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4日 星期二

莞邑卫士丨法医高孟杰:曾连续7小时戴防毒面具检验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9-06-04 09:08:54 记者:梁盘生

▲高孟杰从大学开始接触法医这个专业,至今已10年 记者 赵浛锐 摄

提到高孟杰,同事们都习惯叫他老高,其实他并不老,今年刚步入而立之年。他是东莞市公安局的一名法医。

老高从大学开始接触法医这个专业,至今已10年。一路走来,他常年累月都与尸体腐肉、刀疤伤口、残肢断臂打交道,现场勘查、死因鉴定、致伤物推断、伤情鉴定等等已成为他日常工作必不可少的部分。

熟悉老高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人狠话不多”的法医。他对工作要求狠,曾经他为了检验一起高腐命案,找出真相,连续7个小时戴着防毒面具工作,最后差点虚脱。在东莞工作的一年多,他处理过活体验伤440余人次、各类现场勘查300余次、尸体检验230余具、解剖检验30余具。用他的话说,法医职业充满神秘和挑战,他的职责就是拨开案件的层层迷雾,剥丝抽茧,维护公平与正义,能还原死亡真相最欣慰。

拨开迷雾 寻找真相

老高是辽宁人,初次见到他时,以为他会像北方人一样“人高马壮”,但没想到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却是“安静的男子”,行为端庄,说话礼貌,斯斯文文的。

老高与法医结缘是他读高中时,那时电视热播《鉴证实录》《法证先锋》《重案六组》等剧目,他和他姐姐两人一起追剧,深受电视剧影响。他觉得电视上的法医提着勘察箱,穿着白大褂很帅,而且还能根据现场、尸体就可将死者的死亡时间、致伤物、死前的行为、嫌疑人的特征等一一推断出来。崇拜的种子在那一刻埋在他心中,他也想当一名法医,拨开层层迷雾,寻找真相。

填高考志愿那一天,老高填报了法医专业。“当时的第一志愿是听爸妈的,选了机电和土木工程,第二志愿填了自己喜欢的法医专业。”老高说,他爸妈当时对法医并不了解,一开始也没让他选,但后来却天意般被选中了。

2009年夏天,老高上大学,攻读法医专业。大学5年后,他又考进中国刑警学院,继续深造,2016年毕业。“法医专业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要实践,而且挺有意思的。”老高说,他是2017年10月份到东莞工作的,至今已在法医岗位上干了三年。

第一次去现场被吓到了

法医这个职业与其他职业不同,他要求人的内心要经受得起考验。尸体腐肉、刀疤伤口、残肢断臂,这些都是法医们经常碰到的情况,有的现场更为惨烈。

老高也不例外,在他正式上岗前,他要跟着老师实习一段时间,说白了,一是锻炼胆量,二是提高实践能力。他还记得自己处理第一个现场的情形。那是在实习时遇到的尸腐案,接到消息要去现场。一路上他很兴奋,反复想象各种现场勘查。

“没想到去到现场,一进门就被吓到了。死者腐烂的尸体呈现在眼前,皮肤已经剥离,还流出了液体,加上是夏天,狭小的空间散发出难以形容的恶臭,顿时忍不住了。”老高说,那是他第一次去现场,没做什么勘察,而是被现场的残酷震撼到了。

日积月累,实践的次数多了,老高从老师那里学到了经验。面对的现场多了,他专注的重心也发生了转变。“见到现场的惨烈,你还怕什么?你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法医是来寻找真相的,这个受害人为什么死得如此惨,我们要通过证据还原真相。”老高说,作为一名法医,每天都会面对各种自己想不到的犯罪现场,尤其是面对死人的现场,他也会感觉到害怕,也会感觉不堪入目,但职业道德要求他去承受常人所不能承载的生命之重。

老高印象最深的一件事,那是他工作后不久,在一个夏天,为了检验一起高腐命案,寻找死因,他戴着防毒面具,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了7个小时。这7小时是什么概念?“现场没有空调和风扇,穿的那个衣服又不透气,一方面要忍受现场的恶臭,另一方面自己身上也不停流汗,7小时下来,差点就虚脱了,头晕目眩,感觉不会想做第二遍,至今难忘。”

法医是杂家 充满神秘与挑战

老高回忆,刚入行时,对现场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觉得来到现场,拎着勘察箱穿过警戒带,围观的群众都露出崇拜的目光,很酷。现在,他觉得法医的工作并不是耍帅的,而是肩负生命的沉重责任。

他说,虽然自己最喜欢的就是通过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抽丝剥茧,揭开层层疑团,一步步逼近案件真相,替死者讲出未言之语,让逝者安息,让生者释然的那种满足感。但最残忍的是,面对死者家属那一刻,感觉能做的很有限,只能故作冷酷,用专业解答他们的疑惑,安慰他们悲伤的心,但往往这个时候会感到很无力。

“因为我们的鉴定,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的话,很容易被人家推翻,就等于说你做虚假鉴定一样,没法还死者一个公平正义。”老高说,法医手中的一支笔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因此他们要有足够丰富的理论知识,现场勘查要非常谨慎,不能有一丝的疏忽。

因此在老高眼里,法医是一个杂家,需要学习很多专业知识,要时刻补充学习,还有社会各行各业都要争取去涉猎,这样才能对各类现场的勘查,各类损伤的形成方式,各种致伤物的推断有着更加丰富的判断。同时,他认为法医是一个神秘而又充满挑战的职业,因为每天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犯罪现场、什么样的恐惧以及什么样的家庭等等。

目前,已经工作了一年多的老高,已经处理过活体验伤440余人次、各类现场勘查300余次、尸体检验230余具、解剖检验30余具。他工作处事越加老练沉稳,法医让他对生命有了新的定义。

“它给我很多人生的感悟,看了太多生命的逝去,原因也是各种各样,有的让我惋惜、有的让我气愤。但勘查过后我都会反思一下自己,把自己设置在一些案件的情景中,以便能更好地处理我的工作和生活。”老高说。(记者 梁盘生)

负责编辑:马盛龙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