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综艺节目粉头卷款喜提海景房传言背后:无人监管的粉丝集资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7-13 09:25:44 记者:陈宇曦 实习生 刘婷婷

《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两档养成类选秀综艺的走红,带火了一批粉丝圈词汇,如“打投组”、“轮博女工”,以及“粉丝集资买卡”。

今年6月,在《创造101》决赛期间,网上流传,有粉丝为了送心仪的选手“出道”(指的是结束练习生身份,正式进入演艺圈),有自发性形成的粉丝组织,通过OWhat、摩点等粉丝平台为偶像集资超千万元用于购买腾讯会员或是进行其他应援活动,由空闲时间比较多的粉丝组成的“打投组(打榜投票群)”,统一为选手投票。

有媒体统计,截至6月23日决赛,光《创造101》前两名选手孟美岐和吴宣仪的粉丝集资就都超过千万元。选手之间的才艺比拼,变成了粉丝之家的集资比拼。

摩点平台上的创造101集资应援专区显示,一共有284个集资项目,应援总额超过2000万元。

按照节目规则,花钱送偶像“出道”,只是集资集中体现之一。粉丝组织在明星、经纪公司、普通粉丝和商家之间,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可以为明星向经纪公司争取权益,还自发进行各个数据维护工作,包括维护明星微博的评论数转发数、杂志和专辑销量,在排行榜打榜等,甚至集资后以明星的名义做公益活动。这时,各种为明星集资的活动应运而生。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娱乐法团队合伙人纪玉峰律师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粉丝集资投票等行为,“应该是粉丝个人或者粉丝组织自行组织的一种消费性质的行为。”

“而目前来看,粉丝组织募集资金,其目的是用于投票、买广告位、买产品、买专辑冲销量,甚至是为偶像购买礼物。因此这种集资实质上是一种集资消费,并不存在向粉丝承诺保本付息的情况,没有利诱性,因此在根本上没有引发金融系统风险的可能。说得通俗一点,更像是一种凑份子、众筹。”

不过,并非所有粉丝都赞同集资行为,在《创造101》决赛后,有网友在豆瓣小组上发帖称,某选手家的“粉头”可能卷了集资的钱去“喜提”海景房,网友质疑该粉丝组织集资超过千万,但在决赛当天的集资排行上的数据与其相差甚远,“是粉头喜提海景房了?还是决策失误最后时刻发力?希望粉头快去请个厉害的会计!不然我看这账怎么算!”

豆瓣上有网友质疑粉头集资“喜提海景房”

纪玉峰介绍,若出现集资发起人“卷款跑路”,或者集资款被挪用的情形,这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粉丝们应当保存好出资凭证或打款记录,及时向警方报案。”

纪玉峰称,实际上,近年来“粉头(粉丝团的头目)”的存在已是路人皆知,有的粉头甚至身兼多职,同时打着多个明星或者公司的旗号,成为“职业粉头”。关于集资去向的质疑很多。

对于催生集资风气的选秀类节目,目前监管部门也已经介入。

7月10日,广电总局公开发布《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称,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要组织专家从主题立意、价值导向、思想内涵、环节设置等方面进行严格评估,确保节目导向正确、内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坚决遏止节目过度娱乐化和宣扬拜金享乐、急功近利等错误倾向,努力共同营造暑期健康清朗的网络视听环境。

谁在助长粉丝集资风气

对于为什么会兴起粉丝集资,有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粉丝群体已经将资本和市场的逻辑内化,“这代年轻粉丝,对商业和市场的这套逻辑很接受,很适应,并把这套逻辑融入到粉丝活动中,变成乐趣了。”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有越来越多的“指标”可以衡量明星的影响力。在粉丝看来,为偶像集资,可以集中资金来做一些小额资金办不到的事情,比如让偶像的影像出现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这也是证明其影响力的一个因素。集资的用途,小到制作海报,为明星购买礼物,大到电影包场,购买高价广告位,门类繁多。

日本大型女子偶像团体AKB48普遍被视作充分开发粉丝经济的先行者。成立于2005年的AKB48,每年会举行总选,由粉丝投票选出人气最高的选手,选票可以通过购买专辑来获得,同时,AKB48还经常举行握手会,粉丝同样可以通过专辑购买来获得握手券。不少粉丝为此购买数张数十张专辑都司空见惯。

