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美朝首脑同意会面但仍存变数,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任重而道远

来源:新华社 2018-03-14 09:22:17 记者:

■金正恩与特朗普 资料图片

美国白宫8日晚证实,特朗普同意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以推动“实现朝鲜半岛永久无核化”的目标。当天到访白宫的韩国官员表示,金正恩此前在会见韩方特使团时还做出了朝方对半岛无核化以及避免进一步核试和弹道导弹试射的承诺。12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说,“全心期待”美朝领导人的会面。

分析人士指出,半岛局势近期由“冷”变“暖”并非事出突然,而是在情理之中。美朝领导人若能按计划会面,将为半岛问题的解决注入新动力。但须客观认识到,美朝首脑会面能否举行仍存变数,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任重而道远。

特朗普与金正恩同意5月底以前会面,让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解决朝正确方向迈出积极一步。美方缘何“接招”朝方会面提议?双方如果见面,将在哪见面、谈些什么?

【缘何会面】

顺势而为 各取所需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特使郑义溶8日晚在白宫宣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意5月底以前见面。

美朝领导人有望会面的背后,凸显朝鲜半岛以及美朝国内相关局势正走向“十字路口”,是双方顺势而为、各取所需的结果。

分析人士指出,半岛局势近期向好发展,并非事出突然,而是在情理之中。平昌冬奥会期间,朝方没有进行新的核导试验,美韩也暂停了针对朝方的联合军演。事实证明,中国提出的“双暂停”倡议是一剂对症下药的良方,为南北改善关系营造了最基本的条件。

分析人士指出,朝鲜此次向美国递出“橄榄枝”,是为了解除其在国际社会的孤立处境,同时也有缓解因制裁导致的国内经济困难的考虑,因此以开放姿态主动推进对话。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说,从朝方角度说,它现在希望缓和国际压力,争取制裁放松,“这种缓和体现为北南关系缓和,以至朝美关系缓和”;从美方角度说,特朗普政府对朝“极限施压”濒临十字路口。这种情形下,“如果有缓和局面的可能,如果会面有促成对话甚至谈判的可能,特朗普乐见其成”。

在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俊生看来,就朝核问题,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显现有别于历届美国政府的变化,传递出解决这一问题较为强烈的政治意愿,而借助外交手段、经由对话解决,无疑“成本最低”。

“朝鲜这次提出可以对话,可以讨论无核化,可以暂停核武器和导弹试验,其实满足了美方条件,”王俊生说,因而“美方觉得可以谈一谈。如果谈成,成本最低”。

【存在变数】

能否实现会晤仍是未知数

关于美朝首脑会面能否最终举行,目前仍存在变数。分析人士指出,为实现首脑会面,朝美需要启动工作层面的磋商。如果美朝双方在接触中,立场“温差”太大而难以弥合,美朝首脑会晤恐难如期举行。

特朗普表示愿意与金正恩会面后,白宫开始了紧张的筹备工作。在外交官员短缺的情况下,特朗普突然做出这个重大决定,使不少高层官员措手不及。

据《华尔街日报》9日报道,当时与特朗普一起会见到访韩国官员的,还有美国副总统彭斯、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国安会亚洲顾问博明、白宫幕僚长凯利、副总统幕僚长埃尔斯,及副国务卿苏利文。有一小部分白宫官员知道韩方会转达朝鲜的邀请、特朗普也会同意会面,但特朗普决定让韩方宣布这一决定,却出乎美方的意料。

一名白宫官员透露说,特朗普之所以突然表态,是为了防止有人走漏消息并进行歪曲。

一名高级官员对《纽约时报》透露,包括马蒂斯和麦克马斯特在内的一些顾问对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会晤表达了担忧,但没有人明确反对。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9日表示,只有看到朝鲜采取具体措施兑现承诺,特朗普才会与金正恩举行会面。朝鲜方面此次作出了重要承诺,包括弃核、停止核导试验等。美国期待朝鲜采取的具体措施之一就是在两国领导人会面前即开始无核化。

