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26日 星期五

万万没想到,看《新闻联播》也能哭得稀里哗啦

来源:央视新闻 2019-02-11 10:31:28 记者:

郝康是一名铁路司机,在榆林站跑货运;雷杰做列车乘务员七年,跑往返于西安和乌海西之间的客运。同是陕西绥德人的他们,在四年前从老乡发展为情侣。

有时候,他们分别工作的两趟车会在榆林站相遇。

按照列车时刻表,雷杰值乘的列车会在零点37分驶入郝康工作的榆林站,在站台上停留八分钟。虽然这样的停靠每周会有四次,但由于郝康的休息时间不定,两人往往几个月才能成功在站台相聚一次。

2018年,两人连休假都算上,总共只相聚了一周。

春节期间,雷杰值乘的车依旧会在凌晨经过榆林站。按照铁路的规定,列车员值乘期间是不允许带手机的,她上车前依旧给郝康发了信息,然后将手机上交。此时的郝康,正忙碌在包西货运线上。

晚上8:40,雷杰的车刚过延安,郝康终于下班了。今天晚上,他没有临时加派的出车任务,两人应该能在榆林站见一面。知道雷杰胃不好,只要有相遇的可能,郝康总会去表姐家给雷杰熬粥。

过了绥德,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榆林。今年两人计划结婚,郝康特意准备了新年礼物。

由于部分路段积雪,列车晚点十分钟。原本停靠在榆林站的8分钟变成了5分钟。

因为硬座旅客较多,上车后,雷杰临时从9号车厢调到了1号车厢,因为手机在值乘期间早已上交,她没能通知郝康。

相聚这么短,列车那么长,郝康跑过一节又一节车厢。

雷杰值乘的车只停靠榆林5分钟,郝康在站台找到雷杰,几句话、一个拥抱,发车时间就到了。郝康将提前准备好的戒指给了雷杰,却没来得及说出那句“嫁给我!”


负责编辑:莫凤英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