”的老匠人。“那时我才13岁,刚刚小学毕业,无奈父亲身体不好,想将这门手艺传下去,便硬拉我来继承衣钵。”黑叔说,他上有三个兄长,个个都跟随父亲学过剃头手艺,但都没有坚持下来,只有自己接受了安排。

说起学艺之初,黑叔至今仍历历在目。他说,以前剃头所用的工具少之又少,无非就是手推剪、剃刀、剪刀和梳子毛刷,其中剃刀是最难以掌握的,因为剃头匠全凭手上功夫,剃刀在手,力度轻了刮不干净、规整,重则伤人皮肉。因此,刚学剃刀时,父亲教他用自己的膝盖做实验——坐在凳子上,双腿蜷曲露出膝盖,然后就把膝盖当成头,慢慢用剃刀反复刮。

“刚开始,刮破皮肉可是家常便饭啊,后来慢慢学才掌握如何使用剃刀。”黑叔告诉记者,在用自己的膝盖做完实验后,父亲又开始安排一些老年顾客给自己练手。因为一些老年人对形象要求不高,加之练手时一般都免费服务,因此自告奋勇的“老年试验品”也不少。就这样,黑叔开始了真正的剃头匠生涯,这一干就是52年。

“因为当时自己个子小不够高,每次剃头时都要先提张凳子,再站上去为顾客剃头,这样滑稽的场景常常引得众人大笑,即便到了现在,我那些发小还会拿这事来消遣。”黑叔笑道。

剃头52载靠手艺成就美满人生

黑叔告诉记者,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剃头匠很少,最多的水口村才3个,其他村基本也就一两个,有些村甚至没有,整个大朗加起来也不到30个。与别的剃头匠不同的是,黑叔家经营的父子档不需要挑着担子走村串户去找顾客理发,全是顾客自己上门,就连周边村也有很多村民慕名而来,“因为我父亲张洪焕的名声很响,父亲也是13岁传承祖父衣钵,手艺精湛,很多人都愿意找他剃头,那时候他基本承包了大朗人民公社工作人员的剃头活,每个月都要抽出3天时间专门为他们剃头。”

黑叔说,他家的父子档在当时就是一间40多平方米的小瓦房,生意好时,顾客排队排到了屋外,平均每天都要服务五六十人,逢年过节,更是忙得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经常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那时候可没有电动工具,全靠手动的,大人收费一角两分钱,小孩收费八分钱,一天下来最多能挣个十几元,但非常累,手指、手臂都很酸痛,拿筷子手都是抖的。”

后来父亲因病离世,黑叔便独自经营了这家剃头店。他自18岁结婚,生育了3个子女,靠着这个行当,养活了一大家人,将儿女慢慢抚养成人。

“坚守到剃不动为止”

改革开放后,各种发廊和美发厅不断涌现,在巨变中,剃头匠们陆续转行,然而,黑叔却依然坚守着他的老行当,不曾作出任何改变,因此生意开始每况愈下,剃头店日渐冷清。

时过境迁,瓦房已变成了2栋洋楼,不少年长顾客已经相继离去,当初年少的顾客也都已白发苍苍,现在都带着孙子来剃头了。唯有黑叔,依然守候在他的店里。每天早上,他会到荔香湿地公园散散步,顺便照料一下菜地,上午9点开始,他就会在店里等待顾客上门,下午4点就去接孙子放学。闲来无事,就与老友记们小酌几杯,或是旅游散心,倒也清闲自在。

“现在每天顶多也就十来个客人,要么是老人,要么就是小孩了,没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来我这剃头。家里也没人愿意学剃头了,说随便找个工作挣得都比剃头多,我家这个老行当将止步于三代。”黑叔感慨道,为了将这个行当延续下去,他也曾硬拉着侄子来学艺,费尽心力去培养,结果只坚持了几年,侄子就另谋出路了,而自己的儿子更是连学都不愿意学,嫌弃这个行当赚不了什么钱。

黑叔说,尽管这个老行当没落至此,但他从未想过放弃,今后也依然会坚守下去,直到剃不动为止,“不为什么,就是舍不得,毕竟这个行当陪伴了我大半生,也给我们家创造了现在这个生活。现在每天给顾客剃头,大多也是闲话家常,就当个寄托。”

寻找新生的“挽面师”:

网上收徒传手艺

拉了14年面毛的景姨在网上分享手艺,称要1元收徒,阿里专程派人来莞推广

“挽面”14载的景姨

坐标:厚街镇虹桥市场二楼

“很多人都觉得这项手艺既辛苦又赚不了钱,所以都不肯学,我真的希望有人能把这项手艺传承下去,我也很愿意教她们。”

东莞时间网讯(记者 尹金钟)“四脚相碰,四目相向,一人咬牙根,一人在忍痛。”“挽面”,又称“开脸”“拉面毛”,是一种用麻线绞去脸上汗毛的中国民间美容术。

近日,厚街镇虹桥市场二楼一档口,有一团队拿着摄像机在拍摄一位妇女帮客人“拉面毛”,现场吸引了许多路过的市民围观。原来,拉了14年面毛的景姨,不久前在阿里巴巴旗下闲置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分享自己的手艺,称要1元收徒,让传统手艺后继有人,吸引了阿里巴巴文化部专程派员从杭州飞来厚街探寻这门手艺。

