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 东莞制造业如何应对原材料“涨价潮”?专家这样支招
i东莞 2021-07-05 09:11:18

今年以来,国内市场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数据显示,5月份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超过70%,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9%,都创下十年来的新高。6月份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和出厂价格指数均由升转降,分别为61.2%和51.4%,低于上月11.6和9.2个百分点。价格指数虽有回落,但原材料集体涨价,制造业不断承压。

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的原因是什么?又会给企业尤其是下游制造企业带来什么影响?东莞制造业企业众多,又该如何应对原材料“涨价潮”?而政府部门又该如何为中小企业纾困解惑?本期“三人行”邀请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林江共同探讨。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原材料价格上涨是多方因素造成的,一方面原材料价格出现周期性上涨;另一方面,在全球货币宽松、通胀预期上升等背景下,导致原材料涨价进一步加速。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林江:东莞的企业应该联合起来,充分发挥行业协会以及东莞作为制造业中心的作用。中小企业要加快转型升级,增加产品科技含量,从根本上舒缓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

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东莞制造业众多,面对原材料“涨价潮”,既需要政府牵线聚集企业的力量,提高企业议价能力,又需要企业有共渡难关的信念,做到“抱团”取暖、降本增效。

多因素推动“涨价潮”

记者:结合当前经济形势,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的原因是什么?给企业尤其是下游制造企业带来什么影响?

白明:原材料上涨是多方面原因造就的。首先,受到产品周期性因素的影响,某些行业存在着供给的连续性和需求的波动性之间的矛盾,价格呈现周期性上涨。另外,在全球货币宽松、通胀预期上升背景下,引发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最后,某些行业的业务性增长和原材料的短缺等各种因素都在发生作用。

大宗原材料涨价效应持续释放,对于部分原材料成本占比较高的企业,将面临成本增长、营收下滑、毛利下降等不利挑战,承压剧增,给企业经营带来较大挑战。另外,原材料成本的增加迫使部分企业“提价”,进而可能影响销量,尤其对于部分议价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可能陷入困境。

莫开伟: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有多个因素,并非偶然。美联储实行零利率美元政策以及美国政府实施多轮强刺激经济计划释放了大量美元,引发全球多国货币政策“放水”加剧了全球货币超发,引发原材料价格的上涨。

对于下游制造业来说,单一产品原材料成本大幅上升、用工成本上升等,使得制造业利润受到侵蚀,生产经营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有不少的中小制造业可能会因为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使得生产难以为继。从另外一方面看,原材料成本上升也侧面反映当前全球经济复苏形势向好,企业开工增加,生产能力扩大,原材料消耗需求也跟着增加,推高了原材料价格。

林江:本轮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是多因素推动的,在疫情背景下,全球许多国家的生产链、供应链受到冲击,国际能源和原材料供给很不稳定。当一些国家预期疫情受控,取消疫情管控措施时,在短期内会对消费品产生快速大量的需求,而生产却未必赶得上,供需关系的失衡导致消费品的主要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另外,全球范围内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全球通胀压力快速升温,也是其原因。另外一些国家的原材料供应商囤积居奇,使得供给的失衡更是火上浇油。

从事下游制造业的通常是中小企业,很难像大企业那样对原材料上涨在金融期货上作出对冲安排,只能随行就市,加上这些企业议价能力较弱,面对原材料价格上涨,只有默默承受价格上涨带来的损失。

转型升级谋出路

记者:东莞制造业企业众多,又该如何应对原材料“涨价潮”?