白宫后来澄清说,桑德斯并不是为会晤提出更多先决条件,而是强调了如果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或者干扰美韩军演,可能会导致不利后果。

在美国国务院,尽管有些外交官低调支持特朗普的决定,但也有人担忧白宫里的“鹰派”可能阻碍会晤进行。他们认为,白宫此前对制裁和军事选择的考虑超过了外交手段。一些官员告诉《纽约时报》,他们认为会晤举行的可能性低于50%。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9日表示,虽然美朝对话的条件尚未成熟,但美方对双边对话持开放态度。他表示,美朝领导人会面的时间和地点还需几周才能确定。

【何处会面】

外媒盘点“特金会”见面地点

特朗普与金正恩如果见面,将在哪里见面?

目前,瑞士和瑞典都表示愿意充当美朝会面的“中间人”。而在外媒进行的大盘点中,包括美朝中日韩在内的其他国家也纷纷入选。

据路透社报道,瑞士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11日表示,瑞士正在与相关方进行接洽,愿意帮助美朝展开会谈。但会谈选在何时、何地,以及如何进行,最终还是取决于当事国。

事实上,中立国瑞士不仅是很多重要多边磋商的首选之地,与朝鲜也颇有渊源。1974年12月,瑞士与朝鲜正式建交。次年9月,朝鲜在瑞士首都伯尔尼设立大使馆,这也是朝鲜在西方国家开设的第一家常驻大使馆。1995年起,通过瑞士发展合作署,瑞士政府成为西方最早开始推进对朝援助事业的国家。

韩国外交部曾表示,通过参与监督朝鲜半岛停战的中立国监察委员会活动、对朝人道主义支援和两国间政治对话,使瑞士获得了朝鲜的高度信赖。

另据报道,金正恩年少时曾在瑞士伯尔尼的一所国际学校就读,但这段经历从未得到朝鲜官方的证实。

与此同时,瑞典也表示愿意主办美朝会谈。据瑞典“Thelocal”新闻网报道,“如果我们能以任何形式提供帮助,我们将义不容辞,”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10日在卢森堡举办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

勒文在接受瑞典通讯社采访时表示,瑞典将在朝鲜问题上扮演美国“保护国”的角色,“我不想对会谈的结果有过多猜测,”勒文表示,“但我们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是美国的保护国。而在上世纪70年代初,我们在平壤就设立了大使馆,这让我们感觉我们与朝鲜建立了彼此信任的关系。”据报道,瑞典驻朝鲜大使馆此前也曾举办过朝鲜与其他国家的会谈。

《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等多家美国媒体也将瑞典列为最有可能的美朝会谈举办地之一。

那么,朝鲜和美国是否会有可能举办这次会面?多数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和金正恩前往对方国家参加会晤的可能性不大。

美国一些专家认为,尽管特朗普曾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宴请多位国家元首,但不太可能邀请金正恩来华盛顿。华盛顿美国和平研究院朝鲜问题专家弗兰克·奥姆则表示,“站在美国的立场上看,让特朗普前往朝鲜访问的可能性也很小。”

另一方面,自金正恩2011年掌权以来,还从未离开朝鲜,有人猜测他前往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可能性较小。

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六方会谈前美方代表团团长克里斯托弗·希尔提出了一条“两全之计”,即选择第三方作为会谈地点。他提到了美苏冷战时期的一次关键性会晤——“邮轮会谈”。1989年,老布什与戈尔巴乔夫在一艘停泊在欧洲岛国马耳他港口的苏联邮轮上会面,从而结束了冷战局面。

据外媒报道,除了“两瑞”和美朝之外,韩国、日本、中国等也都被列入 “候选”名单。

路透社称,韩国济州岛或者朝韩边界的板门店非军事区有可能成为会晤地点。英国《卫报》则认为,韩国、中国、日本、纽约联合国总部都有可能成为会晤地点。

目前,对会谈地点仍然有诸多猜测,而平壤和华盛顿也没有明确表态。但无论如何,地点的选择都不会比会谈内容更重要。“我既兴奋又害怕。这两种情绪在我内心交织。这可能是美朝关系的新开始,也可能搞砸了,把我们都推向更危险的境地,”马萨诸塞大学安全事务高级研究助理吉姆·沃尔什说。

