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2日 星期二

广东2020年河湖长制工作考核结果出炉,东莞获评优秀

来源:南方日报 2021-06-08 09:00:26 记者:

上午11时,村级河长钟领海戴着草帽来到长满杂草的河岸边,一边用手拨开杂草一边前进,他正在履行巡河的职责。

与此同时,另一位村级河长麦振彪正打算从办公室出发,却临时接到了开会的通知,麦振彪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要去巡河,帮我请个假。”

做过多年教师的镇级河长郑振学保留着“抽查作业”的习惯,“我每周都去村里的河涌转转,突击检查,让他们措手不及。如果我发现有污染情况,而村级河长没有上报,就会约谈他们。”郑振学说。

对于东莞河湖长而言,每周至少两次的巡河工作是“固定安排”,在为时1至2小时的日常巡视中,他们要走遍三五条河涌,一边察看河涌有无污染,一边用相机记录情况。

近日,广东省2020年度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工作考核结果出炉,东莞获评优秀。汗流浃背却依然面露笑颜,东莞1044名河长和33名湖长以自身辛劳守护水清岸绿,捧回了这一弥足珍贵的荣誉。

变化

水清岸绿带来光明“钱景”

立沙岛上,一道电子栅栏拦住了来往车辆,这里是东莞有名的石化基地,为了安全,立沙岛长期与世隔绝。除了入驻岛内的企业办事人员之外,钟领海是为数不多的“岛上常客”。

钟领海是和安村党委书记和村委会主任,同时也是和安村4条河涌的河长,自2017年他担任河长以来,每周都要上岛巡河两次。和安村5.7平方公里的土地,几乎都留下过他的足迹。2020年,他发现28个问题,包括水草、水浮莲遮盖河道,村民乱丢乱倒生活垃圾和农业生产垃圾等,全部得到及时解决。

“对于治河,我最大的感触是村民的身体变好了。”钟领海说。

2001年前,新村涌提供了和安村全村人的饮用供水,钟领海回忆,那时村内经济以农业为主,新村涌岸边种植着香蕉,有些村民还搭棚养殖畜类,生活和农业污水尽数排放河内,尽管如此,村民们依旧每日从河中接水,只做一些简单的过滤便饮用,长此以往,村民的肾结石发病率越来越高。直至立沙岛接通东江水,和安村村民才喝上了干净的饮用水。钟领海说:“水是生命之源,治水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身体。”

除此之外,河涌治理还给和安村带来一笔意料之外的“财富”。

2003年,立沙岛被定位为东莞唯一的石化产业基地,昔日贫困的小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少石化企业慕名而来,没想到,劝退他们的第一只拦路虎竟然是水环境。

钟领海回忆,立沙岛开发后,有企业登岛考察,看到了新村涌岸边的那片烂蕉地,淤泥有一脚深,还散发着臭味,顿时减少了投资兴趣。

“现在我们的村民就在家门口工作,从住的小区到工厂就15分钟车程。”钟领海说。在经过清淤、拆除棚屋、水体净化之后,和安村的河涌面貌焕然一新,对企业的吸引力增强。现在,和安村的村民们很多在岛上就业,每天傍晚,能看到下班的村民们在河岸边散步、聊天。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麦振彪身边,他是企石镇铁岗村党总支书记,兼任村内3条河涌的河长。

“优美的生态环境是铁岗村的优势。”麦振彪说。铁岗村背靠虾公山,旁边就是东江,可谓依山傍水,其中东引河贯穿其中,形成“两河一山”的格局。过去,村民们的思想未转变,一些村内老人认为保护河涌无法产生经济效应,时常把生活、农业污水排进河涌,麦振彪大为头疼。

虾公山森林公园的建立让村民们逐渐改观,随着企石镇将虾公山列为自然生态保护区,并投入4000多万元开发改造为森林公园后,麦振彪不断向村民们传达环境拉动经济的理念,现在,村内的老人慢慢理解了河长的含义,不文明行为一天比一天减少。

