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

希望您“别再那么累了”,三位小姑娘衷心要向老师道个谢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9-09-11 09:29:50 记者:查雨霏

▲曹可环老师带着同学们排练传统舞蹈 记者 陈栋 摄

人们常说老师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昨日是第35个教师节,有三位小姑娘,想通过我们向老师道个谢:她们有人跟老师相处得“既像姐妹、又像母女”,有人因为老师的指导、关注而备受鼓舞,同时也希望老师“不要再那么累了”。

她们的老师,是广东亚视演艺职业学院(以下简称“亚视学院”)的舞蹈老师曹可环。曹老师自幼喜欢舞蹈,为了追寻心中的舞蹈梦想,她曾瞒过父母,自己买了张硬卧车票去北京考试。而在北京舞蹈学院(以下简称“北舞”)学习的日子里,深受老师们人格魅力的感染,也让她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好老师。

瞒着父母去北京报考舞蹈学院

5岁那年,曹可环被父母送进少年宫学习舞蹈。这个总爱跟在邻居家姐姐身后跳舞的小姑娘,身体条件就很不错。最重要的是,她对舞蹈是真心热爱:当年练舞条件差,大冬天里她在水泥地上练习“跪转”,膝盖磨破了一层又一层,但她坚持下来了。

考进当地歌舞团待了4年后,有一天,同事告诉她,北舞在招生,她毫不犹豫地买了张硬卧车票,偷偷去了北京。因为父亲一直希望她从事医生这类安稳的职业,所以这次考试她瞒着父母,在“从宜昌到北京,坐了24个小时火车”后,她只睡了一觉,第二天便上了考场。

“当时编导和表演教育专业,很幸运,都是高分通过。”在北舞上学的日子,曹可环获益良多:“老师对我影响非常大,他们非常敬业,不仅教我专业知识,还教我做人的道理。”就这样,二十岁的小姑娘有了一个新的梦想:成为一名高校的舞蹈老师,把所学的知识传递给更多学生。毕业那年,恰逢亚视学院招聘,曹可环来到东莞,一待就是11年。

坚持每年给学生排练毕业晚会

都说“教学相长”,在指导学生过程中,曹可环也在不断成长。她印象最深刻的是,2012年时,她导演2010届舞蹈班的毕业晚会。那段时间不分白天黑夜地排练,没有午休、周末,更不管有没有病痛。在晚会上,她一人拿出了十个节目。

“有些孩子可能上课时会觉得老师没注意到她,但在晚会上,为了让家长看到孩子成长的成绩,我给每个孩子都排了动作。”这些节目,全是需要不停示范,一个动作接一个动作地细抠、打磨。

那场晚会效果很好,结束后,好多学生抱着曹可环哭了。从那以后,每一年,曹可环都坚持给舞蹈系的学生排练毕业晚会。尽管这个活“不像上课,每45分钟还能下课休息一下”,一台晚会,要教要导,宣传、灯光、音响、海报、服装……样样都要操心,但这种累,在她看来,值得。

老师的关注是学生成长的动力

都说老师的关注是学生的动力,对于这一点,李智婷深有体会。她是亚视学院2017届舞蹈班的学生。“记得大一上课,突然老师点到我名字。”当时李智婷吓了一跳,还以为要挨批,没想到,曹老师是表扬她跳得好:“后来那两节课都特别开心,心里乐开花了。而且一个学期下来,我那支舞就跳得特别好。”

她的同学邓秋慧有一双巧手,会编各种漂亮的发型。我们拍摄间隙,这个笑容甜美的可爱姑娘,主动上前帮曹老师盘头发。她告诉记者,曹老师“颠覆了她对于舞蹈老师的印象”:“记得我艺考时候的老师,特别严厉,我被骂哭过很多回,直接都想放弃了,再也不学舞蹈了。”幸运的是,她遇上了曹老师:“她虽然课上也很严格,但课下就像姐妹,会关心你,还会一起聊八卦。”

她们的同学李嘉蕊说,跟曹老师相处得“既像姐妹,又像她的女儿”。其实,最初她也曾埋怨过老师的不关注,但这个心结在一次详聊中解开了:“原来曹老师一直在关注我们,她只是觉得我们基础更扎实,所以放手让我们自己去尝试。”而现在,一帮学生有时会聚在曹老师家打边炉。李嘉蕊也会感慨:“她工作太忙了,都顾不上照顾家里,还因为这样,她把女儿都送回老家了。”

/ 人物故事 /

为了照顾三届“大孩子”

她狠心离开10个月的女儿

说起女儿,曹可环内心满是愧疚。怀孕时,恰逢要排大型晚会,她经常加班到11点,在音响喧闹的“嘭嘭”声中,她需要盯着学生完成动作。

生完孩子4个月,她回到课堂,繁忙的工作让她顾不上孩子。等孩子10个月大时,只好拜托外婆将孩子带回武汉照顾。“当时真是舍不得!”然而,曹可环并没有办法。她有三届的“大孩子”需要照顾,课要上,业余时间要排晚会、创作舞蹈,还要抽出时间提升自己,忙得不可开交。

记得有一次要参与塘厦镇春晚节目的排练,家里打电话来,说女儿发烧了。脱不开身的曹可环,只能一再道歉:“我的妈妈、姐姐都打来电话,觉得我对女儿特别不上心。”当天表演完,她连夜搭飞机往回赶。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多,女儿已经睡了,她默默抱着女儿,一直流泪……

“希望我的学生,以后都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希望我所在的学校、我们系发展越来越好。”曹可环说,要说心愿,这句话是她的肺腑之言。她想了想,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如果学校、学生都发展好了,我还是想把女儿接回来,待在我身边。”(记者 查雨霏)

责任编辑:梁毅博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