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4日 星期二

生活莞丨拍客 东江古渡渐行渐远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9-09-10 10:10:52 记者:陈帆 通讯员 张伟

▲近期持续高温,“船老大”莫志强为了让乘客坐得凉爽一点,在甲板上洒了很多江水降温

企石镇位于东莞东北部的东江之滨,拥有14公里的东江岸景,这是东莞最长最美的东江景观。在企石博夏村和惠州博罗龙叫村之间,每天从日出东江到日落西山,都往返着一艘铁驳轮渡,她像鲤鱼一样,敏捷地在东江上劈波斩浪。每当旭日缓缓升起,渡船从金色的江面上划出一道道优美的波纹;傍晚的夕阳余晖里,渡船在流光溢彩中划进优美的夕阳里。在渡船上,你不仅能欣赏到美丽的东江江景,更能深切地感受到东江之水的隽意缠绵。

▲渡船往来穿行于东江之上,连通东莞和惠州两地

由于历史原因,东莞和惠州两地很多居民都有亲戚关系和经商行为,两岸人民都会通过渡口,探亲访友或从事商贸活动。据《企石镇志》记载和镇文化部门考证,博夏渡口距今已有300多年历史。渡口在东莞企石段称为博夏渡口,一江之隔的惠州博罗段称为龙叫渡口,渡船是两地群众江上往来的重要交通工具。历经时代变迁,渡船已由原来的木制船改进成铁制的机动船。

▲东莞和惠州的两岸居民乘坐渡船探亲访友

▲停航之后,300多年的博夏渡口只能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52岁的“船老大”莫志强是惠州博罗人,为人谦和友善,过往旅客都喜欢称呼他强哥。强哥兄妹四人,两个哥哥,一个妹妹。他说,在那个生活贫困吃不饱饭的年代里,他们兄妹四人在父亲的带领下,全部入行做了运输行业,“当时就感觉生活一下子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再为吃饭问题而发愁。尤其是我妹妹也能上船工作,在当时绝对是一件轰动全村的事情。”

▲宽敞的渡船,为一江两岸的居民提供了许多便利

▲渡船现在的票价是5元一次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强哥一家从村委会的招标中中标至今,他们家兄弟几人一直在经营这艘渡船,到如今强哥自己做船长也有8年多了。强哥说,以前有两艘渡船,每天往返五六十次。旺季的时候,每天坐渡轮的有1000多人,最少的时候也有一两百人。那时票价才5角钱,现在都涨到5元了。“票价是上涨了,但游客越来越少。”

▲莫志强在渡船上等待乘客,不远处是即将通车的东平东江大桥

▲“船老大”莫志强在驾驶室里密切注意着水文环境

由于近年来上游相继开工建设了大桥,渡轮的生意也渐渐走低,现在仅剩强哥家的一艘渡船还在营运。他们全家人将自己的青春和汗水都融进了渡口和渡船上,“那种割舍的感情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强哥指着前方即将竣工的大桥说,“大桥的竣工剪彩日,就是我们这艘渡轮的封存时。”他转过身,默默地望着远方的夕阳。25岁的船工贤仔和强哥是同村人,论辈分叫强哥为叔叔。贤仔说:“小时候跟着大人每次往返惠州和东莞两地,都觉得特别刺激,决定长大了一定要开着渡船驰骋在东江之上,那肯定很威风。今年4月,接替生病的父亲在渡船上工作后,才觉得现实和理想之间有很大的差距。每天无数次重复做一件事,太枯燥乏味了。”

华哥是土生土长的企石江边村人,他说,以前坐渡船,人们都是带着货物或者骑着摩托车排队等待,“那场面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非常壮观。”以前企石这边每月逢二、五、八日有墟市,惠州那边的人都过来赶墟,以至于坐渡船常常要排很长时间的队。

▲陆路交通越来越便利,前来乘坐渡船的旅客相对也越来越少

▲在夕阳的余晖中,渡船渐行渐远

傍晚时分,渡口沉浸在漫天红霞之中,远处的东江东平大桥上,一群工人在有条不紊地做收尾工作。等大桥通车后,一江之隔的东莞和惠州两地群众常年坐渡船的历史,也将结束,这个渡口和渡船也将退出历史舞台。(图/文 记者 陈帆 通讯员 张伟)

责任编辑:梁毅博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