举措

压实河湖长履职责任

“有些河长,对自己管理的河道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还有一些河长,问了半天也说不清楚河流的特性、问题症结,这两种态度一对比,就能看出履职对河湖长制度的重要性。”东莞市河长办副主任、东莞市水务局总工程师谭淦标说。

为了压实责任,东莞在河湖长工作的督察和考核方面下了功夫。

郑振学是清溪镇委委员,同时也是清溪镇铁场村的镇级河长,教师出身的他,对“突然袭击”情有独钟。

有段时间,郑振学拿着相机从办公室出门,沿着河涌散步,看到垃圾浮游在水面上就拍照存证,然后约谈负责的村级河长。

“我觉得河流保存着乡愁,我们有责任保持住它最原始的风貌。既然做了河长,就应该认真履职。”郑振学说,清溪也曾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发展,慢慢地,人们发现这片土地不再水清岸绿,家乡的归属感也逐渐消散。

现在,郑振学把车放在露天停车场里,半天不取车,车窗上就有几滴鸟粪,看到这副光景,他由衷感到欣慰。他说:“这说明我们把几十年的‘欠账’追回来了,没有上下齐心,能做到吗?”

《东莞市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述职方案》《东莞市全面推行河长制基层河长水质考核评价方案》《东莞市全面推行河长制湖长制约谈工作方案》的印发更是用制度把责任落实,督导河湖长制度由“有名”向“有实”转变。

麦振彪为了巡河,常常把其他工作留到晚上做,他表示:“根据制度,巡河时河长必须亲自到场,否则会被约谈。”

麦振彪的担心不无道理,2020年,东莞共有40多名河湖长因履职不到位受到问责处理并全市通报,40名河长或职能部门责任人被约谈。

钟领海也感受到了河长这一身份带来的沉甸甸的担子。2019年起,东莞在全省范围内率先开展“最美河长”评选,经过基层推荐、网络投票、实地考察、媒体公示等环节,选出一批“最美河长”“最美护河志愿者”“最美河涌”。钟领海就在2020年度优秀村级河长名单内。

“宣传既是压力也是动力,现在村里人知道我是优秀河长,对我的期待也更高了。”钟领海说。

广东中大新华水环境工程研究院院长、教授吴群河认为,东莞应该积极宣传河湖长制度,耐心培育全体市民的环保意识,只有新的发展理念深入人心,河湖长制度才会真的“有名”“有实”。

展望

从根本上促进理念转变

郑振学提到这样一个问题,过去,一些人提起山清水秀就会自发联想到贫穷,认为保护环境会影响经济发展。

麦振彪也反映,村里的老人们不理解河长为何巡河,老人们说:“这条河又不是你的,不用这么费心,为什么不准我们往河里倒垃圾?以前没有这种规矩。”

钟领海在治理新村涌时,河岸边举目望去都是村民自建的窝棚,里面养殖着鸡鸭猪,动物的粪便和河水混为一体,观感不佳。当他向村民提出要拆除窝棚时,村民们言辞激烈,不配合工作。

治水数年,和河水一起变化的还有干部和群众的观念。郑振学告诉记者,现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观念深入人心,干部们都明白,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麦振彪也说,随着宣传力度的加大和排污管的完善,村里的老人都用上了现代化的给排水系统,也很少倒生活废水进河涌了。钟领海表示,以前那些窝棚养殖户现在已经不靠农业为生,他们大多在工厂里工作,收入高了不少,也变得理解、支持河长的工作。

“人们转变观念是因为看到了成效,水清岸绿的背后是产业的清洁化和高端化,这有助于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和收入水平,只要久久为功,群众一定能理解。”郑振学说。

谭淦标认为,现在东莞河湖长制度的推进的瓶颈问题之一在于水污染防治和水环境改善工作历史欠账较多。国考断面在降雨后偶有出现短时水质超标的情况;河涌整治效果仍不稳固,返黑返臭现象仍时有发生;散乱污企业死灰复燃的可能性仍然很大,河湖“四乱”问题仍有反复;河湖生态修复工作仍有待加强。

