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07日 星期五

我的入党故事|黎满金:我很满足这辈子为党为人民做了一些事

来源:i东莞 2021-04-28 09:01:20 记者:

那个年头主要是肯干,要立足于为党为人民作出自己的贡献,只要有这个信念,自己就可以去做。

——东莞第一位全国劳模、第一位“全国三八红旗手”黎满金

我今年91岁了,很多事情回想起来都太久远,不记得了,但对于入党情形,我记得还是比较清楚。

1955年,城镇青年居民响应毛主席号召,纷纷投身工厂当中。那时候我25岁,被录用到位于中堂潢涌的广州华建麻纺厂东莞精洗工坊,成为一名普通的工人。

1957年,潢涌麻纺厂迁回广州经营,我不愿意离开家乡,就放弃了往广州的机会,调到位于现在石龙镇中山中路的石龙电池厂,从此在石龙安身立命。



■东莞第一位全国劳模、第一位“全国三八红旗手”黎满金

刚到电池厂的时候,我在装配组第二工序工作,奋斗在生产第一线上,月月都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几个月之后,我被提拔为装配组组长。在装配组工作期间,我创新、改良了两种工具:一种是通过研发,电池斟浆由一次斟1个增加到一次斟10个;一种是电池壳落纸压底棍操作技术改良,由单枝操作改进为串联式5枝一次压底棍操作,使原来一次只能压1个电池底棍提升为一次可压5个,通过这两种技术改良,不仅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还大大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

工作上面都是我自己想着改良的,不是工厂叫我改良的。我没什么文化,没有读过高中大学,因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安心读书是一种奢求,我只读了三年私塾便无奈放弃了学业,这些工作成绩都是我边做边学,边学边做,这样慢慢做出来的。所以,当我做出这两项技术创新的时候,令人瞩目,被工友称为企业技术改革的能手。此外,我还兼顾电池厂的饭堂、托儿所、妇女、工会、治保会等管理工作,工作表现都比较出色。

工作之外,我还比较热心肠,一次,有个女职工双胞胎难产大出血,危在旦夕,我闻讯跑到医院,知道急需输血,当时医院没有血库,我就二话不说让医生检查血型,血型匹配,我就让抽了300CC的血液。在那个经济条件差、物质匮乏、大家都“自顾不暇”的年代,献血算是件了不起的事,因为当时大家生活都比较困难,我又瘦,体重不到100斤,献完血都感到头昏目眩,后来女工母子三人也成功得救了。

另一次,一位工友家人生病急需用钱,当时我每月工资28元,我就拿出20元给那位工友应急。还有,饭堂膳食不好,我就帮忙修改菜谱。谁家夫妻闹离婚,我就去调解……就这样,每样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做一点,身边的人就都知道我好像每个事都做得挺不错的。后来,1959年,工厂里有两个老党员看到各种表现不错,就找我聊,他们说:“你条件挺好的,入党吧!”我就说:“好啊,但我够不够条件入党啊?”他们说:“够啊,入党吧。”

于是我就写申请入党了,就这样,1959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9年,正值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我不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在当时东莞县劳模评选中,获得全体工人的支持,当选为东莞第一个“全国劳动模范”。当时也是我国首次评选并表彰全国劳动模范,东莞县仅有一个名额,但因为我生产贡献大又乐于助人,所以就被工厂推荐并在多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获得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殊荣。同年11月,我去北京参加全国第一届群英大会,家里墙上挂着的那张合照就是在北京照的,全国很多“劳模”去的,各行各业的都有,有重工业、轻工业、财贸等等,我是代表轻工业的。还记得那时候坐火车去北京,坐的是特快火车,坐了一天一夜零两个小时。1960年,我还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又成为东莞第一位获得这个荣誉的人。这两个“第一”都挂在了我家墙上了,那张黑白的老旧照片,是我1959年作为代表参加全国群英大会轻工业系统先进交流会时的合影,还有一张是我在1960年获得的“全国三八红旗手”奖状,这张照片和奖状,记录了我人生辉煌的一刻。

但当年我对获得这两个“第一”并没有多大的感想,因为我一直就是一心一意工作的,不会想那么多,那个年头主要是肯干,要立足于为党为人民,作出自己的贡献,只要有这个信念,自己就可以去做。他们看见我做得好,所以就推荐我入党,推举我评“劳模”“三八红旗手”,自己不会去想这些的。

入党后,又评了“劳模”,就觉得自己还要做得更好,后来因为工作更加出色,我不仅升职为副厂长,还调去了规模更大的玻璃厂、火柴厂,以前火柴厂有500多名工人,电池厂才100多名工人,在这三家工厂都是做副厂长。走上这些领导岗位后,担子更重,我也更努力工作,始终对工作兢兢业业的,对职工关怀备至,直到1985年退休。

入党后,我带动更多工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全部都很愿意的,因为我给他们起到了一个示范带头的好作用,跟他们聊入党的时候,他们都说:“好啊,跟着你就好。”就这样,带动不少职工入党了。

我还获过先进党员荣誉称号,但获过多少次不记得了,旧的证书和照片都没了,因为搬过几次家。

我有六兄弟姐妹,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我们全是党员,我先生也是党员,比我更早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家里第一个入党的是我大哥,他叫黎柏芳,在革命战争年代,他曾不屈不挠地投身解放东莞的革命事业当中,是我最敬佩的人。还记得当时他出来“打游击”,在乡下(中堂潢涌)有两间祠堂,有国民党军住在那里,我大哥就叫我去打探一下他们究竟有多少个人,我就过去看了几次,看完我就告诉我大哥,这里住了多少个人,那里住了多少个人,算是帮我大哥去刺探“军情”,想起来这也算是参与过一些“革命工作”吧,那时候,我年纪还比较小,想起来可能只有16岁吧。

我们全家都是为党、为国、为民做事的,入党这么多年,我自认为,都对得起党和人民。我从来不会做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我对别人都很好的。退休后,能帮得了别人的,我都尽力去帮,老人走不动的,我就扶一下。生活困难的,我就捐点钱帮扶一下,能做的我都会去做。

还记得入党宣誓那一天,“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为党、为国、为人民的信念已经在我心里扎了根,入党的初衷从来没有变,是党、是国家培养了我,我也只是做了自己应做的事,如今我年纪大了,走路都走不动了,我很满足这辈子为党为人民做了一些事。

讲述人:

黎满金,1930年生,祖籍东莞中堂潢涌,是东莞县第一位全国劳动模范、首批“全国三八红旗手”,1955年正式参加工作,曾在电池厂、玻璃厂、火柴厂等工厂工作,直至1985年退休。

文字:莫凤英

摄影:陈栋 视频:陈栋

责任编辑:唐嘉骏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