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8日 星期天

鹿城记忆 | 寨扎顶,曾经的一抹辉煌

来源:最美清溪 2021-04-07 09:49:53 记者:

寨扎顶是清溪北部高山之一,据《东莞市清溪镇志》记载,寨扎顶海拔为415米。清咸丰、同治年间,清溪部分乡民秘密加入洪帮会,在寨扎顶上修筑工事、搭建简易房屋,依托地形与官府展开对抗周旋。

当厮杀和尘嚣早已逝去,当岁月尘封一切又归于平静,谁又能想到,这归于死一般寂静的山顶上,曾经发生过一段可歌可泣的抗争故事。

洪帮会占据寨扎顶劫富济贫

△寨扎顶是清溪北部高山之一,山势陡峻,地形易守难攻

1842年,弥漫在东莞虎门上空的硝烟终于散去,清政府割地赔款。为了筹措赔款,清政府加紧了对民脂民膏的搜刮,税捐名目繁多。清溪地处山区,农业生产本来就很落后,清政府的苛捐杂税无疑是雪上加霜,乡民生活无以维继。清溪山高林密也同时催生了反清组织的建立。

清咸丰后期,不堪重负的部分清溪乡民在余礼年、李亚统的带领下终于揭竿而起。逼上“寨扎顶”,成为洪帮的分支。寨扎顶海拔仅415米,在清溪北部众多高山之中并不算高,但是寨扎顶山势陡峻,山下又有一条河流作为天然屏障,地形易守难攻。

据介绍,刚开始时,寨扎顶上的洪帮人数仅有十几人,皆为无家可归的穷人。他们白天躲在山上栖身,夜里则袭击乡绅恶霸、官府车队、粮仓,劫富济贫。随着洪帮的影响进一步扩大,越来越多的破产者加入洪帮会,令不少豪绅地主闻风丧胆。清溪寨扎顶洪帮力量迅速壮大,与福建等其他地方的洪帮遥相呼应,他们与太平军一道,对清军发起袭击。

1866年2月,聚集在广东的十多万太平军余部遭受重创,全军溃散。1867年冬,东莞县署捕厅对孤军奋战的寨扎顶洪帮会展开围剿,清军出动2000多人,在火枪、土炮的配合下向寨扎顶大举进攻。

洪帮会头领余礼年、李亚统等人在山下大坝隔河与清军展开殊死搏斗。无奈敌我兵力、武器配备悬殊,清军很快攻陷山下大坝。洪帮兄弟发现在山下与清军直接交火自己占不到便宜,便退到山上,重新部署兵力,决定借助有利地形与清军对抗周旋。

攻陷大坝后,清军继续攻山。洪帮会藏在暗处,依托天险,对清军进行还击,清军死伤一百多人。攻山不成,狡猾的清军开始放火烧山。洪帮会四百余人有的战死、有的被烧死。部分成员侥幸逃脱,隐姓埋名,归家务农。寨扎顶的洪帮会随之解散。

时间风化了石壕、大坝

△石壕、大坝早已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只剩下一条泄洪渠默默地守护这座山头

为了与清军展开对抗,洪帮会在寨扎顶环山砌了一条高92公分,宽70公分,长1000余米的大石壕,并在山下修建大坝,埋设陷阱,修筑工事与清军对抗。

150多年过去了,寨扎顶上的茅草屋早已不见,放眼望去,一片苍茫零落。山下的大坝,也早在开山的时候被毁掉。在山的背风坡,还可以清晰地看到两爿整饬的平地,其中一块平地的旁边有一丛直径约三米的竹丛。“有竹丛就证明这里住过人,这座山上除非人工栽培,不然不会长出那么大一丛竹子。”护林员告诉麒麟仔。

历史碾碎了一切,风化在时间里。寨扎顶,这座并不高的山头,曾经上演过反抗压迫与剥削的不屈斗争,大地无语,山林无息。唯有山顶那一丛竹还在疯长,向人们诉说着那曾经血流成河的悲怆。



△寨扎顶常常有野猪出没的踪迹

一个多世纪过去了,烟消了、云散了,这里重又复归自然,静谧而恐怖。轰轰烈烈的岁月居然都曾不能以一瞬的停留,便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野猪将山顶浅土拱起,刨食嫩树根,肆虐地到处拉着粪便。穿山甲在这里刨了一个又一个洞,躲藏在里面生崽育儿。枯死的树干腐烂了、长了菌种、又发了新芽。

责任编辑:官登禄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