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6日 星期六

史诗级备降!零下数十度与失压环境下,机长靠手动控制和目视完成紧急备降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8-05-16 09:06:17 记者:

■风挡玻璃脱落后的驾驶舱受损严重

■客舱内杂物散落一地

■乘客戴上氧气面罩

■5月14日拍摄的发生故障后准备降落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川航3U8633航班

■机长刘传健

事发航班:川航3U8633航班

飞机机型:空客A319

飞行任务:执飞重庆—拉萨航线

机上人员:乘客119名,机组成员9名

起飞时间:5月14日6时27分从重庆江北机场起飞

事发时间:7时左右,驾驶舱右座风挡玻璃出现裂纹,之后爆裂脱落

着陆时间:7时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

川航3U8633航班万米高空风挡玻璃脱落,在零下数十度与失压环境下,机长靠手动控制和目视完成紧急备降,128条生命平安归来……

5月14日早上,执飞重庆—拉萨航线的川航3U8633航班紧急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119名机上乘客互相拥抱,击掌欢呼,感叹“活着真好”。

紧急备降之前,3U8633航班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机组正确处置,飞机于7时46分左右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128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平安落地。

随着更多细节披露,网友纷纷为机组人员点赞,业内人士认为这次航班紧急备降堪称“人类航空史上的奇迹”、“史诗级”备降。

事发:驾驶舱风挡玻璃爆裂

14日早上6时27分,川航3U8633航班从重庆江北机场起飞。

7时左右,飞过成都后100公里~150公里位置时,驾驶舱右座风挡玻璃忽然出现裂纹。

“不好!”曾担任多年空军第二飞行学院教员的机长刘传健心里咯噔了一下。飞机此时位于9800米的高空,由于舱内外气压差,驾驶舱玻璃上承受的压力可以按“吨”计算,这很可能导致风挡玻璃破碎。必须马上备降!

机组立即向空管部门申请下降高度,并请求备降最近的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成都区域空管部门马上发出相关指令,引导航班返航。

就在此时,“轰”的一声,风挡玻璃承受不住高压突然爆裂。就像一个扎紧的气球被针突然刺破,猛烈的风一下涌进来,仪表上的东西瞬间被吸了出去,低温、噪音瞬间充斥着整个驾驶舱。

刘传健经历过无数次“玻璃爆破”的模拟演练,深知面对危险,最重要的是按照程序处置,不能让飞机失控。他急速下降飞机以减压,并抓住掉落的氧气面罩戴上,发出7700紧急代码——这代表飞机出现紧急情况。

乘客:“完了,完了”

飞机下降得很快,最高达到了每秒钟51米。飞机刚刚飞了半个多小时,正是吃早餐的时间,乘务员推着餐车,给乘客们发放早餐。

第一次坐飞机的四川西昌籍旅客骆田正准备享受早餐,突然,飞机开始剧烈抖动,小桌板上的餐食掉到地上,氧气面罩从头顶掉了下来,他心里一沉:“完了,完了。”

靠近走廊位置的四川隆昌籍旅客马孝兵正在吃早餐,飞机剧烈晃动,他的手臂撞到了附近的硬物,看到行李舱的东西在往下掉。“出事了!”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25岁的西藏拉萨籍旅客平措正在打盹。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机舱骤然变暗,氧气面罩垂落,飞机失重急速下降,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飞机下方的冰山……

飞机不再继续下降,平稳地向前飞行。惊慌未定的骆田戴上氧气面罩,看看邻座,彼此的眼中都是恐慌。有的开始发问:“发生了什么事?”乘务员没有解释,只是反复说:“请大家在原位上坐好,戴好氧气面罩,请相信我们,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带大家备降地面。”

备降:机长凭目视驾驶飞机

此时的驾驶舱,正经历着生死劫。噪音巨大,听不到无线电指令;瞬间失压,眼膜、耳膜、皮肤被巨大的力量撕扯着;极寒低温,气温零下40℃,刘传健和副驾驶徐瑞辰只穿着短袖。系着安全带的徐瑞辰不由自主被“吸”了出去,半个身子到了舱外!

飞机在7000多米的高空,下面是川西高原的冰山。刘传健用力控制住飞机。当时的飞行速度是800~900公里/小时,零下数十摄氏度的低温。刘传健在这条航路飞了上百次,凭着目视驾驶飞机,使其平稳飞行。

成都区域空管部门,也是一片忙碌。无线电联系断掉了,根据雷达信号,飞机还在正常的轨迹上。按照正常的应急程序,不断给机组发出指令,告知坐标、高度等。同时,向同一航路上的其他航班发送指令,要求避让,腾出空中绿色通道。

7时46分,航班安全降落。所有乘客平安落地。

此次事件原因正在调查中。

■延伸阅读

“奇迹”备降到底有多难?

