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19日 星期二

经济记者眼中的东莞2020⑤∣大科学装置助力东莞迈向原始创新策源地

来源:i东莞 2021-01-08 10:16:05 记者:

关键词

原始创新

释义

2020年的东莞,大科学装置落户,原始创新能力不断增强。通过科技创新,东莞正逐步突破多项关键领域技术。

“请各采编部门成员迅速返岗……”年初三,本该是访亲探友、阖家团圆的时光。然而,作为报社经济新闻部一员,我深知自己的职责与使命,今年特殊的环境下,更需要做好信息传递工作。于是,我连夜背上行囊,复工返岗。

返莞的火车上,我拾起多年未看完的《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想起当下铺天盖地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再源于国际贸易摩擦不断而导致国外对华技术封锁,这让我对其中的台词——“凛冬将至”,感悟更为深刻。

疫情对于东莞而言会是“凛冬”吗?东莞将如何面临这场大考?东莞产业链关键环节如何突破与提升……我所看到的东莞2020,是自立自强,是坚忍不拔,是务实开放。与我第一次尝试佩戴医用口罩一样,东莞也在2020年做出许多“第一次”尝试。

中国散裂中子源加速器第一次达到打靶束流功率100kW的设计指标并稳定运行,松山湖材料实验室研究成果第一次入选“中国科学十大进展”……虽遇疫情,但厚积薄发的东莞,大科学装置建设不断推进,创新臂膀不断强壮,原始创新能力不断增强,各领域技术难题接连突破。

▲松山湖材料实验室 郑志波/摄

大科学装置纷纷落户

2月28日,中国散裂中子源打靶束流功率达到100kW设计指标,时间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年半的时间。

那是我第一次关注中国散裂中子源。然而第一次正式来到中国散裂中子源,是五一假期,原因是中国散裂中子源建设团队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五一假期,东莞气温飙升到34℃,但让我感受最为火热的,还是中国散裂中子源300多名科研人员的工作热情。

“装置一旦启动,就要保持24小时运行,整个运行阶段需要持续数个月,期间不能随便停止。”因为要时刻跟进科研进程,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东莞研究部加速器技术部副主任刘华昌从装置开机运行至今,一直未停下脚步休息。

▲2019年6月20日,无人机航拍的中国散裂中子源 记者 郑志波/摄

因为要做好射线屏蔽,装置建设选在地下18米左右的地方,那也是中国散裂中子源主要设备所在的地方。对比起地表建筑,地下可谓是“别有洞天”。

1台负氢离子直线加速器、1台快循环质子同步加速器、两条束流输运线、1个靶站、首批建设的3台谱仪及相应的配套设施和土建工程……这些科研装置共同组成大科学装置——中国散裂中子源。这里到底能做些什么?我当时内心也是满满的问号。

▲中国散裂中子源全景 记者 郑志波/摄

其实,中国散裂中子源就是一个巨型“显微镜”。随着观察手段不断改善,从放大镜到光学显微镜再到散裂中子源,人们对于物质微观结构的认识也不断向前。通过中国散裂中子源,人们可以用中子来观察物质世界,研究原子、分子尺度上各种物质的微观结构和运动规律。这种“用中子看世界”的研究手段,也可以称为中子散射技术。

正当我意犹未尽地感慨中国散裂中子源之壮观时。刘华昌告诉我,在中国散裂中子源不远处,松山湖科学城中子源路尽头,是继中国散裂中子源之后布局建设的又一国家大科学装置——南方先进光源项目。

此前,大家都说这是中国散裂中子源的“姐妹花”项目,我一直不理解。出于对南方先进光源项目的好奇,7月初,我再次驱车前来进一步了解情况。

无巧不成书,我再次遇见刘华昌。他介绍到,同步辐射光从本质上说是一种高亮度的X射线,主要与原子外围的电子云发生相互作用,因此原子的外围电子越多,它就看得越清晰,可用于探测较重的原子。而面对外围电子稀少的轻元素,如氢、氦等,中子散射的探测能力更强。因此,两者各有优势,优势互补。

原始创新助推高质量发展

大科学装置纷纷落户绝非偶然,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东莞长期的科创积累与雄厚的产业实力。随着大科学装置建设不断推进,其带来的影响正逐步显现。

正因为中国散裂中子源选址落户东莞,作为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总指挥,陈和生院士便跟随着项目来到东莞常年工作与生活。2020年,我所采访到的第一位院士,也正是陈和生。

“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本身是不会直接带来GDP,但他有信心将这里打造成为全新的科研创新中心。”采访过程中,陈和生的这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事实上,陈和生没有说大话。

8月13日,个人受邀再次来到中国散裂中子源,参加我国首台自主研发加速器硼中子俘获治疗(以下简称“BNCT”)实验装置新闻发布会现场。

▲我国首台自主研发加速器硼中子俘获治疗实验装置研制成功 记者 程永强 实习生 赵仪琳/摄

在陈和生院士的带领下,我实地参观了BNCT实验装置。眼前的BNCT实验装置,精密、复杂、庞大。我问陈院士,BCNT实验装置具体有什么功能?他告诉我,BNCT能准确“捕获”癌细胞并进行摧毁,这将对于脑胶质瘤、黑色素瘤和头颈部复发肿瘤治疗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BNCT实验装置发布会的召开,意味着我国加速器BNCT技术发展正不断解决“卡脖子”问题,逐步打破国外的垄断,为我国BNCT事业发展赢得主动权和话语权。新闻一经刊登,不少读者纷纷通过电话和微信等方式,向我咨询BNCT建设进展。可见,装置研发意义之重大,医疗市场需求之紧迫。

这么“高精尖”的科研成果能否落地?报道刊登后市民能否顺利用上?我当时心中也打上一个问号。但陈院士告诉我,目前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已经于东莞市人民医院开展合作,第二台BNCT临床设备的设计和研制正紧锣密鼓地进行,预计四年后,BNCT装置将有望进行临床使用。我心中的大石头也才落下。

事后了解到,中国散裂中子源的总体目标是建设我国在相关基础科学和高技术领域的具备原始创新能力的团队,促进我国科技、工业等方面技术的大力发展,至2030年,带领我国中子散射技术的研究和应用科学界全面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不可否认,随着中国散裂中子源等一批大科学装置的到来,其辐射效应越来越强。松山湖材料实验室等科研机构落地生根,新材料峰会等峰会论坛接连召开,香港城市大学(东莞)等高等院校选址落户,众多高新技术企业纷纷汇聚……

▲2020年11月26日,2020中国·松山湖新材料高峰论坛在松山湖举行。图为论坛开幕现场 记者 郑志波/摄

无论是中国散裂中子源,还是正在筹备的南方先进光源项目,抑或正谋划建设的先进阿秒激光设施等,落户东莞意义重大。依靠“三来一补”发家的东莞,通过大科学装置的落户,正积极努力补齐创新短板。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大科学装置建成落地,东莞还将在原始创新上迸发出新的活力,以全新的姿态,参与到国际科研竞争中,引领创新走向未来。

大科学装置及其上下游链条,为原始创新提供了坚实平台。东莞正以大科学装置为基础,高水平院校、科研机构和实验室体系集体发力的源头创新矩阵,真正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原始创新策源地。

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2021年是两个百年目标交汇之年,也是“十四五”规划开启的第一年。育新机,开新局,东莞高质量发展,转机在望。

总监制:张树坚

总策划:雷石鹏 虞清萍

策划:殷昌盛 孙本源

采写:张帅

海报:郑伟华

出品:经济新闻部

摄影:i东莞资料图

编辑:钟彦亮

责任编辑:梁毅博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