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引进人才5500名、斩获发明专利701项,东莞新型研发机构借提质增效再腾飞

来源:南方日报 2019-07-24 08:41:37 记者:

原题:引进人才5500名、斩获发明专利701项,群策群力盼提升创新能级

东莞新型研发机构借提质增效再腾飞

中图公司无尘车间里,技术人员穿着防尘服在工作台上工作。记者 孙俊杰 摄

7月22日,国际欧亚科学院粤港澳大湾区首届院士论坛活动之新型研发机构提质增效调研座谈会在东莞举办。国际欧亚科学院的专家与东莞各新型研发机构负责人座谈,探讨新型研发机构的转型发展路径。

会上进行了成果介绍、经验分享。东莞32家新型研发机构承担各类项目816项,拥有发明专利701项,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70篇,引进各类人才5500名,近3年投入科研经费12.34亿元,可以说是硕果累累。新形势下,东莞新型研发机构遇到什么新情况,面临什么新机遇?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5500名科研人才聚集东莞

座谈会上,东莞同济大学研究院院长李宏强分享了东莞纺织企业的普通布料变身装备隐身衣的故事,引起大家浓厚的兴趣。

在东莞同济大学研究院隐身材料制备室,只见普通布料被送入高科技生产设备,经多道工序生产出新型功能复合材料,其后在布满蓝色锥体的场地中进行材料电性能测试。

李宏强介绍,通过技术处理,新型材料在接触到雷达探测波时不反射探测波。装备披挂了这种材料就具备隐身效果。东莞本地为研究院提供布料的多家纺织企业想不到自己生产的普通布匹能在新型地面装备上崭露头角。

隐身材料研究多年前在同济大学启动。为促进技术产业化,同济大学与东莞合作成立东莞同济大学研究院进行技术熟化、产品中试等环节。今年,用于装备隐身的新型材料已中标,年均营收可达1500万元。

李宏强说:“研究院选择落户东莞就是看好这里雄厚的制造业基础,能够破解科研成果从实验室到工厂的难题。”

科研成果转化难是很多高校院所和科学家的心病。东莞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创新中心主任严叔刚说:“难就难在,高校院实验室里的技术不一定符合企业生产的需要,而企业又不愿意花时间和资金进行新技术试错和优化。从实验室到工厂需要一个中间环节进行技术熟化和产品中试,新型研发机构同时具备高校院所和企业的优势,是最好的转化站。”

破解科研成果转化之难,让“高大上”的技术在东莞接地气,新型研发机构探索出各具特色的转化模式。东莞市科技局副局长黄天梁介绍,转化模式共有四大类,以技术熟化、中试为重点。东莞先进光纤应用技术研究院将复旦大学光纤保密通讯的领先技术引进东莞,预计今年产值将达8000万元;以市场对接、资本助推为重点。东莞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创新中心下属投资平台,累计持股企业达32家,投资1.54亿元;以人才培养、创新创业为特色。松山湖国际机器人研究院围绕机器人技术专业领域,培育出李群自动化、逸动科技等84家高科技企业;以高技术团队引进、孵化器载体为特色。华中科技大学工业技术研究院推出“华科城”孵化器品牌,所孵化的多家企业实现产值5至10倍的增长。

高水准的创新团队、高规格的科研盛会正向东莞集聚。东莞新型研发机构建有各级重点实验室、工程中心、院士工作站等平台105个,共引进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26人,长江学者、国家杰青等高层次人才40人,引进各类人才5500名,其中博士、教授、研究员等高端人才近30%。

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前沿技术研讨会、新工科教育研讨会等系列高端学术研讨会议相继在东莞举办,吸引了来自英国伯明翰大学、瑞士南方应用科技大学、美国欧林工学院等国际科研机构及专家学者,提升了东莞在国际科技界的影响力。

在“最强大脑”助力下,东莞实现一批重大突破。去年,中国首个、全球第四个散裂中子源项目在东莞建成,将助力解决我国发展战略领域重大“卡脖子”难题;广东东阳光药物研究院抗感染新药研发实验室获批国家企业重点实验室,实现东莞国家企业重点实验室“零”的突破;华中科技大学工业技术研究院的“智能终端精密构件制造装备创新团队”成功入选2018年教育部国家重点领域创新团队,实现东莞本土团队获国家级人才团队认定“零”的突破。

东莞电研院电磁兼容公共实验室,技术人员准备对电源适配器进行电磁辐射检测。 记者 孙俊杰 摄

面临困境呼唤提质增效

“最近我的电话被打爆了,企业天天催问我进度。”座谈会上,一名新型研发机构负责人表示,和企业开展项目合作时,研发机构的事业单位性质导致审批程序复杂漫长,可是企业急需快速推进项目。这位负责人感叹:“市场瞬息万变,投资机遇不等人。”

这位负责人反映的问题引起不少与会者共鸣,新型研发机构面临诸多困境,如何提质增效提上重要议程。黄天梁解释,新型研发机构核心人员和管理层受派出大学和院所管理考核,没有激励机制,缺乏拼抢市场的积极性;技术研发投入大、回报慢,却没有传统科研院所的稳定经费支持;采取企业化管理,却受到国有资产管理、事业单位运作等制度限制,资产难以盘活,程序繁琐冗长。

