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3日 星期五

海鲈、墨鱼、大虾、黄翅鱼…… 满满一箱子海鲜,浓浓一辈子亲情!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9-02-12 08:57:41 记者:沈汉炎

▲姐姐边帮忙照顾孩子边将冰镇海鲜装箱 记者 沈汉炎 摄

时间过得好快,马上就要踏上返程的旅途了,出门前我拿着相机对着后尾箱中的物品一一拍照,这里有一大泡沫箱姐夫从海里打来的冰镇海鲜,有海鲈、墨鱼、大虾、黄翅鱼、黄鱼等等,近20斤。还有虾皮干、小鱼干、紫菜等若干袋,以及一袋子家乡话叫“七星剑”的中草药和一小包嫂子从村中大庙向菩萨求来的香灰。

一一拍摄下来,手中的相机越来越重,我的眼睛里开始有些泪花,但怕被家人看见,所以强忍着。以前每次年后返城,面对家人要我带回的各种物品总是能推就推,甚至还有些不耐烦,嫌一路上奔波麻烦。但这一次经历,给了我胸口一锤,发现以前的我真的太不懂爱,太没心没肺了。

姐姐准备了一大箱冰镇海鲜

因为母亲去世较早,从小我们兄弟姐妹相依为命,感情特别好。我每年过年才回一次家,往年姐姐都会为我准备一些自家晾晒的海产品干货。因为重量不大,且都是我一个人,所以基本都会带上。

今年我带上了才8个月大的儿子“小书包”回家,本不想带礼物回东莞,怕旅途太过奔波。但姐姐却坚持要我带上一大泡沫箱的冰镇海鲜回来,重量近二十斤,让我颇为为难。这些海鲜里面有一条三斤多的海鲈,还有三四条各一斤多的海鲈,以及一袋子大鲜虾,近二十条,此外还有一袋子墨鱼,四五袋的黄翅鱼、黄鱼等。所有的海鲜都是姐夫从海里捕捉回来的,纯天然野生产品。此外还有三袋干虾皮、一袋小鱼干,以及哥哥准备的一袋子紫菜。

“这条最大的鲈鱼你回去分三份,头可以做酸菜汤,身子可以清蒸或熬粥给“小书包”吃,其他的鱼可以做菜或用酱油水煮一下,平时熬粥做配菜……”看着姐姐一边收拾一边介绍,我心里暖暖的。姐姐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每次对我都特别慷慨。这些鱼是姐姐特意交代姐夫存留下来的,从知道我要回家的日期开始,姐夫每天出来打鱼都会精选一些留下来,舍不得卖掉。

“姐,为什么不卖掉,这些卖掉也值上千元呢。而且太重了,我还带着孩子,回去要转好几次车,不方便。”我说。听到我这话,我姐就不高兴了,她说,“又不是给你吃的,是给“小书包”吃的,我给你包装得好好的,你放在行李箱上可以拖着走,辛苦一点而已。这些鱼你姐夫都处理好了,也完全冻透了,从这边到东莞七八个小时都不会解冻,你放到冰箱冷冻格里,可以吃半个月。”我看着姐姐这么坚持,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故乡的“水土”和一小包香灰每年必备

除了吃的用的,每年返莞的后尾箱中,总还会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东西,比如一小瓶故乡的水和一小盒故乡的土,以及一小包从村中大庙向菩萨求来的香灰。记得我第一次离家的时候,父亲特别郑重地交给我这些故乡的水土,说如果有水土不服,就将这些老家的水土放在水龙头旁边,就好。尽管我不太相信,也从来没碰到过水土不服,但这些东西却一直带着身边,陪着我走过一个又一个城市。有它们在,心里也颇为踏实,思乡之苦也缓解了不少。

而香灰的意义有两层,一则告知我是洪州弟子,二则是随身携带,保我在外一路平安。去年是姐姐到庙里帮我求的,今年则是嫂子帮我求的。其实自从我第一次离家去湖南上大学至今在东莞定居,十几年来,每年都会收到这样一小包香灰,姐姐或嫂子都会用一个利是封封好,叮嘱我随身携带。近年来,我则一直放在我采访包内格里,因为采访包几乎每天都伴随我。

也许你会说这是一种迷信,但对我而言,这是一种爱,一种来自家人的愿力,让我出门在外更为踏实。

此外,今年的后尾箱中还多了一小袋七星剑,是姐姐特意从别人家里求来的,刚采摘下来。味道特别苦,也特别重,虽然我用塑料袋包了好几层,还是包不住那味道往外扩散。只因我随口说自己的手脚小时候在海里游泳摔伤过,近年来有点“生风”,天气不好时会隐隐酸疼。于是姐姐便坚持让我带着这些草药回东莞泡酒用。

记者 沈汉炎/文

负责编辑:马盛龙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