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3日 星期天

听说,藏在东莞的白噪音,都被他“装”到了自己的声音图书馆里!

来源:东莞时间网官微 2021-05-20 08:56:26 记者:

说起音乐,即使是五音不全的人,也能发表几句自己的见解。好听或者不好听、喜欢或不喜欢,总能成为社交的谈资。当下没听过音乐的人,也是极少数了。

那么

屏幕前的你听过“白噪音”吗?

你知道东莞的白噪音是什么样的吗?

1

藏在东莞的白噪音

在说起白噪音的时候,相信许多人同笔者一样,起初是有些懵的。

其实,白噪音是指一段声音中的频率分量的功率谱密度在整个可听范围(20~20000Hz)内都是均匀的。日常听到的雨声、流水声、鸟鸣声等来自大自然的声音,都是现实世界中最接近白噪音的声音。它可以让人稍微放松一点,不那么焦虑。

任峰是东莞巫工作室&声音图书馆的创始人,去年12月,任峰便带着自己工作室的小伙伴,开启了收集东莞白噪音的计划。

或许你不知道,城市里的鸟儿其实比乡村的鸟儿醒的更早。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留意到,有时候早上四五点钟醒来,就能听到城市里的鸟叫声。”作为团队的收音师,小何同笔者讲到,在团队前往同沙生态公园录制鸟叫声的时候,五点出发的他们都在但心会不会去得太晚了。可到了现场才发现,森林里的鸟儿还在熟睡,直到六七点钟,才陆续发出鸟叫声。

在同沙录制鸟叫

此外,你也一定不会想到,虎门大桥上车水马龙,轰鸣不断,但在桥下录制出来的海浪声,效果却出奇的好。还有站在同沙生态公园的U型谷里的时候,城市与大自然的对立在话筒产生出的噪音里显而易见。

虎门大桥


在同沙U型谷

录制白噪音,对任峰团队的成员来说也不失为一件趣事:班时间,寻找东莞好听的声音。

任峰讲到,华阳湖是东莞重要的地标景点,团队成员踩点反映到,那里风吹芭蕉叶的声音很好听。当时正值十二月,北风吹得极大。在正式开始录制的时候,二月的春风又太小,吹不动偌大的芭蕉叶。直到3月21日,东莞突然吹起了大风,大家一时兴起直冲华阳湖。

也是在3月21日当天,风吹芭蕉林的声音才被正式录制下来。

任峰讲到,从收集资料到设备研发再到踩点采集,他们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收集了东莞12个典型地标的白噪音。不久之后,有东莞特色的白噪音将正式跟大家见面。

白噪音,也可以很安静。

2

种下一颗音乐的种子

从辽宁南下广东,在惠广深三座城市辗转待了八九年后,任峰的创业故事到东莞才算正式开始。

创建一座声音图书馆,对80年出生的他来说,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任峰回忆,初一的时候,班上有一位同学会吹萨克斯。那时候,许多人家里都是没有条件去学习声乐的。而萨克斯发出的曼妙音乐,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每天中午,那位同学在学校练习萨克斯的时候,任峰便喜欢去找他。一来二去,他不但学会了吹萨克斯,还跟着同学学会了黑管。

那时候起,一颗音乐的种子便悄无声息地在任峰心里生根发芽。

“如果你很喜欢一样东西,你一定会随着喜欢程度的不断加深,而慢慢生出许多疑惑来。”任峰讲到,他那个时候也对收音机的发声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爸爸妈妈出门之后,他就把自己买的小收音机悄悄拆开来琢磨。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好奇的东西越来越多,会弹奏的乐器也越来越多。大学期间,学习工商管理专业的任峰还和校内的同学一块组建了乐队,作词编曲,有声有色。

“我是从初中开始,从内心里就想把这个爱好变成自己的事业。”任峰讲到,在他初中的那个年纪,他便想清楚自己未来想要从事音乐相关的事业。所以一直以来,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跟音乐“离得不会太远”。

如今能在东莞开一座声音图书馆,与他南下工作有着直接关系——他说,那是他迄今为止受益最多的八九年时间。

“很多人总觉得,打工这件事儿就是工作,但实际上,工作跟打工不是同一回事儿。”任峰说到,在他南下广东的八九年时间里,他主要在在做音乐相关的产品渠道管理、产品设计与品牌规划。在这一阶段,许多在别人眼中没必要的努力,任峰反而乐在其中。

他说,工作是自己一生选择了某一个行业作为自己终生的事业,时时刻刻或者是在什么样的状态里都可以去思考这件事,怎么能把它做得更深入一点?这个过程中,让自己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价值,就会有动力。但上班,只是工作的一种形式。

在广东“打工”期间,热斑乐队与任峰合影

3

开在东莞的声音图书馆

2015年年初,任峰在广州工作的工厂资金链断裂。

彼时,他要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抉择:是继续给别人“打工”还是集全部精力去做自己的事情?

“当时几乎是没多做思考,我很痛快地就想要自己做。”任峰讲到,他从原工厂出来没多久,便到东莞做了市场考察。东莞基础设施完善,而创业成本较广深而言“性价比”更高。几乎没太多考虑,离开广州的任峰在同年3月便在南城769文创园里开始践行自己的音乐梦想。

任峰讲到,在音乐起源“巫觋说”中,萨满教将女巫称作“巫”,男巫称作“觋”。巫工作室的取名灵感便源于此。

但在创业初期,工作室的发展并不顺利,前期做耳机持续亏损了整整四年。好在,工作室原创CD机的问世让他赚到了创业后的第一桶金。随后,黑胶唱片机也很快问世。赚钱之后,工作室可投入研发的产品增多,工作室规模才逐渐扩大。

笔者向工作室里的产品设计师了解到,一台CD机的问世,从设计到生产,一共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每一台CD机、黑胶唱机,从外观设计到选材再到最终出品,都需要她们多次修改。

如今,经过几年的发展,他的巫工作室真的成了一座声音图书馆。

迄今为止,工作室收纳唱片上万张。在这里,音响、音乐盒、CD机、黑胶唱片机应有尽有。除了音频硬件,声音图书馆作为空间品牌,还十分关注音乐文化的传播。与此同时,白噪音的数字专辑和数字专辑的空间体验在未来也会出现于此。

任峰还告诉笔者,工作室目前侧重于发掘一些大家不曾听到但着实好听的声音和音乐,让这些声音和音乐通过工作室,获得更多的曝光量。

任峰的音乐梦想还在继续,你的梦想,起航了吗?


文:谭雅文

图:受访者供

责任编辑:马盛龙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