14年“拉面毛”手艺面临失传

据介绍,“拉面毛”,是旧时一种传统的美容法,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尤其盛行。但随着如今美容院和化妆品渐渐增多,“拉面毛”这种传统的美容法已经日渐式微了,甚至连“拉面毛”这项手艺的传承人也越来越少了,正面临失传。

景姨就是其中一位“拉面毛”传承人。景姨今年46岁,厚街镇桥头社区人,很喜欢“扮靓”,但又想用比较天然的方法,所以专门学了传统美容法“拉面毛”。2004年,她便在虹桥市场一边卖玩具一边帮人“拉面毛”,同时还有点痣、修眉毛等服务。

由于景姨手艺好,所以很多街坊都喜欢找她“拉面毛”,“过年前的生意最火爆,一天就有30多个人排队。”景姨说,其中大部分都是老主顾,有中年妇女,也有年纪比较大的婆婆。近年来,年轻的群体也喜爱上“拉面毛”,甚至连男顾客也在悄然增加。

上“闲鱼”找传承人引发关注

但让景姨头痛的是,随着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她想找个年轻人传承自己的手艺,但没人愿意学。“很多人都觉得这项手艺既辛苦又赚不了钱,所以都不肯学,有不少年轻的女性曾经说过想学,但都不见她们来,很可惜。我真的希望有人能把这项手艺传承下去,我也很愿意教她们。”景姨无奈地告诉记者。

一次偶然的机会,景姨听到一些来开脸的90后客人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可以借助网络寻找传承人,“闲鱼”就是其中一个寻找传承人的平台。于是,景姨就将自己的想法以及为客人“拉面毛”时的照片发到“闲鱼”上打算1元收徒,并写道“祖传开脸非遗级手艺,广东人千年祖传手艺,非遗级拉面毛,比去美容院都好。想更多年轻人把手艺拾起来,免费都可以,不然要失传了,很可惜。欢迎来我档口,和大家分享……”很快,该消息就得到了许多网友的关注。

阿里派人来厚街寻访手艺人

更意外的是,“拉面毛”这门手艺吸引了阿里巴巴集团文化部的关注,并专程从杭州来到厚街寻找“拉面毛”传承人。“景姨将‘拉面毛’发到闲鱼上没多久我们就注意到了,我们了解发现这门手艺非常独特,仅仅用一根细线就可以将脸上的汗毛拔掉,还有美容效果,觉得很好奇。”阿里巴巴集团文化部相关负责人姚小姐说,更让她感动的是,虽然“拉面毛”已经发展成一门闲置的手艺,但景姨在一市场档口里仍在坚持着这门手艺,还愿意免费传授这门手艺给年轻人。

阿里工作人员来到虹桥市场找到了景姨。此时,景姨正在为街坊“拉面毛”,只见她将一根棉线缠绞成三根,并分成两角交叉状,一端在手,另一端用牙齿咬着,双手一拉一合,一松一紧,细棉线绞缠分合在顾客的脸上“挽”。阿里巴巴集团文化部的工作人员一边认真地观看,一边惊叹连连,并纷纷拿起摄像机将这一画面拍摄下来。有工作人员也亲自体验了一番,“虽然刚开始觉得挺痛的,但拉完之后确实感觉皮肤变得滑溜溜了,很神奇。”该工作人员说。随后,工作人员也对景姨进行了采访,深入地了解“拉面毛”这门手艺。

将借助平台力量呼吁更多人传承

据介绍,“闲鱼”是一个亿万级分享经济的平台。2017年“闲鱼”战略发布会发布新定位,从一个闲置二手交易平台升级为分享快乐、健康全功能的平台,它通过人与人之间对时间、空间和物品的分享,达成人与人之间的链接,并为用户赋能。

“‘拉面毛’是一门闲置手艺,也是传统文化。‘闲鱼’不光光只是商品交易,还可以技能分享,我们希望借助‘闲鱼’平台的力量,让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了解‘拉面毛’这门传统手艺,并呼吁更多的年轻人来传承这门手艺。”姚小姐表示,“拉面毛”是“闲鱼”平台重新定义后的第一个项目,接下来,他们还会寻找更多的传统手艺,并为这些传承人专门开辟一个“非遗绝世技艺挂闲鱼”的栏目,让失落的传统手艺不再闲置。

拉面毛手艺“触网”走红

自从拉面毛手艺在“闲鱼”平台上挂置后,就引起了国内许多微博大V、媒体的关注,其中有着2千多万粉丝的微博博主“思想聚焦”也转发了景姨在“闲鱼”上招收徒弟的消息,写道“棉线完爆玻尿酸,开脸大妈1元收徒”。目前,该条微博引起了不少网友热议,转发有1千多条,评论有4千多条,点赞有1万多。网友们纷纷评论道“拉面毛这个手艺的确挺好,不希望失传。”“挽面,现在慢慢都没有了,很可惜。”

近日,杭州本土的公众号“老斯基野驶”也发布了一条“她是东莞至今仍靠脸吃饭的女人”的文章,文中讲述了景姨拉面毛这项绝活,以及有关拉面毛的发展历史等,呼吁更多人关注拉面毛这项手艺。这篇文章引起了许多网友关注,目前阅读量已达十万+。当天,“闲鱼”平台也将采访景姨拉面毛时拍摄的视频发布在秒拍视频上,目前点击量已有40多万。


负责编辑:莫凤英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