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林叔,愿您在天国的三分球投得更漂亮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8-01-12 10:47:03 记者:刘爱琳 王晨征

林叔,愿您在天国的三分球投得更漂亮

陈建枝

9日凌晨,当笔者走进重症室,林叔已然魂归天国。握着他尚有余温的手,看着他并不苍白的脸上微微上翘的嘴角,老人家走得相当平静。

痛极痛,夜冷途风雨飞。

夜半走在回去的路上,眼泪才开始扑簌的掉了下来。同林叔共处的往事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出来。

“你负责做事,我负责喝酒”

刚到宏远年轻气盛,饭局上斗酒少不了。可能看出我有些吃不消,林叔找我约定:“我负责饮酒,你负责做事。”我当时很认真地答应了,从此滴酒不沾。现在回想起来,他是公司一把手,难道就只饮酒不做事吗?分明是体贴我、保护我啊。

“我站着死,唔跪着生”

林叔朋友多,既有政经圈巨贾鸿儒,又有星斗小民。我初时很好奇,但接触久了,我摸到一个规律,就是他所有的朋友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真”,讲究的是真情真义。许多人都说林叔“长情”,这是有“真”作为坚实的基础,这也是为什么宏远几经风雨却屹立不倒的原因,也就是得道多助吧。

林叔待人平和,生意伙伴、公司部属都乐于亲近他,但他也是个倔强的人,他嫉恶如仇,原则问题决不让步。遇到要挟的时候,我听到最多的那句话就是“我站着死,唔跪着生!”

“陈林篮球、陈建枝足球。那是表扬我们呢”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广东宏远足球队叱咤中国足坛,篮球队黄云龙、关德友、张勇军、李春江等国手云集,公司刚上市,家大业大,我星期一至五处理完商务后,周六、日还得拖着疲累的身体到广州二沙头和东较场督导训练和比赛。当时社会上闲传,宏远这两个人一个喜欢篮球一个喜欢足球,都是不务正业。我将这忧虑告诉林叔,听后他笑着跟我说,人家那是表扬我们呢,你看每到比赛,几万人拖家带口忘情呐喊,我们带给人们多大的快乐呀,关键的关键是比赛要精彩,这是我们回报社会的小心意。

“要员工都像你这样,那就没你总经理的位置了”

林叔读书不多,却有辩证的思维,深邃睿智。年轻少不更事,肩膀嫩、担子重,工作每不如意我就易找同事“晦气”,大声斥责。有一次被林叔看到了,他拉我到一旁细声说:“你不能将对自己的要求来对待员工,如果他们都有这境界和能力,那就没有你总经理的位置了。”类似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林叔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

“企业要有社会担当”

2002年我任南城书记时规划建五个公园,其中一个就放在位于运河和厚街水道的宏远小岛。那里宏远公司正规划建几百套别墅。当时有董事找我:“陈总你可别‘手指扭出’啊,你这样做直接损失公司几个亿!”当时宏远正处在困难时期,我去林叔办公室谈我准备将小岛征过来做一个体育公园的构想,并且告诉他按国家征地规定每亩最多给宏远1万多元。林叔听后站起来说:“建枝你尽管做,就算政府不给钱也不要紧。做企业要有社会担当。”当时我准备了许多话想说服林叔的,但这时却愣在那不知所措了,这说明了我的情怀情操都比不上他老人家。

“退一步再投篮”

林叔日理万机但却充满活力,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他对篮球的酷爱。每当繁杂的事务过后,他都会约上三五同好到场挥汗。除了满场飞之外,他打球有一大特点就是三分神准。每每他拿球,粉丝们就会齐喊“三分”。这时的他即使是跨过三分线也会将脚退回来补个三分。

在林叔与病魔搏斗的最后那段日子里,我收到他大儿子海涛发给我的一段视频:吼吼连声的画面里,有个老人扎着马步,频频出拳。我好奇心大起,复了一个信息:“他耍的是哪门哪路?我怎么不知道?”答曰:“陈家拳,自创的。”

我与林叔相交二十多年相差二十多岁,可说是忘年交、莫逆交,我宦海沉浮,他商旅劳顿,但一刻都没断过相互的关心。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林叔,愿您一路走好,天国里再多投些三分球!


负责编辑:莫凤英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