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31日 星期二

87岁老伯带吊瓶喂食老伴的视频看哭所有人,最新视频来了!

来源:石龙文广中心 2020-02-25 12:19:04 记者:

2月14日,一条武汉汉口医院病房里,一对耄耋老人相濡情深的视频刷爆了朋友圈。

视频中,一位87岁的老伯伯手举着吊瓶从隔壁病房来看83岁的老奶奶,他们是一对双双感染了新冠肺炎的夫妻。

因为护士喂食,老奶奶不吃,于是,老伯伯亲自上阵,一边给老伴细心喂食喂水,一边凑到耳边宽慰,老奶奶眼角一直含着眼泪。

这条视频让他们成了“网红”,所有人都在期盼,他们能从医院走出来。

近日每天看到各种好消息,的确让人振奋,我们看到,春天已经离我们不远了。今天八点,张丽华给我发来他们最新的视频,告诉我,本来重症的老奶奶已经下床走路了,今天或明天可以出院了。

东莞援汉医疗队队长徐汝洪拍摄,张丽华提供

与张丽华的聊天记录

一个又一个的好消息纷至沓来

亲述 | 张丽华

整理 | 刘静云

2020年2月20日

“今天上午查房,欣喜地看到多个病重的病人病情减轻。25床原来病危,现在已经改为病重,虽然他还会说话喘,但他说比原来好多了,也确实好多了,神态平静了许多,从临床表现到影像学都好多了。23床,我把他的病重停掉了。69床的病重83岁老人,今天可以把西药都停了,请中医的医生开中药调理……这一个个病人,在我们全体队友的共同努力下,病情逐渐好转,喜悦之情油然升起,这是我们医护人员最大的心愿。

张丽华与病人

在病房里寻找省中医的医生,给我们组病人开药的过程,目睹了省中医的潘宗奇医生怎样一个个询问病人症状、胃口、睡眠、大小便,把脉,记录到密密麻麻的表格里,看舌象,然后拍下舌象照片,再记录到表格,开方,再拍下这表格,最后发中成药给病人。一切都有条不紊,细致缜密,步骤有先有后。整个上午,没有一刻停顿,这工作量也蛮大的。我此刻隐隐觉得,我们病人的好转,其实中医师的努力,功不可没,心里对他们充满了敬意和感激。

后来一聊,潘宗奇医生竟然在东莞康华医院挂职。同在东莞行医,我们竟然在武汉相遇。而我们这一班次的护士大部分都是东莞的,这也令潘宗奇医生感到亲切与兴奋。

这日复一日的常规上班、休息的日子,因为与潘宗奇医生的相遇,而令今天有了小惊喜。跟战友们多些交流沟通,能给生活带来很多不同。”

2020年2月22日

“今天上午查房,又遇到18床的丈夫,很高兴能把18床病情已由病危转为病重的信息告诉他,而且今天也撤去了无创呼吸机。想当初是我请她丈夫前来签署病危通知书的。后来又多次接到她丈夫的电话,反复请求我们要救救他妻子,但那时我又不能给予太多承诺。今天终于对他有交待了,这种喜悦和轻松难以言说,似乎是一种解脱。

后来护士从18床的胃管里抽出约20ml的褐色液体。病人感觉到我们讨论这液体,又有些紧张了。虽然她已转归另一组医生负责,但毕竟对她熟悉,而且她病情重,所以我还是常去看她,看到她的焦虑,马上检查她的腹部,给予安抚,让她跟护士了解她的纸尿布颜色,估计不是消化道出血,不管情况如何变化,我们医生会处理,她要做的是调息、休养。

这几天我们广东二队开始给阳性的部分病人用磷酸氯喹。为了观察副作用,我督促几个医生给病人查心电图(心电图都要病区医生自己做),发现个别医生不敢接触阳性病人。我想了想,也难怪,这些医生里很多不是搞我这个专业的,面对传染病不如我们这般镇静、无畏。于是我坚定地说“我带你做,但一定要做”。在我的带动下,那位医生也就主动地给我打下手。结果还真发现这例病人有慢性房颤,不宜使用磷酸氯喹。我们组的一个医生目睹了这一幕,想起开始工作初期我准确判断了一例药物热,对我这个老医生表达了敬佩,在下班后主动邀请我跟他在汉口医院楼前合影。”

2020年2月21日

李益明

“今天下午上班,进病房的时间是17:00到22:00。和平常一样16点准时到楼下乘坐通勤公交车上班。因为还没有到晚饭时间,出发前在房间喝了一支牛奶,还好从东莞出发前医院给我们准备了坚果。

准时进入隔离病房,今天依旧是看重症监护室,但让我比平常感觉轻松很多:病人少了,只有三个了;病人病情变轻了,只有一个77岁的病危病人。来汉口医院快一个月,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

