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3日 星期天

三人行|全国老年人超2.64亿人 专家热议:“银发经济”迎来发展风口

来源:i东莞 2021-05-17 09:00:32 记者:

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出炉。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18.7%,65岁及以上人口占13.5%。从老龄人口总量来看,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有2.64亿人,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1.9亿人,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未来一段时期将持续面临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压力。

人口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如何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不断满足老年人持续增长的养老服务需求是新的课题。但是,存在挑战的同时也蕴含了机遇,人口老龄化将催生“银发经济”的繁荣。本期“三人行”邀请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知名财经评论家谭浩俊共同探讨东莞“银发经济”的发展新态势。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为“银发经济”插上数字经济的翅膀,会降低老龄化社会的福利成本,为老龄人口提供更多具有可及性和便利性、低成本的服务。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近年来,老年人的消费行为由以往的高储蓄、少消费的特征,已经悄然改变为舍得花钱、追求品质的“新老年人”,其消费需求十分旺盛。

知名财经评论家谭浩俊:今后,社会化、专业化养老机构的服务将成为解决养老问题的重要手段,养老服务市场的需求会加速扩大,“银发经济”将迎来风口。

“银发经济”开启万亿级产业市场

记者:人口老龄化将从哪些方面影响消费需求和消费行为?养老、健康、护理、保健等“银发经济”领域,未来将带来哪些发展机遇?

胡敏:人口老龄化当然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社会群体的消费需求、消费行为和消费方式,一大批适老产品和服务会应运而生,并不断增加社会对各类围绕养老健康服务的需求,进而带动社会基础公共服务设施的投入增长,这就是所谓“银发经济”将更加活跃起来。这虽然是一些新兴养老服务业态的发展机会,但必须看到,我国养老服务化水平还相当不足,面临明显的“未富先老”的社会形态,要达到西方发达国家对养老服务的社会保障能力和公共服务水平尚有较大差距,更多地需要增加国家支出和社会投入,在这方面将主要表现为市场失灵,完全靠社会资本带动是不充足的。

“十四五”规划纲要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这就表明,未来一个时期必须更多地依靠政府充分调动各类社会资源供给、改善社会福利制度,完善老龄人口的社会保障水平来加以解决。

宋清辉:人口老龄化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必然会对经济社会产生重要影响,并从各个层面深刻影响消费需求和消费行为。近年来,老年人的消费行为由以往的高储蓄、少消费的特征,已经悄然改变为舍得花钱、追求品质的“新老年人”,其消费需求十分旺盛。从该趋势变化来看,一方面是养老金逐年上涨带来的结果,另外一方面也是国家实力增强的表现,一个国家实力增强之后,必然会反哺人民养老事业。也就是说,国家富强之后,就有充分的能力,提高人民各项福利待遇的标准。

我认为,养老、健康、护理、保健等“银发经济”,未来将带来诸多发展机遇。目前,围绕“老年需求”的相关产业的覆盖范围很大,从养老护理到殡葬服务,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产业链条。未来,围绕着这条链条上的各个细分领域,有望迎来爆发式增长。与此同时,由于我国老年人基数庞大,养老服务业本身就蕴含着大量创业机会。

谭浩俊:人口老龄化既带来“危”,也蕴含着大量的“机”。我国人口老龄化的程度进一步加剧,但同时每个家庭的养老功能却逐渐衰弱,赡养老人的负担与日俱增。今后,家庭外的社会化、专业化养老机构的服务将成为解决养老问题的重要手段,养老服务市场的需求会加速扩大。医疗、养老、健康、护理等“银发经济”将迎来风口。未来,新需求、新供给、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将推动我国“银发经济”的蓬勃发展。以亿为单位的老龄人口基数,意味着万亿级别的产业市场。

助力“银发族”跨越数字鸿沟

记者:当前,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等新基建领域发展迅猛,技术与民生服务深度融合,养老产业也因此迎来数字化发展契机。如何让东莞银发族融入数字经济,主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

