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8日 星期四

东莞“地下美容师”:他们与污水为伴,换来的是万家安康!

来源:莞香花开、南方+ 2020-11-25 11:52:55 记者:

在东莞,有这样一群人:

他们时常在地下忙碌

看不到阳光、吹不到风

他们与污水污物为伴

干着最脏最累的活

他们兢兢业业却默默无闻

用自己的脏和累

换来这座城市的美与好

连日来,记者走访东莞市黑臭暗渠整治工、排污管道养护工、化粪池清洁工,与他们一起钻暗渠、探井道,讲述城市“地下美容师”不为人知的故事。

暗渠整治工

泡在粪污中封堵上千排污口

在南城街道水陂涌上游,记者与东莞市超立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工程负责人覃志辉集合,进入暗渠。

打开下水道井口,做好通风,穿上防水服、打着手电,沿着竹梯下行5米,就进了暗渠。暗渠高约2.5米,内部阴暗,积水深至大腿根。水面上漂浮着粪污,散发出异味。

暗渠中部,用沙袋堆出一个围堰,将污水全部截住,再用水泵将污水抽到处理厂进行清理。一条90多米的白色管道直通下游。下游的排污口有的被封堵了,没有封堵的则通过管道将水引回到围堰里。通过封堵、围堰、引流,所有生活污水都进入市政处理系统,不会直排入河。

最近三年,覃志辉一直“泡”在暗渠里,先后在10多条河、200多段暗渠中施工,累计封堵了上千个排污口。

暗渠的墙顶,一些树根倒挂下来,水面上积着厚厚的粪便,排污口附近有很多蟑螂,环境恶劣。“这里的环境算不上五星级,至少也是四星级了。”覃志辉笑着说,他们遇到的环境最差的暗渠,地面是餐饮集中区,暗渠里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爬满蟑螂,看得人头皮发麻;最臭的不是成块状的粪便,而是经过化粪池过滤后的粪水。

整治鸿福河支渠是覃志辉印象中最艰苦的案例。鸿福河位于主城区,居民非常密集,排污口众多,粪水、生活垃圾集中到暗渠里,整治难度大。公司的工人施工一周后,很多人得了皮肤病,手上脱皮腐烂。

覃志辉沿着暗渠逐个检查排污口,察看水泵运行情况。大约过了半小时,留在地面的同事向他喊话,他回应:“一切正常。”他解释,在暗渠作业有一定的风险,一般是三四个人同时进渠,地面再留守一个人。每过半小时,两边就要喊一次话,确保没有异常。

在雨季最危险。有一次,覃志辉和同事们在鸿福河暗渠中施工,地面守望的同事发现天气突变,即将下暴雨,赶忙通知他们撤离。等他们爬出地面,只过了半个小时,暗渠中的水位就已超过1人高。

暗渠整治工作不仅环境差、风险高,而且非常劳累。受到天气等多种因素影响,有时需要连夜施工。在整治三禾市河暗渠时,覃志辉和10名同事连续工作了24个小时。

暗渠底部有很多石块和坑洞,十分湿滑。有一次,覃志辉在排查暗渠时一脚踏空,摔在污水里,手也划破了。换上衣服、对手清洗消毒,他又继续排查暗渠。

在暗渠中采访,记者感到呼吸困难、非常压抑,受到异味刺激,止不住干咳。待了一个小时后,记者爬上地面,顿觉空气清新,忍不住大口深呼吸。覃志辉和很多同事已经入行10多年,只有身体条件和技术过硬、能吃苦耐劳,才能胜任这份工作。

过去,家人不支持覃志辉的工作,认为又脏又累,还有风险,为此还吵过架。然而,覃志辉很爱这份工作。他说:“工作不分贵贱,干一行就要爱一行。”

闲暇时,他爱点一支烟,到河边坐坐。以前河水黑臭,如今清澈透亮、空气清新。他说:“我是个普通人,对这座城市没有多大贡献。能保护好几条河,我就感到非常满足了。”

管道养护工高材生

率团队维护108公里管道

张宇轩今年28岁,是吉林大学毕业的本科生,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很难把他与脏乱差的排污管道联系起来。然而,他是水务集团管网公司一名技术人员,并且是高埗镇管网维护团队的负责人。

高埗镇108公里排污管道,所有的检查井、截流井、泵站,都归张宇轩的养护小组负责。

“刚入行时,我们都有一种感受:这不是人干的活!”张宇轩笑着说,他们需要清理排污管道,而管道里什么样的污物都有,包括粪便、避孕套、卫生巾等。有一次,他们正在清理一个管道,突然一只死老鼠漂了出来,泡得肿大、已经脱皮,散发出恶臭。他们忍着恶心将死老鼠捞了上来。

最辛苦的不止于此,而是下井作业。今年10月,一处排污管水位升高,如果不及时处理,污水可能溢流入河,污染水源。张宇轩和同事们用了10多天排查了近40个井口,终于找到症结:一个泵站的管道出现淤塞。他们又连续奋战了两周,终于将管道疏通。那段时间,他们每天忙到夜里11时多。

彻底解决淤塞问题需要人工下井,28岁的莫钰锋自告奋勇下井作业。他回忆,下井需要穿上防护服、消毒面具,还要绑上安全绳。竖井有7米高,底部有两个乒乓球桌子大小,散发着臭味,淤泥深及膝盖。井底不通风,温度高达37摄氏度,在井下待了5分钟,莫钰锋就感到呼吸困难,脑袋沉重,浑身冒出大汗,汗水流进眼睛里也无法擦拭。