新型研发机构存在的困境可以通过一组数据更直观地反映出来:去年新型研发机构人均年工资仅9.82万元,处于较低水平;来自政府的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超过80%,通过市场竞争渠道创收少;截至去年,新型研发机构长期股权投资达7.15亿元,占资产总额51.62%,大量流动资产被固化,科研投入减少,机构的固定资产又难以抵押贷款。

对此,东莞正在研究《东莞市新型研发机构提质增效实施方案(2020—2022年)》等新一轮“科技东莞”工程系列政策。黄天梁介绍,目前东莞新型研发机构中,由财政出资共建、事业单位性质的有17家,企业性质的有11家,民办非企业性质的有4家。在下一步改革中,将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原则,坚持课题来自市场需求、成果交由市场检验、绩效通过市场评估。

在体制改革上,东莞按“一企一策”原则探索三种运作模式:

团队持股模式。根据今年广东省《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政策措施》,事业单位性质的新型研发机构,允许设立多元投资的混合制运营公司,管理层持股并用盈余部分分红。

平台运营模式,根据目前国家对高校企业的改革方向,剥离新型研发机构中的市场化业务,将机构的子公司、孵化器等重组成资产管理公司,作为技术转化与产品产业化主体。

改制转企模式。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混合所有制为国有企业经济改革的主要方向之一。新型研发机构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管理层持有股份,最大化地激发团队积极性。

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国义提醒,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将新型研发机构改成企业是最彻底的改革。新型研发机构当前市场业务能力薄弱,改制转企要先试点再推广,减少走弯路。

东莞将授予新型研发机构更大的自主权,包括自主投资和退出权、财务审批权、成果处置权、柔性引才权和自筹经费免除权等。例如省市参与建设的新型研发机构,可自主审批下属创投公司单个项目最高3000万元的投资或股权退出。允许内部员工以科技成果入股新型研发机构成立的全资或控股项目公司,并获取股权奖励。

通过改革,东莞致力于打造一批自我造血能力强的新型研发机构,争取到2022年,新型研发机构自身实现年度收入合计超10亿元,其中非财政性资金收入超过80%,累计新增发明专利授权250件,新增创办和孵化企业600家,持股孵化的上市公司2家,承担国家和省级科技项目300项。

■延伸

东莞新型研发机构3年投入科研经费12.34亿元

“我们凭借110多项专利孵化了32家企业,去年在孵企业营业总收入12.78亿元。”座谈会上,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国义说出的几个数据,引起一片叫好。

在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实验室纤尘不染的车间里,一台设备伸出两个皮手套,研究人员将胳膊和手塞进手套,在密封机器里操作。机器最终产出的是类似光盘的透明物体——氮化镓衬底材料。研究人员小心地捧起一片说:“这小小一个盘子能为5万个芯片做衬底材料。”

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将自己的专利技术和科研优势用于孵化东莞初创企业。背靠大树,在孵企业迅速成长,已涌现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6家,孵化园被认定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培育单位。

在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帮助下,东莞市中镓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不断突破氮化镓衬底材料生产的技术难题,建成国内首条氮化镓衬底材料生产线,填补了国内空白;东莞市中图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持续研发,一跃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图形化蓝宝石衬底材料供应商。

北京大学东莞光电研究院是东莞新型研发机构之一。东莞市委、市政府在国内率先探索,通过校地合作、院地合作等模式,集聚中科院、清华大学等高校院所,在东莞建设新型研发机构。

“东莞产业发展仍处于新旧动能转变的胶着期,科技创新动能还不够强大。”东莞市科技局副局长黄天梁说,“我们引入新型研发机构,就是为了弥补创新型人才匮乏、创新能力不足、科技服务体系不健全等短板。”

目前,东莞新型研发机构发展到32家,其中省级新型研发机构24家。据不完全统计,东莞各新型研发机构近3年累计投入科研经费12.34亿元,是东莞传统科研机构研发投入的6倍多;累计承担各类项目816项,其中国家级项目54项、地方项目436项;拥有发明专利701项,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70篇,牵头制定行业标准9项。

这些科创成果让东莞企业尝尽甜头。去年,东莞各新型研发机构共服务企业9518家,向企业提供技术服务收入达3.53亿元,其中签订技术合同3366份,技术合同交易金额达2.4亿元。

一批新科研成果享誉全国。广东省智能机器人研究院的单模块3KW工业级光纤激光器、全自主无人艇等智能装备,宜安科技创新研究院的可降解镁骨内固定螺钉,广东睿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系统等一批核心成果,填补了国内空白。

东莞传统制造业正向价值链中高端攀升。东莞先进光纤技术应用研究院新型保密通信技术等一批先进技术与产品,获得国家相关单位的青睐,过去的小作坊、小车间、家庭式工厂如今纷纷变身高新技术企业。

孵化中的企业迅速成长,成为东莞后续发展的强劲动能。东莞劲胜精密组件公司在华中科技大学工业技术研究院指导下打造智能制造车间,成为我国首批通过验收的智能制造示范项目;东莞纳锋电子装备公司去年4月成立,借助东莞同济大学研究院的全面孵化扶持,攻克了原子层镀膜技术,实现原子层级尺度的精准镀膜,迅速收获全国多家高校的订单,短短一年内就实现自负盈亏。南方日报 见习记者 吴擒虎 记者 戴双城

责任编辑:王良济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