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0日 星期天

爱国情 奋斗者|彭燕:十年女法官 办结案件近3000宗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9-09-03 09:15:01 记者:见习记者 向连 记者 尹金钟

▲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彭燕 受访者供图

彭燕,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审判员、一级法官,先后获得“东莞市‘三打两建’工作先进个人”“东莞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工作先进个人”“东莞市女法官业务能手”“个人三等功”“办案标兵”等荣誉。

坚守法官岗位十年,彭燕坚信法律严谨公正的外衣下是温情,铁面无私和理性包裹的是最柔软的心灵触动。工作再忙,她也没抱怨过苦累,也没想过放弃,她相信自己会一直坚守。

全院四成以上破产案由她审判

机缘巧合,彭燕选择了法律这个专业,又机缘巧合地进了法院,做了法官。“可是当我手持法槌,明白这个职业的使命与责任后,我就没想过要离开。”彭燕说,法院里的每个人都干劲十足,都怀揣着一个维护公平正义的理想,“是他们感染了我。”

彭燕现在主要负责审理公司、保险、票据、合同等商事案件及破产案件,近两年来更是承担了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逾40%的破产案件审判任务。法官是一个需要大量知识储备和社会经验的职业,而对于审理破产案件的法官来说,这还远远不够。不同于一般案件,破产案件牵涉面广、法律关系复杂,审理难度大、周期长。审理破产案件的法官不仅要具备多领域的审判执行经验,及时吸收大量的法律知识,还必须要有强大的沟通协调能力。

彭燕并没有觉得审理破产案件是一种压力和负担,只是觉得自己的责任感更重了。她经常会买一束鲜花放到办公室,享受推开门闻到花香的感觉;给自己的女儿拍拍视频,看着女儿可爱的模样,一切烦恼都消散了;她也会在上下班的一个小时的路程中,学习一些新东西,既是放松,也是给自己充电。

“我不觉得有多累、多麻烦,这就是我的工作。”她说。

探索建立破产案件管理工作机制

“其实我们也是医生,治病救人。”彭燕说。作为审理破产案件的法官,她也遭受过一些误解。“企业破产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有些当事人觉得‘破产’晦气,会抵触、不配合,甚至个别当事人会觉得我们就是搞垮企业的人,但其实我们是给患有‘重疾’的企业做诊疗的医生,是在把脉它们是否还有救活的可能。”彭燕认为自己的工作跟医生一样,不过医的是企业,救的是市场的秩序。

彭燕把自己工作的意义归结为净化市场,维护市场的正常运行和良性发展。“其实简单来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在一个企业经营存在问题的时候进行诊断,看它是否有救活的可能。如果能救,我们会协调各方制定重整方案进行拯救,监督重整方案的执行,尽力扭转经营不良状况;如果是没有救治可能的企业或者属于被市场淘汰的行业,那就只能宣告破产,清理它的财产和债权债务,使它有序退出市场。”

彭燕深知自己的工作直接关系破产企业及众多债权人的切身利益,但是目前破产管理人队伍的建设尚不够完善,人员配备不足,人员素质良莠不齐,没有统一的工作指引,案件推进仍有一定难度。为了加强对破产管理人的监督、管理,完善、规范破产案件审理,她和其他破产审判法官一起探索建立了多项工作机制:为破产管理人开通淘宝司法拍卖破产专用子账号;建立破产管理人微信公众号管理制度,推动破产案件信息公开;对影响重大、标的额巨大的破产案件,通过公开竞争的方式择优选取破产管理人等。

“每个行业都会面临不同困难和挑战,不用抱怨,这个工作总要有人来做的。”她说。

一个工人的感激

让她至今难忘

彭燕自2005年进入法院,2009年起担任法官,先后在横沥法庭、执行局、民四庭工作过,2017年调至民二庭。迄今为止,已经做了十年法官,办结近3000宗案件。

彭燕还记得2009年的一天,三个打扮质朴的人来到法院,想起诉一家工厂,但仅带着一张A4纸,上面打印了他们是哪个工厂、哪个车间的工人,工厂欠了他们多少工资。“我一看,仅有这份材料是没办法证明他们和企业之间的劳动关系的,也难怪劳动争议仲裁庭不受理他们的申请。”彭燕说,看着三个人无助又真诚的眼神,她相信他们的陈述。

彭燕联系了工厂的老板,通知他到法院开展调解工作。通过解读法规,阐明利害关系,让双方心平气和协商。在彭燕努力下,工厂老板承认拖欠了工人工资,并在当天下午将钱结清。

“拿到工资后,有一个工人在我办公室没走,问他,他也没说有什么事。我当时以为他在等人,便没再细问,继续忙自己的工作。他在那儿坐了很久,几次欲言又止,想起身又坐下。后来,他突然站起来,走到我桌边放下一个东西后,就快速跑出门了。我一看,是一个已经被搓揉得接近破烂的红包,我没有多想,抓起红包就追了出去。”说到这里,彭燕揉了揉发红的眼眶,擦掉眼泪,哽咽着继续说下去,“我不知道那个红包他拿在手里有多久,红包的边都揉毛了。他坐在那里肯定挣扎了很久,想给又不敢给,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给了我,却不敢跟我说话。你知道吗?那个红包我拿在手里都是湿的。”

“我追出去喊住他,把红包塞回给他。他连忙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跟我说,‘法官,我不是想要贿赂你,你都帮我要回钱了,我只是想感谢你’。我告诉他,这是我的工作,是我的职责所在,法官的成就是看到当事人都案结事了,而不是要这种形式的感谢。”

“我现在已经不记得那名工人的名字,但是十年了,这件事我依然记得很清楚。”彭燕说,“我的工作不一定能帮到所有人,但看到一桩桩矛盾被化解,一件件案件被解决,一个个当事人露出质朴的笑容,我就明白我在坚守什么。”(见习记者 向连 记者 尹金钟)

责任编辑:马盛龙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