胡敏:数字经济发展为应对社会老龄化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为“银发经济”插上数字经济的翅膀,会比较好地降低老龄化社会的福利成本,为老龄人口提供更多具有可及性和便利性、低成本的服务。数字产业发展应当抓住未来几十年老龄化发展的时间窗口,生成更多围绕提供养老产品和养老服务的新业态新模式新商业,不断拓展发展空间。东莞可以充分发挥产业集群优势,在智慧医疗、智慧康养、智慧服务领域加强研发和深度探索,力求走在全国前列。

宋清辉:清晖智库统计数据显示,银发族的网上消费呈现出逐年增长趋势,最近三年的消费水平已增长了近3倍。这一数据显示,“银发族”的定义已经有了新的变化和内涵,其中舍得为自己花钱、购买力强,是近年来两个新增的标签。在此背景下,要想让“银发族”融入数字经济,主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需要更多相关创新企业开发出品类众多的适合老年人的产品和服务。与此同时,有关部门要推出一些个性化的帮扶,例如,有相当一部分老年人无法熟练操作智能手机,给其日常生活带来种种不便,同时也制约了“银发经济”的发展步伐。有关部门若能联合相关市场主体,有针对性地开设一些智能技术辅导培训班等,有望帮助他们尽快享受数字生活带来的诸多便利。总而言之,让老年人融入数字生活,共享数字经济成果,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需要各方通力合作、形成合力,才能够为银发族搭建跨越数字鸿沟之“桥”。

谭浩俊:未来,基于物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智能养老解决方案必然形成未来养老的重要趋势。例如,智能养老利用感知技术,持续精准高效地监测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形成智能预警、智能风险预测、快速响应与精准干预的闭环。智能养老能够实现资源的整合与优化,大大提升养老护理的覆盖范围、质量与效率,促进老年人医养的深度结合及养老模式的创新,最终提高广大老年人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提升幸福感与获得感。但同时,未来的养老产业将不仅仅是满足老有所养的基本需求。在数字化与传统产业颠覆与融合的背景下,老龄人口红利与数字化产业互相融合重塑,可为老龄人口再次提供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例如,老人可利用碎片化时间,通过互联网平台完成一些碎片化工作,构建老年人力资源使用与增值的个性化场景,从而形成老有所养、老有所业、老有所为的老年产业大生态。

提前布局“银发经济”

记者:当前制约“银发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是什么?东莞应该如何应对,充分释放老龄社会的经济活力?

胡敏:东莞是一个开放型新型城市,外来人口比较多、年轻人比较多,文化水平比较高,思想观念比较新,与国内其他城市相比,老龄化负担相对较轻。但从另一方面看,未来的粤港澳大湾区的人口将更加集聚,我们又必须未雨绸缪,看清这个地区老龄化的未来增长趋势。我们要把人口进入压力转化为需求增长动力,提前谋划、提前布局各类围绕老龄化社会到来的康养服务和健康产业发展,充分激发和释放老龄社会的发展活力。

宋清辉:当前制约东莞“银发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有很多,其中老年人数量不够多以及传统观念制约等,仍旧是主要因素。例如在60岁及以上人口中,东莞老年常住人口仅占总人口的5.47%。面对这一现状,东莞要想充分释放“银发经济”活力,并非易事,可能需要通过设立“老年节”等诸多举措,吸引当地以及环东莞城市的老年群体的消费潜力,长期下去,有望催生出当地的“银发经济”这一朝阳产业。

谭浩俊:东莞作为一个后起新兴城市,年轻人口占比大,人口老龄化的压力相对较小,但东莞也具备发展“银发经济”的空间。人口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因此东莞应该趁早抓住机遇发展“银发经济”。作为东莞来说,发展“银发经济”的首要任务就是对本地的老年人口结构进行一次认真调查,包括年龄结构、收入结构、消费水平结构等,以此为基础,对养老产业进行布局。其次,要做好护理机构、护理人员的培训,当前养老产业发展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缺乏专业的护理人员,解决用人的问题才能解决产业问题。第三,提高护理人员的工资水平,当前护理人员工资水平普遍较低,护理水平也相对较低。只有提高这个行业的薪资水平才能吸引更多、更高水平的专业人员就业,提升养老服务的整体水平。

文字:向连 王东

责任编辑:黄刘意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