【会谈内容】

循序渐进 分步推进

蒂勒森8日说,美国与朝鲜之间应首先探讨开始“对话”,现在谈论“谈判”为时尚早。这一表态早于特朗普宣布同意与金正恩会面。

在刁大明看来,即便美朝领导人会面,可能也仅仅只是“会面”,“也许连‘对话’都谈不上”。“对话包含特定议题和议程。从当前各方表态看,这只是一个双方领导人面对面的机会。两人会面将向外界释放积极信号,但不太可能一蹴而就收获实际结果。”

王俊生说,美朝领导人如果见面,首先要了解对方的意图、了解对方想要什么,然后才能确定对话形式和目的,最终触及“实质性议题”。这个过程需要处理好一系列技术性事务。

一些分析师说,美国希望彻底消除朝鲜能够威胁美国本土的所有能力,包括核武器;朝鲜坚信只有拥有核力量才能确保本国安全。两国至今没有签署和平协定。

要解开这个“结”不容易。为切实推动对话进程,中方提出以“低门槛、同步走、小步走”的方式作双边和多边互动,强调一切以谈为重,一切从谈开始。

刁大明说,朝鲜半岛问题相关方乐见当下积极进展,真心希望美朝双方破除所谓追求“绝对安全”的困境,对推动半岛无核化和地区安全产生积极影响。

王俊生说:“只要能谈就是好事,如果美朝能达成和平协定更好。”

【中方表态】

中方予以充分肯定支持

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对美朝双方就直接对话释放的积极信息表示欢迎。

耿爽说,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解决正继续朝着正确方向迈出步伐。中方对有关各方致力于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予以充分肯定和支持。

耿爽说,正如王毅外长8日在两会记者会上指出,接下来的关键,是各方积极呼应,形成合力,共同把半岛局势重新纳入和平稳定的轨道,把半岛核问题重新纳入对话解决的轨道。王毅外长还特别指出,和平必须争取,机遇需要把握。我们希望各方都拿出政治勇气,作出政治决断,尽快开展一切必要和有益的双多边接触,全力推动重启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对话谈判。中方将为此继续作出不懈努力。

【缓和信号】

“战术”调整还是“战略”改变

美朝两国元首可能会面的消息,为目前朝鲜半岛自去年底持续至今的缓和局势再次注入了积极因素。如果仔细分析,目前的缓和信号依然停留在表面,这究竟是“战术”调整,还是“战略”改变,仍待观察。

自现任的美国领导人上台以来,已经进行了四轮对朝制裁,一次比一次严厉,但美国并未使用军事打击这个选项。这说明,美国希望通过极限施压达到最终对话的目标。美国实际上积极参与了韩朝互动,韩美在整个过程中都在演一曲双簧。如果没有一个长期战略的预判和一个基本前提条件的满足,美国不会这么快就给予积极的回应,这说明美韩之间有默契,也说明美国设置的前提条件,朝鲜给予了积极的回应。实质上这是美国施压后紧跟着的手段那就是极限对话。

会面可能取得的成果,一蹴而就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是不现实的,即使达成了某种协定,双方在标准认定上还是会出现偏差,不排除再次出现以前那种撕毁协议的情况。朝韩和朝美峰会本身就给国际社会释放了积极的信息。各方需要达成政治互信,包括如何平等对待朝鲜及其安全保障,停战协议转化为和平条约和体制保障问题。但不管成果如何,出访本身就已经带来了巨大的政治效应。访问计划已造成东北亚乃至整个世界地缘政治板块的剧烈运动。

依照刁大明的说法,无论朝韩对话还是美朝对话,各方妥协的出发点主要是为后续对话创造良好环境和理想氛围,离解决半岛核问题仍有距离。

如今,机会之窗再开,议定中的朝美峰会是一次巨大突破,但要由此彻底改写半岛历史与地缘格局,不仅需要双方的胸怀与信任,更需要彻底摒弃冷战与零和思维。


负责编辑:莫凤英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