不过,AKB48的投票史中,也出现过粉丝组织进行集资后未能公布账目明细而被指责涉嫌中饱私囊。

早些年大火的快男超女,以及今年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赛制,正在将粉丝付费的热情最大化。

上述两档节目的规则是由观众投票选出人气最高的几位选手成团出道,完成从练习生到偶像的转变,主打“养成系”概念。

在粉丝看来,投票即可换得偶像实现出道梦想。尤其是在决赛阶段,视频网站推出拥有投票优势的选手定制会员卡,许多粉丝选择了集资让“打投组”来进行投票,粉丝认为,打投组有其投票策略切效率更高,不同选手的打投组之间“换票”,或许比个人直接买卡投票更有优势。

在《创造101》中,由于几位人气选手票数焦灼,更调动了粉丝们集资比拼的需求。《创造101》某位选手的粉丝在决赛介绍后发布微博称:“三十万,换得你第10出道,我愿意,以后请多指教。”

比赛结束后,集资的行为也并没有因此结束,某人气选手点赞粉丝集资为其生日集资应援的微博也引发热议。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的明星团队对粉丝集资并不买账。近日,因网剧《镇魂》而走红的演员朱一龙,有粉丝后援会为其发起集资应援,半小时内筹到了超过40万元。随后朱一龙工作室发布微博称,经过与后援会的沟通,决定退还全部应援费用,“应援占据大家过多精力,请大家不要浪费钱。再次强调,请大家不要在应援这件事上破费,无论是后援会还是其他粉丝组织,希望大家谅解,不要让朱一龙先生徒增担忧。”

资金去向成谜

粉丝集资更大的争议在于资金的流向成迷。

目前,主流的粉丝应援集资平台有OWhat和摩点。OWhat平台《平台应援支持者协议》显示,选择“应援”模板发起的项目,指发起人与支持者共同完成项目、实现梦想的行为,在这一过程中,发起人通过OWhat平台发起项目,支持者进行出资,由发起人按照项目页面承诺利用支持者的出资,代支持者向应援对象提供相应的应援。

7月12日,澎湃新闻记者在OWhat平台应援区看到,由实名认证的“孟美岐撑腰站”发起的孟美岐2018生日应援正在进行集资,应援目标金额为5.2万元,截至7月12日,已筹金额为3.9万元。

该项目的集资介绍显示,“本站承诺所有筹集金额将全部用于孟美岐的生日应援,应援项目:公益应援,宣传应用,礼物应援。”粉丝的集资额从101.5元到1015元不等,可享受到不同规格的礼物,包括透扇、手幅、明信片等。可以看到目前参与集资金额最高的是5277元的一名用户。“孟美岐撑腰站”还称,应援明细留待生日应援结束后详细整理并公示。

《创造101》另一位人气选手也有粉丝会在为其7月31日的生日进行应援集资,目标集资总额为7.3万元。不过,这一集资并未说明资金用途去向,却已经筹得金额2.9万元。在该粉丝会的微博置顶了集资信息,称“我们郑重承诺,生日应援打卡均用于生日应援活动,明细会在活动后数日内于微博公布”。往前几条微博信息则是为该选手购买衣服或者鞋子作为生日礼物应援,这或许是粉丝参与集资的目的所在。

O!What上的粉丝集资

在摩点上,一个已经结束的某日本明星宣传应援上,已筹金额是2.68万元。不过项目简介显示,“本项目为宣传广告的应援,具体项目企划暂时保密,会在最终确定后再向大家公布。”

摩点上一个已结束但未达到目标金额的应援,其项目企划“暂时保密”

这些提供集资信息的平台,实际上也难以对资金用途进行监管。

OWhat平台《平台应援支持者协议》称,应援仅为发起人和支持者之间共同完成的行为,与OWhat平台无关,使用OWhat平台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发起人与支持者自行承担。OWhat称,应援项目支持者出资后,资金将全数结算至发起人,订单修改及收购服务均由发起人负责,如发生发起人收款后未提供相应服务的情况,OWhat将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向支持者提供发起人的相关信息、相应应援项目的数据信息,尽全力协助警方跟进处理。

摩点平台的《众筹协议(适用于粉丝应援、个人愿望)》显示,摩点不对项目真实性作出任何承诺,如发现项目众筹资金没有用到指定用途,支持者可以向发起者索赔,摩点不承担任何责任。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娱乐法团队合伙人纪玉峰律师认为,关于提供集资服务的平台,在项目中的角色为平台方,而非发起者或者支持者,但作为平台,其有义务对具体项目进行形式上的合法性审核。“平台本身对于合法项目的款项的用途并不承担责任,但是,由于平台提供了资金池,其对于资金的提现负有合规义务,比如:确认发起者/提款人的身份信息并要求实名认证;如发现项目涉及违法时应及时封存资金;若在规定期限内无人提款,应将款项退回出资人等等。”