中国民用航空西南地区管理局局长蒋文学介绍,此次航班备降情况非常危急,在万米高空中飞机前风挡玻璃被吹掉,飞机瞬间处于失压、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低温状况;当时飞机的飞行速度每小时八九百公里,带来的强气流导致仪表板受损。这种情况下还能把飞机控制住,能安全降落确实是人类航空史上的奇迹。

32000英尺:在这个高度,30秒内人就会意识模糊

随着四川航空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的相关信息逐渐披露后,业内纷纷表示,这是一起非常罕见的重大特情,从FR24提供的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该航班大约在北京时间早上7:07开始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7:11左右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7:16再度由24000英尺降低高度,直至平安着陆在成都机场。

业内一位有丰富高原民航飞行经验的飞行员表示:“运气好的是,这架飞机当时的位置刚好位于进藏航路刚进山区的地点,掉头回成都很快就能出山,下到更低的高度,不然进了山后,由于山区原因,高度不能下,只能保持最低安全高度,在那么低的温度,又缺氧的状态下,飞个十分钟都是很困难的。”

记者采访到几位飞行业内人士,他们认为,事发后机长的冷静和专业是成功处置的关键。此外,飞机刚飞出成都,未进入群山也是一个关键因素。

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飞行训练标准处处长葛志斌高度评价了机组人员,尤其是驾驶人员在此次飞行特情中的表现。他表示:“高空驾驶舱玻璃碎裂会造成失压,机组人员有可能被吸出窗外,面临极大的生命危险。”另外,气压下降,会出现呼吸急促,心率加快的现象。“在那个高度,30秒内人就会意识模糊,再加上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处惊不乱、有条不紊地处理特情,非常难得。”

13秒:机长只有这点反应时间

据一名业内人士透露,此次备降是一起值得记入航空史的事件。飞机的巡航高度一般是在平流层的底端,而平流层的底端是绝对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它的温度一般可以达到零下四五十摄氏度左右。强风加上亚音速的强气流,会使体感温度瞬间达到零下五六十摄氏度。紧接着还有气流的冲击,犀利的气流冲击是非常影响驾驶的。这是历史上第二次(机舱玻璃爆裂)。机长只有13秒的时间反应,戴上氧气面罩。从窗户破了到他反应过来,只能花13秒,这13秒的时间只要一过,飞机就完了。其实,按照规定最少限制是7秒,剩下的6秒钟时间内,戴上氧气面罩、打开氧气开关,需要4秒钟,实际操作时间只有两秒钟,去思考下一步应该做什么。这就要归于平时的训练和经验,必须点赞。

■链接

航空史上类似事故仅一例

飞机前风挡玻璃因为各种原因,如鸟撞、冰雹、自发地出现裂纹的事故很多,几乎每年都有,但极少有完全脱落的。民航大型喷气式客机在飞行中前风挡玻璃脱落的故障,之前有记载的仅英航一例。

1990年6月10日,英国航空5390班机在爬升到5300米高空时,驾驶室发出巨响,一块风挡玻璃突然飞脱,机身立即在高空失压,并将机长吸出机外。凭着副机师的努力,22分钟后,航机安全降落于南安普敦。机上87人全部生还,机长也奇迹般生还。后来,该事故被录入纪录片《空中浩劫》第二季。

有网友评价,“相比5390班机是在5300米遇到风挡玻璃破裂,3U8633航班是从近万米的高空遭遇这一切,并顺利备降,这堪称世界级备降奇迹。”

惊魂46分钟

1.起飞

川航重庆飞拉萨3U8633航班于5月14日6点27分起飞。

2.破裂

7点左右,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当时距成都大约在100公里至150公里。

3.失压

飞行员首先面临失压,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温度骤降到零下40摄氏度左右。监测显示,当时飞机飞行高度为32000英尺。

4.失灵

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极大,飞行员什么都听不见。大多数无线电失灵,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驾驶舱和客舱是密封隔绝的,因此失压、降温没有对乘客造成影响。

5.下降

机长手动操纵飞机从32000英尺左右高度紧急下降至24000英尺,同时向地面管制台发出了7700的指令,相当于是表示“现在我需要帮助”。

6.着陆

7时46分,事发航班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天气帮了很大的忙。当时能见度非常好,如果是伴随降雨或者天气状况不好的话,后果无法预料。

■揭秘英雄机长

3U8633航班机长刘传健:

全优毕业,曾执教飞行学院多年

5月14日晚,见到3U8633航班机长刘传健,他已经换上整齐的机长制服。语速很慢,言语沉静,完全看不出才带着100多人穿越生死,安全备降。

记者采访到刘传健在空军第二飞行学院期间的战友赵先生,请他介绍这位创造奇迹的机长。

赵先生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刘传健成为空军第二飞行学院的一名学员。他爱打篮球,个头不算太高,一直打前锋,灵活多变反应敏捷,弹跳力、协调性好,上篮两三个人都防不住他。打前锋需要敢冲敢闯,飞行员要训练心理素质,“这跟他今天能够备降成功有直接关系”。

飞行技术非常好,责任心强、爱学习。1995年,刘传健成为空军第二飞行学院一名飞行教员。从学员到飞行教员,跨度很大。进入飞行学院,也并不意味着就可以留下来,“有70%的淘汰率,有时候进来二三十个人,最后可能只有一两个人能留下来。”成功留下来的学员,需要每一个科目都拿到5分的满分,才能成为一名飞行教员,“这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说明他是全优学员!”

空军第二飞行学院的每一位学员都要进行特情处置训练,其中就有与本次事故类似的“玻璃爆裂”。

作为教员,刘传健带过很多学员进行这样的训练。刘传健训练所用的飞机是初教-6——一款常用的螺旋桨初级教练机。他常用这款飞机进行特情处置训练,飞行过程中,机舱顶的玻璃会突然向后滑落,“就是假装玻璃爆裂”。

不过,本次事故,刘传健面临的情况与训练时完全不同。初教机飞行速度一般为200公里/小时,进行特情处置训练时会降至100公里/小时左右,而本次事故飞机速度至少有600~700公里/小时,再加上气压和超低温因素,因此,能安全备降才称得上是奇迹。

文图/据新华社、四川日报、成都商报

负责编辑:liangji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