谭淦标建议:“要继续推进截污和污水处理的基础设施建设,促进雨污分流设施、污水处理装置等的安装和使用率。”

吴群河也认为完善截污工作,扩展生活污水收集管网的使用范围十分重要。除此之外,他还认为应当筛查内源重点河段,采取适当的措施控制河流内源污染,以加强巩固河湖长制度的治理成果。

河长,就是一条河的家长。有了全市1044名河长和33名湖长的守护,东莞的河湖治理定将行稳致远,愈来愈好。

■河长连线

陈俊贵:

保持华阳湖水质洁净

是我的第一责任

6月的华阳湖,碧水荡漾,游人如织,微风拂过岸边,带来花草的清香。

不同于“墨水河”变身“清水河”的故事,陈俊贵坦言:“华阳湖已经是东莞河涌治理的标杆了,近年来华阳湖水质基本保持在Ⅲ类水标准。”

对于这样一条标杆性的湖泊,应该如何管理,使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陈俊贵认为,保持和提高是当下治理华阳湖的核心任务,这一任务并不比治理黑臭水体轻松。

◎肩挑主责

以高度责任心守护华阳湖

陈俊贵是麻涌镇党委委员,也是麻涌第三滘(含华阳湖)河长。每周,他要抽出两到三次的时间,去华阳湖畔巡河,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现在的华阳湖很美,傍晚能看到鹭鸟,只有生态环境好到一定程度,鹭鸟才会选择在这里栖息。”陈俊贵说。

这在2013年前是难以想象的,陈俊贵回忆,上世纪90年代,随着新沙港建成使用,麻涌的区位优势得到释放,招商引资活力十足。电镀、化工、漂染企业聚集,而麻涌居民原来从事的畜禽养殖业也一并发展。随着工业、农业和生活废水排进华阳湖,湖水开始发黑发臭,部分河道水质甚至变成了劣Ⅴ类水。

而今情况大变,东莞市民何先生家住中堂镇,每周他习惯开车前往华阳湖钓鱼,“华阳湖里的鱼虾可以直接捞起来吃,不仅如此,湖边风景很美,就算空手而归也心情不错。”何先生说。

作为河长,陈俊贵巡河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他记得有一次巡河,看到湖面上有细小的泡沫,水体的颜色也有些变化,便立马带人排查企业排污口,最后发现是一家企业因为操作失误把排污管接错管道,让污水排进了河涌。

美在河里,治在岸上。这几年,华阳湖的企业偷排案例越来越少,这是污染企业关停整改的效果。不过,企业关停整改意味着地区经济效应在短期受影响,对于这一忧虑,陈俊贵说:“我们走了一条新路子,经济得到了持续发展。”

据了解,距华阳湖不远处有一座豪丰工业园,园区内遍布电镀、印染、洗水、印花产业。但这些高污染产业并未影响华阳湖的生态环境,原因在于两点:首先,园区内企业都通过了严格的环保评价标准;另外,基地内配套建设了现代化的电镀工业废水处理站及织染工业废水处理站。

关上一扇窗,又打开了一扇门,陈俊贵认为,工业与环境共同发展的理念是华阳湖治理工作的一大特色,为了监督企业行为,河长巡河必须更勤快、更尽责。在5月31日的东莞强降雨天气中,多镇街录得超过50毫米的降水,陈俊贵便于这一天夜晚前往华阳湖查看河道排涝情况。

“看现在的华阳湖,就像回到了小时候。”东莞市生态环境局麻涌分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河湖长制守住了华阳湖,也守住了麻涌人的乡愁。”

