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星期三

无锡外卖“淘金”记:被约谈后各平台对用户补贴减少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8-04-17 10:30:03 记者:陈维城

4月12日,一家饮品店门前等待取外卖的滴滴外卖骑手与路过的美团外卖骑手。B04-B05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混战之下,无锡外卖“淘金”记

滴滴外卖“高薪”招骑手,美团饿了么提高补贴迎战;被工商部门约谈后,各平台补贴减少,订单量下降

“有锡兵,天下争;无锡宁,天下清。”这是《东周列国志》关于无锡之名由来的记载,也是无锡对外介绍最广为流传的版本。

无锡没有“锡”,但无锡有“金”。4月9日,滴滴外卖经过8天的试运营后在无锡全城上线。一时间,滴滴、美团、饿了么平台纷纷祭出补贴大招,无锡这个江南小城陷入外卖狂欢之中,市民享受了一场几乎不要钱的外卖盛宴。在此之前,外卖铁军已经闻声而动,早就准备好大赚一笔。滴滴外卖无锡开城,骑手接送一单15元起,一夜之间无锡满城尽是外卖骑手,甚至大批上班族与外地骑手也加入浩荡铁军,前来“淘金”。

4月11日,无锡工商局约谈三家外卖平台后,市场降温,平台对用户的补贴力度减少了,订单量也下降了。

商战之下,无锡不宁。

4月12日,新京报记者深入无锡,访商家,采骑手,还原无锡在滴滴外卖、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大战中所经历的厮杀。

4月12日,无锡街头跑过的滴滴外卖、美团外卖和饿了么骑手。

滴滴外卖高补贴开道,骑手日入千元

滴滴外卖的出现,吸引了不少资深外卖骑手加入。有滴滴外卖骑手称,刚开始几天,一天收入千元不是梦。

“滴滴外卖,开城大卖。”4月1日,严军开启了滴滴外卖的骑手工作。“准确地算,全职的周薪是2500元,每个星期提现一次。如果跑到全无锡前500名,每周额外奖励500元,努力跑可以挣到一个月一万二。”严军早早就在朋友圈给同行们做起了宣传。滴滴外卖开出的待遇着实令他动心,也激发了他的斗志。

4月8日夜,滴滴外卖无锡全城上线的前一晚,严军和同事在站点附近的宾馆开了一间房,为的是养足精力,备战次日的“开城大卖”。“4月9日,滴滴外卖给用户发了4张优惠券,分别是早餐券、下午茶券、夜宵券,满20元减18元;另外一张满25减15的外卖券。”严军笑着说,优惠券这么多,全城点外卖的新闻也不足为奇。

滴滴外卖宣布,4月9日当天订单量33.4万单。这个数字看似不可思议,但在严军看来却是情理之中。

滴滴外卖争用户舍得让利,抢骑手同样也不吝啬。“正常接一单15元,10:00-13:00,16:30-19:30高峰期每单25元起。”严军介绍,单量因人而异,刚开始几天七八十单没有问题。“滴滴还推出叠加高峰冲单奖,完成20单奖150元,完成30单奖300元,完成40单奖500元(取最高奖励发放)。”

在无锡街头,身着橘色和黑色相间服装的滴滴骑手随处可见,成为了无锡的一道风景线。“今天忙疯了,我们都忙到现在,还没停呢”。4月10日晚上10点,滴滴外卖自由骑手王成在混战两天后显得疲惫不堪,“没办法,过两天就好了。”

“无锡外卖翻天覆地了。”王成介绍,此前无锡外卖市场美团第一、饿了么第二、百度外卖第三。滴滴外卖的出现,吸引了不少资深外卖骑手加入。王成此前就是众包平台的骑手,“滴滴外卖宣传待遇那么高,我就试着去申请了。刚开始几天,一天收入千元不是梦,有些人跑得更多。”

在滴滴外卖进入之前,无锡城的外卖骑手接一单也就4元左右,平均一天也就20来单。4月12日,在无锡工商约谈商家外卖平台之后,虽然订单量没有之前多,但王成依然忙个不停,“先干着看看吧,能赚多少是多少。”

美团与滴滴外卖“不相容”,但有骑手同时在电瓶车上放置了两家的外卖箱。

上班族客串,外地骑手来了又回

无锡外卖小哥“赚到”了,引来了一些上班族。还有不少外地骑手远道而来,但由于环境不熟、收入不及预期,一些人又打道回府。

无锡外卖火爆,外卖小哥“赚到”了,一些上班族看到这种情况也坐不住了。“我下班后跑跑外卖,一天顶多跑10单,跑多了电瓶车就没电了。”因为朋友负责滴滴外卖站点,在公司上班的廖杰也加入了外卖大军。

“作为新手我总结了几条经验,第一不能取消订单,第二快到目的地时提前二分钟打电话联系用户,第三如果不熟悉周边环境,建议不接多单。”在滴滴外卖社交群组里,廖杰分享经验,“一天10单,每单15元起,跑了三天,对于上班族兼职也知足了。”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吃上“螃蟹”,目前滴滴外卖的骑手已经招满。“我注册滴滴外卖一周都未通过审核”,无奈之下,主业是厨师的吴永加入了兼职美团外卖。

“现在美团外卖好多都是外地人,兼职的也多,就像我这种业余的。”吴永抱着赚点奶粉钱的想法加入外卖大军,但他发现来晚了。“滴滴外卖刚上线的几天我没跑,现在没活动了。”4月14日晚上,吴永下班后跑了3个小时接了6单。

除了上班族,不少外地骑手也远道而来加入混战,在上海从事蜂鸟配送的陆丰就是其中一个。4月11日一早,陆丰开着电瓶车从上海来到无锡,但他注册的滴滴骑手并没有通过,所以在无锡跑起了美团。

“一单一单地接,跑起来没劲。”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无锡,陆丰不能施展拳脚,“地形熟悉挺快的,但是小区名和楼层号都不熟悉,就不能接顺路单。”11日晚上接了5单后,陆丰就回宾馆休息了。

“回去了,回去了,出餐太慢了,在上海98%的外卖在骑手接单后都已经准备好。”4月12日,陆丰表示适应不了无锡的节奏,加之配送区域不熟悉,接了几单之后决定回上海。

考察后离开无锡的不只是陆丰,还有在合肥从事美团外卖的林闯。“合肥美团外卖一单4元起步,无锡比合肥高一些。”逛了一天无锡的林闯总结道,现在无锡美团外卖一单5块,高峰期一单8元左右。

“价格没有预期那么高,不好干。”4月12日下午,林闯买了一张回合肥的火车票。

看到还有人从外地赶来无锡加入外卖大军,廖杰在群组里一直提醒,“外地的不要再过来了,已经不招人了,都不要了。”


负责编辑:唐嘉骏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