夜里和周末加班对管道养护工来说是家常便饭。今年10月的一个夜晚,某处排污口的井盖被树根撑破,河水倒灌进入排污管道。张宇轩联系团队成员李柱波。李柱波当时已经下班,立即开车赶到现场,操着一把砍骨刀,站在齐胸深的水里,连续工作了50分钟,终于把手臂粗的树根砍掉,将井盖复原。回到岸上,李柱波皮肤泡得发白。

作为一名大学高材生,为什么选择做管道养护工作?张宇轩解释,很多人对管道养护是有误解的,认为这份工作又脏又累,比较低端。其实,管道养护是一项专业性、技术性要求非常高的工作。

张宇轩在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很多专业知识都有用武之地。例如,操作最新的管道机器人,实现管道监测“机器换人”;使用井盖探测仪,让排污管道治理事半功倍;运用专用绘图软件,进行管道标高材质等信息梳理,形成一张高埗镇管网全图。

最近几年是东莞的截污治水攻坚期,排水管养护工作繁重,张宇轩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他的两个孩子分别4岁和2岁,都由妻子照顾。孩子生病他也抽不出时间照料。最近一年,从没有时间逛街、看电影,他笑话自己“过得完全不像个年轻人”。

虽然是团队中年龄最小的,但同事们都信赖他,团队中的老员工陈建水评价:“什么样的连长带什么样的兵,这个大学生有文化、有干劲,我们都服他。”

粪污清洁工

掏粪工接棒传承时传祥精神

车子随时加满油、装满水,任务一来马上出动,这是过去10多年来,谢朝阳养成的工作习惯。

谢朝阳是东莞市恒通清洁工程有限公司的老板,也是一名亲自“上阵”的化粪池清洁工。他是湖南昭阳人,所在的村有很多人在珠三角从事化粪池清洁行业。15年前,他跟着长辈来到珠三角,打工、创业,辗转多个城市,最终在东莞落脚。

为什么选择在东莞创业?谢朝阳说,东莞人口密集、工厂众多,市场空间大。近年来,东莞越来越重视城市品质提升,发展前景向好。

用环保清洗吸污车从化粪池抽走粪污,再用压渣车压实,送到果园菜地,或送到污水管理厂用于培养活性菌种,这是谢朝阳每天的工作。看似简单,背后的辛苦却不为外人所知。

有一次,谢朝阳早上8点出门,忙到晚上回家,晚饭还没吃,就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有几个主管道的粪污冒了出来。他们急忙前往,夜里10点赶到现场,一直忙到次日中午12点,才解决了问题。

谢朝阳回忆,当时化粪池的出水口堵住了,需要疏通。化粪池是一个密闭空间,高约2米,面积约6平米。清洁工戴着防毒面具,穿着防水裤,进入化粪池,踩着深及腰部的粪便,忍着令人窒息的气味,清理出水口。每过15分钟,清洁工就要出来休息一次,全身的衣服全部湿透。谢朝阳说:“有的老旧化粪池只有1米高,我们必须弯着腰作业。化粪池中温度高,在夏天清理化粪池,一天下来衣服就没有干过。”

“我们这个行业比建筑工人更累,比消防员更紧张。”谢朝阳说,化粪池随时随地可能堵塞或溢流,不管是炎夏的正午、还是半夜,他们都要24小时待命、随时出动。

有一年大年三十,同事们都回家过年了,谢朝阳在公司留守。他接到一个业主电话,下水道堵塞导致粪便喷了出来。谢朝阳立即上门,迅速帮业主解决了问题。那位业主非常感激,留谢朝阳和他们一起吃了年夜饭。这是让谢朝阳最感动的一次经历。

然而,粪污清洁行业有很多难言之隐:每次下班遇到邻居,大家虽然跟谢朝阳打招呼,但都会隔得很远;招聘工人时,一听说需要进化粪池,很多求职者就跑了,宁愿去工地做事;谢朝阳的孩子也有意见,劝他换工作,因为父亲周末总是在忙,没时间陪他们,半夜经常出去,回来还一身臭味……

对于这份工作,谢朝阳有自己的理解:粪污清洁虽然是个传统行业,但也一直在升级。谢朝阳的长辈在上世纪90年代,从昭阳来到珠三角清理化粪池,是用桶挑、用蛇皮袋装;到21世纪换成了吸粪车;如今换成环保清洗吸污车等更先进、更环保的设施。这个行业随着时代发展不断地进步。在人们越来越重视生活品质的今天,这个行业尤其重要。

“360行都要有人去做。”谢朝阳认真地说,记得小时候有篇课文,讲的是周恩来总理跟掏粪工人时传祥握手。时传祥说自己手脏,周恩来总理却说“劳动人民的手最干净”。谢朝阳常和同事们说:做掏粪工人也有大境界:宁肯一人脏,换来万家康!

11月20日,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东莞成功实现全国文明城市“五连冠”。东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向全体市民发出感谢信:全国文明城市凝聚着每一位东莞人的心血和汗水,一路走来,感谢有您!

一路走来,感谢有您!

致敬每一位努力奋斗中的东莞人!

责任编辑:沈海琳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