◎联合共治

民间河长与志愿者功不可没

保持和提高,是陈俊贵一再提到的两个词语,在他看来,华阳湖已经完成从黑臭水体到水清岸绿的蝶变,接下来的治理,要依靠多方力量。

年过花甲的王培添退休前是一名政府部门工作人员,退休后,他主动报名参加麻涌民间河长招募,成为华阳湖的一名“编外”河长。

“我们在招募王培添的时候感受到了他身上那股劲儿,他对巡河充满热情,同时又敢说敢管,这正是民间河长需要的品质。”东莞市生态环境局麻涌分局的工作人员说。

王培添把巡河当作日常活动,退休后,他几乎每日去巡河,看到破坏河涌的行为,次次都要制止。王培添做群众工作经验丰富,说服群众时有理有据,不少居民在他的劝导下改正行为,承诺不再往湖中扔垃圾。

除了王培添这样的民间河长外,华阳湖还有另外一群“守护神”,他们就是护河志愿者。

烈日之下,身穿绿色志愿者马甲的护河志愿者们大多是大学生,他们戴着手套、手持垃圾袋,沿途拾起华阳湖畔的垃圾,不放过视线范围内的每一个烟头、每一张纸屑、每一个塑料瓶。

“还应该感谢周围的居民,他们功不可没。”陈俊贵说,随着河长制工作的推进,周边的居民观念也有所改变,以前有些居民会往湖中排放生活污水,现在这种情况已不存在。

“行政河长、民间河长、护河志愿者、华阳湖周边居民的联合共治是保持和提高华阳湖水质的秘诀,只有爱护环境的理念深入人心,水环境才能稳步提高。”陈俊贵说。

■专家观点

广东中大新华水环境工程研究院院长吴群河

推行河湖长制关键在于顶层设计

广东中大新华水环境工程研究院院长、教授吴群河认为,现阶段东莞治水的难点可分为外部和内部两方面。

东莞治水外部需要上游地域的积极配合,控制水环境质量达到广东省跨市河流域交接断面水质管理目标要求,避免上游输入过重的水污染负荷。内部难点则在于全体公民的环保意识依然有待进一步提高,以及存在河流内源污染。

“目前,东莞市辖区内的全体公民环保意识依然有待进一步提高,随意向河流抛生活垃圾、部分厂企偷排废水废气现象时有发生,明显降低了治水效果。”吴群河说。

在河流内源污染方面,吴群河表示,由于河道长期受到污染,污染物沉积在河流底床上,随着水质变好,这些沉积在河流底床上的污染物又源源不断释放到水中,在相当长的时段内显著削弱治水效果。

另外,吴群河认为推行好河湖长制的关键在于顶层设计。他表示,环境保护是整体社会的责任,并不是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基层河湖长或者一两个子区域能够独立承担的重任。要推行好河湖长制的关键在于顶层设计,从产业布局、行业发展等方面做好规划,充分控制环境容量资源利用上线,守住环境质量底线。

吴群河认为,接下来,东莞推行河湖长制度应该做好三方面的工作。首先,要继续完善截污断源工作,将生活污水收集管网延伸至居民小区和农村集中居住的村庄。同时,集中精力控制污水输送过程中产生的渗漏等问题;其次,应该积极宣传河湖长制度,耐心培育全体市民的环保意识并加强环保执法,减少偷排、向河道抛撒垃圾等行为;除此之外,还应当筛查内源重点河段,采取适当的措施控制河流内源污染。

■数读

东莞河湖长制2020年工作概况

●东莞河湖长多由地方党政机关“一把手”兼任,“一把手”一星期巡河两次,每次时长至少半小时。

●2020年,东莞共督办42条重污染河涌治理100次,全市河湖巡查队累计巡查2136条河湖段,河湖治理曝光台曝光110条问题河涌,各级河长累计巡河超5.56万次,发现并落实整改问题超2.03万个,以上数据均比2019年同期有所增长。

●东莞每季度进行一次市级督导,每个月进行一次河长办督导,每周进行一次镇级督导。

●2020年,东莞共40多人因履职不到位受到问责处理并全市通报,40名河长或职能部门责任人被约谈。

记者 吴擒虎 见习记者 唐卓


责任编辑:王良济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