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16日 星期天

专家:东莞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要解决“安居”和“乐业”两大挑战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9-04-15 09:26:17 记者:张华桥

四川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大鹏:大规模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会给城市的公共资源的供给带来压力,同时人口的增加也可以创造价值和财富,为社会经济的发展提供助力。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福利研究中心主任梅志罡:地方政府在面对城市未来发展中要有“顶天立地”的思维,既要向上看,向具有前沿性的现代新兴产业迈进;也要向下看,夯实产业基础,培育产业工人,把基础产业发展好。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新型城镇化建设是我国最大的内需潜力和发展动能所在。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在传统增长动能变弱的同时,需要寻找新动能。新型城镇化就是新动能之一。

本期嘉宾: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 胡敏;华中师范大学社会福利研究中心主任 梅志罡;四川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 彭大鹏

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目标取得决定性进展,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推进大城市精细化管理,支持特色小镇有序发展,加快推动城乡融合发展,实现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均提高1个百分点以上,为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提供有力支撑。

《重点任务》还指出,要立足资源环境承载能力,推动城市群和都市圈健康发展,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化空间格局。其中,在深入推进的城市群发展中,特别提到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这一政策的出台,将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对于东莞而言,应在哪些方面加大措施,加快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东莞日报特邀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华中师范大学社会福利研究中心主任梅志罡、四川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大鹏发表看法。

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动能

记者:在《重点任务》出台之前,我国先后出台了多个政策对新型城镇化做出部署。请分析一下,新型城镇化对助推经济社会发展所起到的作用。

胡敏:从当前来说,新型城镇化建设是我国最大的内需潜力和发展动能所在。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在传统增长动能变弱的同时,需要寻找新动能。新型城镇化就是新动能之一,将激发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在新型城镇化的带动下,农村中的大量劳动人口将被就近转移到城镇,一方面促进中小城镇经济社会发展、扩大内需,另一方面也为农业规模化发展提供了契机。

此外,新型城镇化还将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这些举措将改善农村转移人口的生活水平,促进城镇常住人口消费稳定增长,激发当地人民生产生活积极性,有利于我国经济发展由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创新驱动转变,从而根本改变我国经济发展方式,推进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梅志罡:从世界各国经济的发展规律来看,大都经历了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从农村社会进入城镇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国在过去多年的改革开放中积累了相当雄厚的国力,落实新型城镇化建设是进一步助推我国更深层次发展的重要抓手。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新型城镇化在助推社会经济发展所起的作用。

一、通过政策推动大规模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稳定居住,是社会进步和发展带给更多人的一种民生福祉;二、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通过新型城镇化建设把更多的人力资本引入到工业产业中来,有利于推动以城镇为中心的经济发展,从而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三、从文化发展的角度来看,城市文化代表着现代文化的方向,落实新型城镇化建设是把更多的现代文化元素融入更多中国人的生活中来,让国人从传统社会更加快速地向现代社会迈进。

打开城市配置资源的新空间

记者:《重点任务》要求,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目标取得决定性进展。国家发展改革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首要任务。请分析一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将带来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应该采取哪些措施?

梅志罡:大规模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要解决“安居”和“乐业”两大挑战。首先,各级政府要通过建设更多的公租房、廉租房,并通过行之有效的措施落地执行,解决新落户人口的安居问题。这也是地方政府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面临的首要问题。

在乐业方面,各地政府应创造更多适合农村人口进城的岗位,并通过构建自上而下的培训计划,把大批农村人口向产业工人方向培育,向城市配套的现代服务产业引导。

我相信,随着城市产业的逐渐升级,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系列工作的有序推进,我们既会有更高端的岗位来满足高端人才的需求,也会有更多的基础服务行业岗位,来满足大规模人口市民化进程的需要。

因此,地方政府面对城市未来发展要有“顶天立地”的思维,既要向上看,根据城市长远的发展定位,引入高精尖人才,向具有前沿性、现代新兴产业迈进,也要向下看,夯实产业基础,培育产业工人,把基础产业发展好。

此外,大量人口在城市定居和生活,不但需要农村人口职业的城镇化,更要有文化的城镇化,通过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方法让更多非户籍人口适应城市生活方式。

胡敏:机遇是当然的,新型城镇化加快城乡融合一体化发展,给城市配置资源和生产要素打开了新的空间,城市辐射能量和功能大大拓展。而挑战则在于对城市公共服务能力和治理水平提出更高要求。就是说,新型城镇化主要是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要让落户的新市民享受到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

比如,要确保有意愿的未落户常住人口全部持有居住证,鼓励各地区逐步扩大居住证附加的公共服务和便利项目;在随迁子女较多的城市加大教育资源供给,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完善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的政策;还要全面推进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制度,提高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线上结算率,推进远程医疗和社区医院高质量发展。诸如此类,必须有财力支持,要有公共预算安排,必须有全面的考量,不能再形成新的“城中村”和“城乡隔离带”。

彭大鹏:我们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大规模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会给城市的公共设施带来压力。同时,人是消费者,更是创造者。人口的增加不但扩大消费市场的规模,更可以创造价值和财富,为社会经济的发展提供助力。

打造东莞内部“城市群”生态

记者:《重点任务》要求,立足资源环境承载能力,推动城市群和都市圈健康发展,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化空间格局。其中,在深入推进城市群发展中,特别提到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请分析一下,东莞在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如何和大湾区其他城市融合发展,以更快地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

梅志罡: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一员,东莞拥有很好的产业基础,产业结构越来越优化。如何立足自身优势,做好和广深等城市在生产要素流通等方面的衔接、协调发展,成为未来东莞新型城镇化之路要思考的主要方向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东莞是一个只有市和镇两级建制的特殊的地级市,33个镇街(园区)分工相对明确、各具特色。长安、虎门、大朗等镇在全国赫赫有名,具有自身的产业优势。从这个意义上说,东莞自身就是一个小的“城市群”。

因此,东莞要更好地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也要打造内部“城市群”生态,构建东莞内部的“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化空间格局”,处理好各个镇街(园区)的协调发展。

胡敏:《重点任务》提出,探索建立中心城市牵头的都市圈发展协调推进机制。加快推进都市圈交通基础设施一体化规划建设。支持建设一体化发展和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等。这对于处于粤港澳大湾区腹地的东莞当然也是新的机遇。

《重点任务》指出,支持特色小镇有序发展。坚持特色兴镇、产业建镇,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发现精品特色小镇,发挥示范引领作用。东莞在这一方面有独特经验和地域优势,可以在推动特色城镇发展方面发挥牵引作用。

彭大鹏:相对而言,整个广东的新型城镇化之路更体现出了市场经济的规律,市场起到了主要的推动作用。东莞作为珠三角乃至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城市之一,其产业发展同样体现了这一特点。未来,东莞的新型城镇化之路除了政府的政策引导作用之外,市场仍然将起到决定性作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记者 张华桥

负责编辑:黄刘意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