除了OWhat和摩点,有不少粉丝组织也会直接在微博等平台上挂出收款二维码进行集资。

“(参与)二维码(集资),是因为我刷微博刷到这样的(粉丝集资)微博,好多人留言,觉得好像是真的,加上我打的钱不多,就5块10块,也就打了。”一位直接通过二维码参与集资的《偶像练习生》粉丝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目前,粉丝集资的监管可能更多还是来自于发起人的自律以及粉丝的监督,有一些集资的粉丝群体会公开账目明细,而那些迟迟未能公开账目明细或是明细有可疑之处的集资发起人,在“饭圈”会遭到声讨。

未成年人可能也在参与

在豆瓣平台上,有不少粉丝对集资行为进行讨论,有支持者认为:“反正钱也是买票送出道用的,正好博个名声有啥不好的。”而也有网友反感这一风气,“我非常讨厌这种集资风气,能自己花的钱为什么要过一道别人的手?”

该网友认为,集资的形式一是资金流向可能并没有用到偶像身上,二是集资的对象很可能是中小学生,“花5块10块的都是谁,应该是中学生往下吧,向中小学生集资?而且都在一个群里,看到大粉交钱,那些学生就很容易冲动啊!别人有钱花几十万都算爱好,学生花千把块都算拼命。”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在OWhat上,确实对未成年用户使用作出了提示。如果用户选择支付,OWhat平台会提示OWhat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未成年人需在征得监护人同意的前提下使用平台服务。而摩点上为应援项目支付时则未有年龄限制的明确提示。

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

不过,这种粉丝集资行为该如何界定,仍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娱乐法团队合伙人纪玉峰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可以看出,无论是集资诈骗罪,还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出资人的目的都有投资功能,而且这种集中资金的行为,还必须侵犯了国家金融管理制度。在司法实践中,这种对金融管理制度的侵犯体现在:未经金融管理机关批准,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出具相应的凭证,承诺其在一定期限内会还本付息,通常表现为高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利率,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

“而目前来看,粉丝组织募集资金,其目的是用于投票、买广告位、买产品、买专辑冲销量,甚至是为偶像购买礼物。因此这种集资实质上是一种集资消费,并不存在向粉丝承诺保本付息的情况,没有利诱性,因此在根本上没有引发金融系统风险的可能。说得通俗一点,更像是一种凑份子、众筹。”纪玉峰称。

至于粉丝集资中各方所需要承担的责任,纪玉峰认为,集资发起人应当对集资行为的合法性和募集到的资金负责。“这种集资行为在实践中有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这种资金的集合有一种委托性质,即不特定的粉丝委托发起人按照约定的用途使用募集到的资金。另一种观点认为这是附条件的捐赠行为。”

“无论是哪种观点,集资发起人均负有以下几个义务:其应当将募集到的资金按照募集时事先公布的事项加以使用;其应当将募集到的资金足额用于事先公布的事项;其应当制作入款和支出的明细,保留相应的凭证,并且应出资人的要求予以提供或公布;不得将集资款项用于个人事务,不得占为己有。”纪玉峰称。

不过,如果出现挪用集资款或是卷款跑路,这些集资发起人仍可能涉嫌违法行为。“若出现集资发起人“卷款跑路”,或者集资款被挪用的情形,我们认为这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粉丝们应当保存好出资凭证或打款记录,及时向警方报案。”

“从法律上讲,以上行为可能会涉及诈骗、侵占等罪名。”纪玉峰称,“然而,前述情形在论述上比较简单,在实践中可能会比较复杂,比如:集资款作为种类物,有没有规定在多长的时间内用完?如果涉及多个方向,在单一方向(如投票、买专辑、买礼物)上用了多少?是不是全部有凭证?是否存在回扣?有的粉头个人款项与集资款混在一起,账目不清,可能要对其账目进行审计,然而粉丝分散全国各地,单个出资金额可能并不高,辖区公安机关是否会足够重视,去立案做这样的调查?因此,目前粉丝的维权手段及效果有限,粉丝集资仍游走于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

负责编辑:马盛龙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