和上一班的同事交接完毕,开始了我这一班的工作。现在病人没有什么治疗,只有这个77岁的爷爷,一直在呻吟,看起来很辛苦,也很焦虑,微量泵正在7ml每小时持续泵注右美托咪定。但是他的精神状态比昨天明显好很多,而且今天早上停用了无创呼吸机,仅仅是面罩吸氧,血氧饱和度都有98%。明确工作重点:今天有空,我决定陪老爷爷聊聊天。

我握住他的手,告诉他:爷爷你看看,我们病房的人越来越少了,他们都已经康复出院了。你也要加油啊,家里人都很想你。天天打我们办公室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老爷爷听完我的话顿了一下,开始缓缓的打开话匣子:家里四代同堂,感觉很幸福,很想念自己的孙子和重孙。我就告诉他:你要加油,他们也很想你,但是现在特殊情况,不允许他们来医院看你。你看看我们,天天都穿着防护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你家人来了很容易被传染的,你有什么事情就给我们讲。他微笑的点了点头,说想要喝水。我就赶紧端水递给他。喝了50ml水就闭上眼睛,也不再呻吟了。

我就开始帮其他病人胃药测量生命体征。十分钟后再过来看他,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我就直接把抗焦虑的右美托咪定泵调整到4ml每小时。看他安然入睡,我也感觉到我们医疗队完成任务指日可待。希望老爷爷在梦中能够梦见自己的孙子重孙,在梦里面先实现他的天伦之乐。”

2020年2月21日

吴国成

“今天已经是来武汉的第24天了,常规的两点一线的生活照旧进行着,常规的穿好防护服相互检查,常规的打补液测量生命体征。唯一不常规的是病人,24天了,患者都不再愁眉苦脸的,每个患者见到我们都是满怀的感激开心,甚至有患者还可以戴着口罩在走廊散散步,开心的跟我们说,还有几天就可以出院了,需要吸氧的也可以站在床边稍微活动活动,今天负责的床位的患者也没有发烧了,吃饭时间,每个人都食欲大增了,有的还要求加餐(曾经的他们一盒饭吃不上两口就吃不下了)。偶遇一个曾经在监护室治疗的患者,之前我一直在监护室里头工作,也没留意到他还在我们科室休养,以为他已经是出院回家休息了,不过如今人也精神满满的,中气十足说到“你来上班啦,我记得你,那个时候在监护室,没有一天是休息好的,天天看着你们在抢救啥的,自己又很害怕,心理压力也大,你每次上班都抽空问候我,安抚我好好休息,我记得你的个子和声音。”听完之后,我感觉,这是这24天来在武汉收到最好的礼物,其实你们记不记得我没关系,能够看到你们都健康就足够了。另外一个今天刚从监护室转出来的患者,在跟同房的病友交流着监护室里经历的一切,从他死里逃生的句语中,感受到他重获新生的力量。曾经看着他们生死一线,今天看到他们精神饱满,总算感受到,在病区在监护室流的汗水没有白费,就算再流几身汗,再瘦个10斤也是值得的。

24天了,看到武汉的凄风苦雨,经历过武汉的大雨大雪,任凭环境怎么恶劣,也打不倒我们。上班的路上也看到了路边的桃花开始长出花苞了,这给我的感觉像病区的病人,结束了寒冬,准备要有新的开始了,属于武汉人们的春天也要到来了。虽然钟南山院士仍说未见到拐点,但是我看到了更多希望。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武汉这座英雄城市不会倒下来的。”

2020年2月21日

梁秀贞

“今天是来武汉第24天,依旧是穿好防护服相互检查,确保安全才能进入病区,怎么今天感觉患者有点不一样了?他们都不再绝望的躺在床上了,而是可以戴着口罩在走廊散散步,开心的跟我们说说话,需要吸氧的患者也可以坐在床边稍微活动手脚,看到他们精神饱满,总算感受到汗水没有白流了,就算再流几身汗也是值得的。

在隔离病房内,护士必须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变得很笨重,很多操作都不能灵活完成。每天不仅要做日常的打针、发药、量血压等护理工作,还要包揽送饭、打包垃圾、打扫卫生等生活琐事。工作中,我们的防护镜里全是蒙蒙的水雾,看不清前方,比平时花多几倍的时间及精力。这些都看在病人的眼里,感激地对我们说,“辛苦了,谢谢你们!”。那厚重的防护服隔住了病毒,却隔不住病人对我们希望的爱。

我们收到这么多的爱,让我们尽心尽力投入防护的工作中,让我们一起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共同抗击病毒,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


责任编辑:陈穗岚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