白明:在原材料价格上涨的背景下,龙头企业因其规模优势拥有很强的议价权, 能够将成本压力转嫁到下游厂商当中,成本转嫁能力强。但许多下游企业并没有议价权,也无法将价格传导给终端客户。

面对困局,一方面,中小企业要适当缩小利润,保住现有市场,甚至可以有一时的亏损。另一方面,把当前的压力化作动力,加快创新转型步伐,调整产业结构,加大对新产品、新技术和新材料的研发,以实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也是一种应对策略。坚持以创新升级为导向,将来等到原材料价格恢复正常水平时,企业也将拥有独特的优势。

莫开伟:东莞制造业众多,消耗原材料多,成本必然大增,但同时,弊中有利,因为制造业多,往往又可增加价格谈判的话语权。这既需要政府牵线聚集企业的力量,提高企业议价能力,又需要企业有共渡难关的信念,做到“抱团”取暖以应对原材料涨价潮。政府可以发挥“有形之手”的作用,建立企业信息平台,将有相同原材料消耗的企业组建一个群体,在从国际、国内采购原材料时进行集体议价和集团采购,增强价格谈判的话语权,从而为降低企业采购原材料价格提供有效的组织架构。

除此之外,企业之间可积极主动联系与组团,形成利益同盟体,做到采购原材料时共同与原材料供应商谈判,以获得集团采购的优惠价格,降低原材料采购价格。

林江:东莞制造业企业众多,东莞的企业应该联合起来,充分发挥行业协会以及东莞作为制造业中心的作用,形成对上游企业,特别是原材料供应企业的强大压力,倒逼这些上游企业减少大宗商品和原材料的囤积居奇的程度,至少要让上游企业跟这些下游企业一道分摊原材料价格上涨所带来的影响。

从根本上说,中小企业要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增加产品的科技含量,其实就是从根本上舒缓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如果企业产品的科技含量足够高,在市场上难以找到替代品,即使产品因原材料价格上涨而涨价,市场也会接受,企业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冲击就会变小。

加大政策“组合拳”

记者: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对下游行业和中小企业的成本冲击持续显现。东莞政府部门又该如何为中小企业纾困解惑?

白明: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及原材料成本压力,制造业企业会面临优胜劣汰的过程。原材料涨价对企业的资金承受能力和供应商健全程度也有很大挑战,会有资金薄弱、供应链不健全的小企业被淘汰。运营机制不够完善、抗风险能力较弱、缺乏抵御上游涨价能力,加剧小企业的优胜劣汰。

地方政府应该重点扶持有发展前景的企业,一是引导金融资源投向,加大贷款投放力度,延续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二是精准实施减税降费,实现企业降成本、优环境、增活力;三是营造有利于稳定发展的环境,助力企业渡过难关。

莫开伟:降低制造业经营成本不外乎在降低原材料采购成本、企业用工成本、融资成本、税费负担等方面共同用力。为此政府可在以下几个环节上积极作为:一是根据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幅度,对制造业采购原材料给予适当的补贴;二是建立动态的企业养老医疗保险、公积金等缴存机制,针对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特殊时期,对企业用工在养老保险、失业救济金、公积金、医疗保险等方面缴费率可进行适当降低,节约企业资金,减轻企业负担;三是加强与银行的沟通交流,建立银企对接平台,督促银行将对企业的信贷优惠政策落到实处,降低贷款利率,对制造业进行让利,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四是建立特殊时期制造业税赋机制,针对当前原材料大幅上涨的实情,提供优惠税收政策,使得中小企业能够渡过难关,充分感受到政府给予的“阳光雨露”。

林江:相关政府部门应该继续贯彻落实减税降费政策,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冲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所带来的影响。另外,需要研究东莞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在何种程度上受到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以及这种影响是如何在东莞的产业链和供应链上反映出来的,才能采取有效的应对之策。要充分发挥当地行业协会的作用,对东莞企业这轮所受到的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进行会诊,找出企业和行业哪些领域可以通过改进供应链和价值链流程来增加附加值,哪些领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和科技创新手段,来达到减少对原材料的使用而又同样能实现生产的目标。最后,不同的政府部门应该探讨如何协同一致,推出一些对当地营商环境的改善能够产生积极作用的政策措施。

文字:向连 王东

编辑:黄刘意